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居之所,心灵之园

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

 
 
 

日志

 
 

生活记录:2017年03月24日 星期五 中雨  

2017-03-24 21:32:56|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是有惰性的。

有人说,正因为人们不想走路,所以,就发明了运输工具;正因为人们不想做事,所以就发明了机器人;正因为人们想不劳而获,所以就发明了赌博工具。就这一点而言,毫不客气地说,懒惰是大部分人的常态,而努力则是少数人的病态;更有人说,懒惰是促进社会发展变化的唯一动力。

那个传统的故事中,脖子上挂着甜麦圈(其实是烧饼)而饿死的人,应该是芸芸众生中更多懒惰人的体现。而像春秋时期著名乐师师旷那样“少而好学,如日出之阳;壮而好学,如日中之光;老而好学,如炳烛之明”的人,不能说没有。曹操“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就是一个例证,陆游还把自己的书斋命名为“老学庵”,说明“活到老,学到老,努力到老”的人还是有的。但更多如我者,似乎更喜欢懒惰。

我的懒惰更多是后天性的,因为纵观我的成长生涯,读书时代,参加工作早期,似乎自我评价还是可以的,至少努力过;但现在日渐趋于懒惰,究其缘由,更多的是生活的呆板,缺乏新意。

想想看,三十多年的教学生涯,年复一年,日复一日,面对的学生相貌虽然不一样,但学生的行为和内涵却是一样,而且愈来愈不像话。更可恨的是,他们采用车轮战术,一拨学生跟你拼搏三年,拍拍臀部走人;又换上一拨,同样跟你拼搏三年,同样拍拍臀部走人——如此循环往复,你不会产生审美疲劳才怪呢!

我感觉我每天的体育锻炼,不仅仅为了自己的身体健康,更主要的是应付学生的挑战,像有些老师,身体不行,应付不来学生的挑战,就病怏怏的。上午宓博没有上课,让两位老师代他监管一下班级,说是病了。我说,好端端的怎么会病呢。有同仁说,淋雨了。

宓博有点李白的洒脱,功名利禄全是过眼烟云,这等春雨漕漕沥沥的天气,雨中漫步,想来应该会是有的。但我不相信宓博会呆痴到如此地步,那么大的雨,竟然舍弃雨伞,光着脑袋冒雨而行,心想,莫非这次考学生试成绩不佳,导致心情郁闷,没理由在人家窗户下面弹琴,被人家泼了一盆冷水。

 

今天下了第一节课,我就跟连荣说,你今天非常幸福啊。连荣说,我幸福什么。我说,今天你上课估计就是说了两句话,却是赚了一天的工资。连荣说,还真是这样,今天第一节课是学校安排的文学欣赏课,我对学生说,今天是文学欣赏课,要注意纪律。——学校安排的文学欣赏课只限于对比班以上的班级,欣赏地点就在学校的阅览室。

葛先生不无羡慕地说,你好清闲啊。我说,应该是清闲的,如果这年代,“颁白者负戴于道路矣”,就说明社会不行了。连荣说,就是,我都忙得还没有吃早饭,现在去找早饭吃。葛先生说,你这是打着吃早饭的旗号,想干的却是回家的勾当。连荣说,你们看看,方圆五百米范围内,哪里有什么早饭吃。

懒惰的具体表现,就是对工作没有表现出强烈的积极性,尤其是上了年纪的老师,均有“船到码头车到站”的思想,上班显得疲疲塌塌,不思进取;下了课就想着回家,或者坐在办公室里玩手机,刷微信,或者炒股。

这等懒惰的状态,据说不能延续下去,因为现在开始“治理慵懒散”了。

周三下午,学校组织全校组长以上的行政干部,全体党员以及各处室的工作人员,召开了贯彻落实“四心四干”(高安本地产品,真心愿干,公心敢干,用心实干,匠心巧干)动员大会。昨天下午,高二年级组也召开了段考总结大会暨“四心四干”动员大会。

我相信很多人都还没有从睡梦中醒来,过惯了常态日子,要重新改变状态,一时还真的转变不过来。但,转变不过来也要转变,因为相关的文件上已经明确规定,活动结束之后,每个单位,都必须选出占单位总人数百分之五的“后进分子”,除了通报批评,还得扣罚三个月的津贴——老师们掐着指头一算,也有几千块。

因为没有评选的标准,所有人的疑惑是,这百分之五该怎么的评选出来,通过什么方式。

以长相为标准肯定不行。像我这样的人,如果单凭这一标准,当选也是当之无愧的;但我也相信,肯定还有比我更难看的——我经常跟学生开玩笑,说如果凭长相生活在世上,我应该是无颜见人,但自从看到了某某同学之后,心想,他都能够自豪地生活在这里,我更应该重新树立起了生活的勇气——再说,这没有科学依据,估计行不通,我放心。

以身高为标准估计也不行。这一点我不害怕,尽管我个子也不高,但说句实话,如果高安举行大型的什么游艺会,我站在人群当中,不用踮脚,也能看见会场中心的内容。在高安,比我矮的,比我高的,都非常多,我处在夹层当中,天塌下来压不到我;地陷下去,首先掉落的也不是我。

以体重为标准估计也不行。这体重的标准到底是选轻的还是重的?我也不关心,因为跟身高一样,比我轻的人很多,比我重的人同样不少,我同样处在中层阶级。

以姓氏为标准可能么?也不可能。是以笔画来挑选呢,还是以声母来排列,还是按照“百家姓”的前多少名或后多少名来分配?谁都不敢轻易下结论。

 

我们同仁呆在一起讨论了半天,都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但大家心里明白,不管如何挑选,总归自己能够平平安安就行,所以,自己不在名列之中就是最大的幸福。

不过,就目前的状态而言,会议归会议,常态依旧是常态。所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若想春风一晚融化,想必也难。下课之后,备课组办公室里,看手机看视频的依旧大有人在,聊天的更是集体参与。徐先生以一个办公室副主任的身份对我们说,市委纪检可能会明查暗访,但凡发现上班期间做其他事情的,都将会记录在案。

连荣说,如果学校给我2万元,我愿意成为百分之五当中的一个。我说,其实一万元也可以。回家之后,跟太太开玩笑说这事。太太说,跟我一起做事的某某某说,只要给她200块她都答应,反正自己是临时工。

有人说,现在很多单位上的人都在议论纷纷,说这等事情还得分配人数指标,是不是有点过?这跟过去有什么不同?弄得人心惶惶。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