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居之所,心灵之园

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

 
 
 

日志

 
 

生活记录:2017年03月20日 星期一 阴雨  

2017-03-20 22:37:07|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高二年级本学期的第一次段考,昨天下午刚刚结束,今天的各班成绩就已经出炉。班主任如获至宝,纷纷到油印室加速印刷,争取今天下午的班会课上,每个学生都能够人手一份,针对成绩好好总结,又找到了训斥学生的借口;而在学生拿到总成绩表之前,班主任会给每位科任老师一份。

我上完课回到办公室,一班的成绩表已经搁放在我的桌子上。我不看也大抵知道,一班的成绩,倘若论及平均分,不会太高,被别的班级拉下,也不会拉得太远;若论及最高分,间或有装上高分的,但这次在平行班而言,没有最高。

新和老师更是,尽管嘴里说得漂亮,对成绩已经是熟视无睹,都用平常心对待,但已经坐在办公桌前,在认认真真数着数——文科老师对数字一向不敏感,所以,单单数一个班级分数上了一百一的学生,来来回回数了好几遍,总算得出了个位数的结论,还知不知道是数对了还是数错了。

他对二班的成绩表示满意,不管怎么样,上一百一的有七八个,最高的都高达117,这应该是出于他的意料之外,因为他说,二班的女孩子上课最疯,我都管她们叫疯子,吱吱喳喳不停嘴。我说,我跟你的感觉不相同,我上课就特别喜欢吵闹,越吵闹说明学生的参与性越强,那死气沉沉的上课风格,是我最厌恶、最痛心疾首的。

五班的班主任罗老师也拿来一份成绩表,看见一班的成绩表,就问情况怎么样。我说,你是问平均,还是最高分。罗老师说,当然是平均分。我说,你们班上比一班要高一份。罗老师说,这成绩还让我比较满意。我说,一班上课的纪律比你班上要安静,谭老师管理很严,使学生没有任何活力,我不喜欢。罗老师说,学生都喜欢你上课。我说,他们不是喜欢我上课,而是喜欢我上课的无拘无束,他们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我看看五班的成绩表,发现最高分也是117,是一个刚刚从高安中学转学过来的学生,尽管总分不在前列,就说,这很了不起,说明学生的语文能力比较高,我看这个学生比较文静内敛。罗老师说,是被高安中学开除的,才转过来读。我说,不用讲,中途转学过来的,男生大都是打架斗殴,女生大多是谈恋爱。罗老师说,是因为谈恋爱。我说,我看这学生不像是那样疯疯癫癫的。罗老师说,这学生从小父母就离异,跟着母亲过,性格看上去比较内向。我说,可能内心比较孤独,一般内心孤独的女孩子,喜欢独自看文学作品,语文能力反而得到提高,说明语文能力不是老师教的,而是自学成才的。新和老师说,表面上不言语的女生,就像火山一样,什么岩浆都在里面沸腾翻滚,一旦到了爆发阶段,就天崩地裂的。

我说,你这个比喻说得好,内向的学生做事情,不做则已,一做就一鸣惊人的。

拿着检查本到各个班检查老师上课情况,有没有老师没有上课,上课时有没有学生睡觉,另外,还要到各个办公室走一趟,看一看坐班的老师还有几许,都必须一一做记录。走到物理备课组办公室,就被江庆拉了进去,说徐先生的事情。

徐先生年龄比我大一些,头发比我白很多,尽管如此,但是“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执教的是两个奥赛班,这在二中的历史上也是非常罕见的;毕竟,学校也要讲求“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要注重年轻力量的培养。

一般的老师,都知道“急流勇退”的明训,所谓“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想做一棵教学坛上的常青树,只存在理论之中。任凭你年轻时多么风光,到了一定年龄,很多方面自然而然就跟不上年轻人,尤其是理科,反应灵敏度就比年轻人要迟缓良多,所以,教出来的学生成绩大都差强人意,容易给人一种“晚节不保”的喟叹。

江庆说徐先生埋怨学生无论怎么教,总总学不好物理,成绩总总达不到自己的要求。我说,这个不能完全责怪学生,还得从自身多找原因,比如年龄的问题,学生是不是喜欢这个年龄段的老师,他们是不是更喜欢年轻一点的,小鲜肉型的老师。接着我又说,都这么大的年纪,没有必要强求自己继续要求进步,万一像李宁那样,最后一次没得到冠军,没有一个人不骂他的,岂不很惨!

恰巧班主任匡老师拿着一大叠的班级成绩表走进来,我开玩笑说,从今天下午开始,匡老师又有得几天的繁忙,估计身体吃不消。

匡老师也是物理老师,听语文老师的跳跃性的语言肯定存有一定的理解障碍,就问,我又有什么忙的呢。我说,今天下午你肯定要去开班会,然后,因为成绩不太满意,总归是要开始骂学生的。高安人骂人,总喜欢说“倒你祖宗,戳你娘”的,然后学生就回去告诉他们的母亲,说我们班主任咋地咋地,他们的母亲就放下手中的工作,陆续到学校来找你,排着队找你……(此处省略8个字)

大家就哄地笑了起来。

 

W老师摊上了一件小大事,估计他自己也没有想到。

现而今的学生,维护自身自由的权利的意识非常强,至于自己作为学生,应该遵守怎样的校级班规,比如上学按时不迟到、上课听讲不说话、作业独自认真做,他们当然是不屑的。我们这一届的学生,分数跨度比较大,高的六七百分,低的一两百分,让他们共处一室,面对同一本教科书,面对同样的难度要求,我想,就是神仙来当老师,都不知道怎么来教。

话说上周周六——学生下午和晚上是可以自由支配的——我相信像我们所执教的普通班的学生,应该是在网吧通宵达旦地消耗精力,所以,周日上午,刚上第一节课,W老师班上就有十来个学生酣然入眠。这种状况被年级组检查的领导发现,就告诉了在隔壁上课的W老师。W老师是一个追求完美的人,工作责任心非常强,对自己、对学生的要求都比较严格,闻听之下,也不知他出自什么缘由,进门就给了学生一巴掌。

当事的学生深知理亏,也不言语,但旁边有“伸张正义”之徒,一纸举报信就到了省厅。省厅的无所事事之徒,巴不得有点事情可做,否则会被人误以为他们真的只是“尸位素餐”,反正蚂蚁般的小老师,想捏成圆的就捏成圆的,想捏成扁的就捏成扁的,这等的事情办事效率还蛮高,立即就转交给市教育局,言明要赶紧上报处理结果。市教育局岂敢怠慢,立即责成学校要拿出处理意见,而且要让上级满意。

我打心底里为W老师感到不理解:年纪这般大,都当了爷爷的人,都深知自己班上学生的本质,干嘛还要这般上心——不是说我们不努力工作,而是要看对象——你能让蓬麻长成参天大树么。现在可好,好心为学生不用多说(说了就是狡辩),还要搭上一个处理,什么写深刻检讨,给学生赔礼道歉,一年内不能评先评优,还要扣三个月的班主任津贴,要说多划不来就多划不来。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