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居之所,心灵之园

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

 
 
 

日志

 
 

生活记录:2017年03月19日 星期日 阵雨  

2017-03-19 22:22:27|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春雨绵绵的季节,农村从热闹的春节,陡然间回到了恒定的冷清与寂寞,外出打工的早已出去,留下来的年轻人大多不务正业,更多的就是老人、妇女和儿童。

虽然“春在溪头荠菜花”,潺潺的流水也焕发着春季的萌动与活力,田野泛青,树木吐芽——我家门前的一棵桂花树,老叶虽依旧青青,但渐渐都零落成泥,新萌发的嫩叶洋溢着一种勃发向上的气势,几乎全都占据了枝头——但农村原有的一种慵散还是呈现在眼前。

料峭的寒风中,大多数人抖索着站在屋檐边,大门口,双手插在口袋里,嘴里叼着一支烟,没话找话地聊着天,很闲暇,也很无聊。

骑着三轮自行车的农村老妇,弯着腰使劲地蹬着,往门前的路上经过,径直到上湖去,或卖点自己种的蔬菜,或者到农贸市场买一点自己需要的物品。有的小孩子喜欢凑热闹,也不管毛毛细雨,坚持要坐到三轮自行车的后面,满脸的激动与喜悦——想来,这到上湖去,奶奶无论如何得买点零食犒劳犒劳自己。

我骑了摩托,带着一些东西,先是到了新校区,然后把摩托停放在车库,换成了开车,径直回老家去。路上,行人稀少,间或在田里,或者路边,有劳作的人。两位老人在路边用锄头锄去野草,站着聊着天;而堤垱下的卖肉摊子,卖肉的人坐在砧板的后边,两眼茫然地看着,没有一个买肉的人。

回到家,就看见父亲穿着厚实的衣服,坐在门口,一副等待儿子回来的情形。我刚把车停好,他就走过来帮我把车门打开,然后又提着东西走进屋里,我问,妈妈呢。父亲说,估计在楼上吧。我上了楼,也不见人,就又下来了。不久,就看见母亲从外面走进来,说,怎么又回来了呢。我说,昨天考试,我在监考,小熊(我太太)也在监考,没有空回来;今天她还要监考,我没事就回来了。

母亲说,我在帮你舅舅还人情。舅舅前段时间去亲戚家喝酒,经过一个村庄时,倒车的人没有注意后面有人经过,就撞上了,缝了七八针。我听母亲说,然后某一天的晚上到中医院住院部八楼,找到了舅舅床位,上面还挂着写有他的名字的纸片,人却是不见了。隔壁的一个中年男人说,已经出院了,下午就出了院——到底还是没有探望到。

应该村里有不少的人去探望了他,也肯定带了些东西去。农村人淳朴,愿意接受人家的礼物和祝福,但更喜欢把礼物还回去,仅仅表示认领人情,礼物是不要的——当然礼物必须要换品种,不能人家拿什么礼物,你依旧还回去;于是乎,礼物是换来换去的,我的家到了你家,你家的到了他家,他家的到了我家,好像是礼物链。

大厅里的桌子上,还放着两个塑料袋,都放着一些苹果,然后母亲手里拿着钱,说是去还给谁谁谁——说明礼金是要还的,礼品换成了苹果。我问起改造卫生间马桶的事情,父亲说,你姐夫说,二楼卫生间不能改造,会凿坏水管。我说,要不就把三楼的卫生间装修一下,把马桶装一装。父亲说,也只有这样,反正三楼已经收拾好了。

我希望快一点装马桶,是因为现在天气下雨,姐夫还在家里没出去做工;另外,我已经在上湖一个朋友那里订购了一个马桶,这是不做,担心人家说,都过了这么多天,怎么还不来拿,这到底是要还是不要,都已经进了货了——最重要的一点,两位老人年纪大,用蹲位的卫生间怕有个什么闪失;即使在三楼,也没关系,不过多爬一层楼,还可以多活动活动。

母亲说,不到家里吃饭么。我说,不了,回家弄饭去。母亲就说,你拿些鸡蛋回去,另外,带一点花生米给婷婷(我外甥女);过一段时间,我杀一只鸡再送过去。我说,等天气好一点再说。母亲说,婷婷没有到你那里去么。我说,都说了,也没答应,没有去。母亲说,你妹妹打电话来,说婷婷跟她说了,舅舅舅妈让她过去住几天,可是婷婷怕麻烦,单小孩子的东西就很多,就不想过去。我说,随婷婷的心意,她想过来我就去接她住几天。

我说,前两天我们去看了一下,带了一些鲫鱼过去。母亲说,小孩子满月的时候,婷婷的爷爷奶奶会过去看看,我腿不好,就不想去。如果她回到上湖来,我就让她到家里吃餐饭。如果想住就住,不想住就到她爷爷奶奶那里去住。

 

初二年级组长黄老师打电话给我,说“万师访万家”活动方案中,也有我必须积极参与其中的内容,让我在有关班主任的要求下,协助他们到学生家里去家访,并把需要家访的学生名单发给我。

这话还没有说完两天,今天一大早就有老师打电话给我,问问我有没有空,我说,上午是没有空的,下午的时间就完全属于我了。对方说,那我们下午一同去家访,怎么样。我说,行,你安排就是。

我以为“下午”应该是指午休之后。尽管老天动辄下一场阵雨,伴随着几声轰隆的雷声,按理这样的天气来个午休有点奢华,但这人习惯了这种生活方式,哪怕靠在沙发上迷上眼睛几分钟都感觉好的。不过,刚刚吃完中饭,这位老师就打电话给我,问是不是现在可以去。

我迟疑着说,现在就去,会不会影响家长的午休。这位老师说,不会,我已经联系好了,反正地方也不远,就在高丰路上。既然班主任的工作责任心有这么强,作为老教师,理应积极配合,我说,你在哪里。他说,我就在学校校园里,篮球场。我说,行,那我下来。

他骑着一辆电动车,让我坐在后面。我说,瞧你这电动车这么单薄,我坐上去估计走都走不动,你骑你的电动车,我骑我的摩托车。两个人就这样出发。

出了校门往左拐,经过锦惠南路到了朝阳门十字路口,右拐就是高丰路。过了朱桥头,就算是城东地界,非常的农村化,路面狭窄,房屋高低参差不齐,还有不少的老房屋,差不多已经坍塌,但依旧顽强地占据着地盘。

这班主任也不知道学生家里的具体位置,走一段,打个电话;打个电话,又走一段,我们一直走到快到城东的转盘处,显然是走错了。事实上也是走错了,远远超过了学生家庭的位置,只好掉头往回走。幸亏家长站在路口,不然,还真不知道如何找寻。

学生家长说,他们的房子是租住的。我看见房子的建筑,尽管整齐划一,但明显的是城乡结合部的风格,家家户户做了七八层,房子与房子之间的距离不会超过6米,非常拥挤。或许是经久下雨的缘故,晒不到太阳,家里有点普遍的霉味。学生家里的摆设虽普通,但也比较整洁,一面墙壁上,张贴满了孩子读书所得的奖状。

这户人家两个孩子,大的是女儿,在我们学校读初二,小的是儿子,还在一小读四年级。丈夫在外面做事,没有回来,只剩下女主人接待我们,又是倒开水,又是洗水果——但我敢对天发誓,我们没喝一口水,也没吃一个水果。

我们围绕着小孩子读书的事情,有针对性的聊了一阵。班主任煞有介事地拿着学校提供的家访登记表,一五一十地认真填写;末了,对家长说,要拍一个相片。就让小男孩充当摄像师,我们四个人坐在沙发上照了相。

我都感觉我不是在家访,而是在按照剧本演话剧。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