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居之所,心灵之园

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

 
 
 

日志

 
 

生活记录:2017年03月02日 星期四 晴  

2017-03-02 21:19:44|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个月,外甥女生了一个女孩子,我又增添了一枚小外孙女。

生下来的第一天的晚上,我跟太太去人民医院探望,给小外孙女一个小小的红包,感谢她能够瞧得起我们家庭,健健康康降临到我们家,给我们带来了无限的欢乐。太太看了一眼就非常喜欢,说,这小女孩的眼睛很大,眉毛很长,肯定是林黛玉式的小姐。我随手用手机拍了几个照片,就给女儿发了过去,女儿说,伊伊有了小妹妹了。

上个星期,妹妹和妹夫从厦门回来了,开着我的车,白天就在高安城里他们亲家家里,傍晚就开车回去,第二天依旧。上周六我回到家里,母亲对我说,你妹妹他们要回厦门,两个人在拌嘴。我就问,拌什么嘴。母亲说,还不是你妹夫要你妹妹在高安多待几天,顺便照顾一下女儿,而你妹妹说做事的学校事情也忙,不肯多待。

这等家务,我作为哥哥,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论理,我希望妹妹能够留下来多待几天,毕竟外甥女嫁给婆家之后,一直没有跟婆家在一起认真生活过,小两口子在上海打拼,现在突然间跟一个可谓陌生的家庭生活在同一屋檐下,我深知诸多方面都不太习惯,至少,聊天的话题就几乎没有。一般情况下,女儿都是亲近母亲的,如果妹妹能够多待几天,外甥女页就不会显得孤寂,即便有事也有母亲在身边出出主意。

但妹妹在厦门一所学校的食堂谋了一份事情做,工资虽然不高,但因为有事情可做,妹妹还是比较喜欢这份工作,自然就舍不得因为这等事情而放弃。这次回来,我相信都是因为请了几天固定时间的假才成行的,而到了时间,就必须要回去。食堂的事务,一个萝卜一个坑,少了一个人,就需要其他人更辛苦一些顶上去,大家都不容易。

外甥女焉能不知这样的道理,但一个人待在婆家肯定会有很多尴尬,于是就在网上跟太太聊天,聊聊小孩子的事情。我对太太说,你的时间比较多,除了玩斗地主,婷婷找你聊天,你就放下电脑,跟她聊一聊,小孩子总归在婆家感到不便。太太说,我自然知道的。

 

前几天,太太从食堂回来,说,婷婷说了,舅舅怎么不去钓鱼,要是能钓一些鲫鱼就好了。我说,怎么就想到吃鲫鱼呢。太太说,奶水不足,小孩子吃不饱;我告诉她一些方法,她说可以试一试,可能听说多喝鲫鱼汤有效,所以就问问你去钓了鲫鱼吗。我说,看来我又需要重操旧业,开钩钓鲫鱼了。

我自己都不明白自己为何变化这么大。在往昔,到了周六周日,上完了课,第一件事就是上街买蚯蚓,第二件事就是骑着摩托到水边去钓鱼;但是现在,我根本无动于衷,心底里没有一点点钓鱼的冲动,反倒会有“钓鱼有什么意思”的念想。很多同仁看见我上完课回家,都会说,马上就要去钓鱼吧。或者周日看见我,就会条件反射地问,昨天钓到了多少鱼。——好像双休日,我应该等同于钓鱼。在过去是这样的,现在迥然不同。

前天,太太跟我说,我花钱让人去买一只乌鸡,送给婷婷蒸汤吃,你什么时候去钓鲫鱼。我说,这两天上班,肯定不得空的,看看周六天气如何。昨天一个朋友到我这里来,问我还有没有华林茶叶,我说,刚好剩下一包,你拿去喝。然后我说,我想去钓鲫鱼了。朋友说,要不星期六我们去荷岭。我说,到时再说。

这事情就是这样巧。市场上的草鱼涨了价,零售价涨至7元,给学校送鱼的小艾一个劲地要求涨价。我说,你吵也没有用,我这里跟飞跃校区一样,他们那边涨了,这边跟着涨,一分钟都不落后。话音未落,飞跃校区的马主任打电话给我,说鱼涨价的事情,从先前的每斤6块3,暂时涨到6块5,我突然就想到鲫鱼的事情。

我给小艾打电话,说涨价的事情,随便我就问,小艾,你这到处进鱼,能不能碰上有一点好的小鲫鱼。小艾说,有啊,你要鲫鱼。我说,明天你给我弄几条好一点的鲫鱼来,熬汤用的,坚决不能吃饲料的。小艾说,那是当然。

今天一大早,跟太太在一起做事的人就打电话给太太,说,人家送几条大鲫鱼来了,活蹦乱跳的,得赶紧送给你外甥女。我说,你告诉她,赶紧用一个大一点的菜盆装着,放到自来水水龙头下,打开水龙头,往下面滴水,增氧。

 

中午吃罢饭,我骑着摩托车,太太提着一个蛇皮袋,袋子里装着一只乌鸡,几条鲫鱼放在桶子里,依旧鲜活无比。外甥女的婆家住在党校旁边,从公安局旁边的一条并不宽敞的水泥路上去,一个缓坡,到了坡顶,就看见两个已经废弃的篮球架,只剩下锈迹斑斑的铁架子。

隔着这篮球场,有两排楼房,我们不知道在哪一排。太太就打电话,外甥女就从窗户里探出头来,原来在靠北的一幢。我们转到后面,却又不知道是哪个单元,先走第一个单元,走错了,太太说,应该在第二个单元。外甥女从后面的窗户又探出头来,果然是在第二单元。

我们上了楼,亲家就打开了门,我看见了外甥女的爷爷奶奶居然也在,正在吃饭。亲家说,怎么不过来吃饭呢。我说,我是上午第四五节课,上完课都差不多12点。进门免不了一阵寒暄,老人家说,我们也是上午过来的。

我们先到房间里去看看外甥孙女,十几天不见,活泼了不少,我赶紧拍个照,然后到了客厅,跟亲家聊天。这亲家在四中教书,年龄比我稍大一两岁,但满头黑发,显得比我年轻多了。看样子性情慢条斯理,不属于急性子。房子并不很大,只有两个房间,客厅连通饭厅,我看见厨房似乎新近装修了一下。

妹夫对亲家的家庭条件是不太满意的,之前就希望能够在高安为小两口单独买一套房,买了房之后方能结婚,但是却不见动静,也就心有不甘地默认了。

做父母的心都是一样的,尤其是生了女儿的父母,总希望女儿嫁过去不至于特别受苦,至少房子无论如何是要一套的。但现实毕竟不能事事如愿,做父母的只好退而求之地说,只要他们两个人关系好就行——其实,这是一句无可奈何的话,做女儿的只有自己到了这等年纪,有着同样的境遇方能品味。

告辞的时候,我说,有空我就去钓鲫鱼,钓到了就送过来。

在路上,太太说,我看亲家母也是慢性子的人,小孩子拉了屎也就是擦一擦,居然不用温水洗一洗。我说,看看小孩子满月之后,婷婷到不到我们这里来住上几天,她妈妈不在身边,我们做舅舅舅妈的辛苦一点。太太说,辛苦倒是无所谓的,我就是担心人家会说我们,好像嫌他们不会带人似的。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