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居之所,心灵之园

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

 
 
 

日志

 
 

生活记录:2017年03月16日 星期四 阴  

2017-03-16 21:47:03|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信息时代,信息满天飞,多如尘埃,繁如柳絮。

对于芸芸众生,于己有益的信息寥寥,更多的信息不能说不关心,或者完全摈弃,只不过在供茶余饭后当做一点开心的或者无聊的谈资而已,宛如我,现在就开始闲聊养老保险一样——谈论又嫌早,不谈又无事。毕竟生活中当今,完全关注自己却永远不关注社会的人很少,谁身上天天都有供自己孤芳自赏的趣闻轶事呢!

有些事情记载下来,如果从“文以载道”的传统角度,认为任何文字传播,现在开始有图片传播,甚至视频传播,都必须具有历史的或者现实的意义,那是不值得记载的,是完全没有价值的,但在于今以娱乐为主打歌的社会,毋庸置疑,还是具有一定的娱乐性。

比如,有一对老夫妇,青梅竹马,然后白头偕老,都度过了金婚。为了庆祝这一喜庆的纪念日子,所在的单位给两位老人召开庆祝会,主席台上方悬挂对联式的祝福语,云“从小便认识,大便情更深”。——无论谁去研读或者研判这副对联,都不会认真去读出人家原本意思的表达——尽管都知道人家原本意思的表达,而是会往感觉好笑的角度去看字面,博得哈哈一笑,也算是茶余饭后的一种笑资。

有些可供大家讨论一番,比如,一个外国11岁的小女孩面对记者的采访,能够潇洒自如地在镜头面前侃侃而谈,说出自己对某件事的态度,姑且不说她谈论的是国家问题还是什么,至少小孩子的表现是可圈可点的。

这段视频是学校一位领导传到微信圈的,我疑心他的用意也是要求我们培养学生应该以培养学生的能力为主,不应过分注重学科成绩。当即我就在上面评述说:作为老师,作为学校,作为社会,我们只给小孩子提供课堂,练习,考试!谁反思过?谁不是在混日子过?可我们还貌似为学生好!

上午在备课组办公室,就聊到此事。

葛先生说,我相信,就是我们现在高二奥赛班的任何一个学生,都达不到那样的水平。我说,原本是可以达得到的,只是因为我们培养人才的目标单一,就造就了现在我们学生知识储备可以、但文化储备苍白的现状。有同仁说,还有我们老师的引导问题。我说,助纣为虐的,就以我们学校奥赛班的班主任为例,他们的知识渊博、教学能力优秀,这一点不值得怀疑,但我以为他们缺乏文化素养,只会教书。比如,一年一度的迎元旦晚会,那些普通班组织得非常好,学生表现非常活跃,可是我们的奥赛班呢?除了看看电视,什么都没有,估计班主任认为这晚会完全是瞎折腾,当然,他自己也没有这方面的能力。葛先生说,有的电视都不放,干脆让学生做作业。

我说,当然也不能责怪这些老师,整个社会都是这样,纵观全国各地的中学,哪一所能够跳出“为升学而努力”的教学怪圈,而且可怕的是,都认为只要能考上大学,就是人才。连荣说,最近也有一篇文章,说调查清华北大1000多个状元的发展情况,居然没有一个能在某行业成为领军人物的。金国先生说,这在过去就叫“书呆子”,只会读书,其他什么能力都没有。

昨天一位同仁跟我说,清华大学要在南昌建立分校,我们的局长要调往南昌协助搞基建。这个消息对于我们这样的人来说,也跟众多的信息一样,如草芥被风吹落在水面,没有大动静,涟漪还是有的。

葛先生就说,局长怎么能够调往南昌呢。我说,听说是南昌的市长钦点的。连荣说,知道了,局长原先就是这位市长的秘书。大家说,原来如彼。连荣说,局长一走,这个位置就空了下来,不知道谁会去接任呢。我说,我还没有考虑清楚。

大家就哄地笑了起来。

连荣说,你自己可以考虑考虑。我说,我不去,太远了,都在瑞阳新区那边,不方便。连荣说,给你配一个女司机,全方位的,就到学校里面找一个。我说,那我就考虑一下。葛先生说,清华大学到南昌建分校,文凭是不是一样的。我说,应该是一样的,就像哈工大在威海建分校一样。葛先生说,会不会在红谷滩建分校。邓先生说,估计不可能,红谷滩现在哪里还有空地。我说,最好就到望城、西山一带,离我们高安比较近。

我起身到行政办公楼去找领导签字,结果领导不在,悻悻而回。回到办公室,我对同仁们说,你们怎么能这样呢?连荣说,什么事。我说,你们这些人阳奉阴违,表面一套,背后一套,我刚刚去找领导,打算说说调动工作、去当局长的事情,你们当中肯定有人打了电话给他,他居然躲起来了,肯定认为学校一下子走一个男的一个女的两位老师,教学任务难以完成,所以不敢见我。 

 

连续两晚的体育馆,老骨头还真是不服气还不行:腰间有点紧绷绷的,右脚的脚踝也有点酸胀酸胀。

球友都说我出勤率蛮高,老骨头“劲烈”(高安话,经得起折腾,不怕累之意),几乎天天都要到体育馆报到,一看就是一个好男人,从来不会想到到外面觅野食。我说,想是想的,但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也。

吃罢晚饭,太太说,今晚打算怎么办。我说,昨天不是说好了么,去看看你老妈。

我们从锦惠南路,穿过中山路,到了胜利路与中山路交汇的十字路口,因为太太说,那里有一家做蛋糕的店,里面煎的麻花非常好吃,想买点麻花给岳母大人吃。我们买了一斤,太太说,再买一斤蛋卷。又买了一斤蛋卷。

经过“意尔康”皮鞋店的时候,看见店门口的一个大盆里,有七八条巴掌大的活蹦乱跳的鲫鱼,应该是野生的,问问价格,说8元钱一斤。我们便一股脑买了下来,提着去看看外甥女。明天就是小外甥孙女满月的日子,正好去看看,顺便问问外甥女想不想到我这里来待几天。到了他们家,都紧闭着门,还得打电话才开了门。寒暄几句,便转身离开。

我们从公安局那边,走到体育馆,从体育馆后面的山下村,走到了“东方威尼斯”小区,出门就到了锦惠北路,又拐到了安居路。穿过安居小区,到了高安大道,然后到了英矿小区。爬上五楼,敲门,岳母大人一个人在家看电视。坐下来闲聊一阵,见时间不早,便告辞而回。

从岳母大人那里走回到学校,整整花了50多分钟。太太说,我走不动了,你为什么越走越有劲。我说,心中有向往,步伐就越走越轻松。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