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居之所,心灵之园

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

 
 
 

日志

 
 

生活记录:2017年03月31日 星期五 阴  

2017-03-31 21:23:22|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建的教学楼,这两天基本上把外钢架已经拆除,只留下两个供送装饰材料上去的简易吊车;目前,外墙面还没有喷上领导认可的外墙漆,呈现出的仅仅是白底色,拆除钢架之后,整个教学楼呈现出来的样子,整体看上去还是蛮壮观的。所有的门窗还没有开始安装,到了晚上黑乎乎的,像海盗头领的无珠的眼睛。

建筑承包商前几天说,过两天会将制作门窗的铝合金材料送过来。但是这两天一直有雨,也下得比较大,送材料也不见踪影。这不是叙述的重点,因为一拆架,尽管还没有内装修完毕,但上上下下还是比较方便,所以,我们必须提防学生趁工地上的人不注意,跑到里面去玩躲猫猫,万一一失足跌落下来,又将是想象不到的一个事故。

班主任在班会课上再三强调,效果还是不错,至少目前还没有学生偷偷溜进去玩的事件发生。只是,学生容易提防,老师就不可阻挡。下雨天,新建的教学楼内就成了一些老师散步的地方。走廊非常宽敞,有3米宽,想横行就可以横行,想爬行也行;如果你感觉单在二楼散步不过瘾,你也可以爬上三楼去散步,或者四楼,甚至五楼去散步,还有与五楼相提并论的空旷的楼顶,翻筋斗都可以。

保卫人员对我说,有一个老师,下雨就要进去,不让进还骂人打人。我就问,是怎样的一个老师。保卫人员说,天天骑自行车去新校区上班的,脸上有白斑,这两天天天都打我们的保安。我头脑里就想到一个老师,就问,为什么要打你们。保卫人员说,我们也不知道,可能怪我们开门晚了。

 

说起这位老师,包括我在内的全校知道他的老师,都不能了解他性情的突变。

先前,还算是一个工作责任心很强的老师,虽然教的是体育课,可不像其他体育老师那样,一上课,跟学生交代几句,就坐在树下聊天。他不是,非常认真,一板一眼,教学可谓一丝不苟。为人应该说也可以,虽然说话有时声音过大,但目的都是为了学生好。

他的变化谁都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总归行为渐渐让人有点不可思议。比如,他会独自制作一个纸牌,上面写满字,然后挂在自己脖子上,在校园里走来走去,似乎是为了抗议。我曾经问他怎么回事,他也不详细给我说说,只是说,有人知道。

这样挂牌子的事情,从朝阳校区,一直演绎到了飞跃校区。曾经有一段时间,他同样挂着牌子,在飞跃校区通往食堂的风雨长廊上,走来走去。后来有人可能知道一点点缘由,就是学校没有安排他上课。

没有安排他上课是有缘由的,主要还是因为他性情的大变。这种大变不仅仅是脾气的变化,更是精神上的变化。学校方担心他在上课期间,突然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而对学生拳打脚踢,造成事故,那可不是开玩笑的。

说来这老师的变化,知道内情的老师说,也并不排除家族的遗传。他的一个妹妹嫁给一个曾经在学校教过书的英语老师,后来不知为什么,突然跳入锦河自杀;他的一个弟弟,长相蛮英俊的一个小伙子,好像最后死在狱中,不知是吸毒的缘故,还是其他的缘故。

上午熊老师到我们办公室里来,我就问他有关这位老师的事情。熊老师说,反正之前我跟他是有交流的,现在就不行,如果我们面对面地走着,我都会低下头,迅速从边上窜过去,尽量不跟他有任何语言上的交流,动作上的接触。

熊老师说,他满脑袋的都是有人要害他的想法,总认为是校长安排所有的人都在想方设法害他。记得有一次,我带着他去荷岭骑自行车,一路上没有什么迹象,也愉快地回来了。第二天,他找到我说,“我昨天想了一晚上,你为什么要带我去荷岭骑自行车?原来你就是想害死我。因为我们回来的时候,我看见你脸上很失望,是不是因为我没有被车撞死,你非常失落?”

一位领导曾经跟我说,他有一天骑自行车去飞跃校区,在南莲路遇到了黄某某老师,人家好心跟他打一个招呼,说,某老师,你也去吃饭呀!他开始不做声,似乎不理睬人家,然后到了教工食堂,黄老师坐在餐桌前正在吃饭,他把一碗的稀饭往人家脸上一泼,还骂人家说,你是不是讽刺我只会吃饭,不会做事。

我在备课组办公室说这件事的时候,葛先生说,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不是我亲眼看到的那一次,我真的是亲眼看到了。那一天,我坐在餐桌前,黄老师就坐在我的斜对面,然后,我看见这位老师过来,靠着我坐了下来,我有点怕他,就想起身离开。这是,这位老师可能呛到了,一口稀饭全都喷到黄老师脸上,黄老师非常愕然;他反倒仰起头来哈哈大笑。黄老师气不过,就把剩下的稀饭往他脸上一泼,他马上也把碗里的稀饭往黄老师脸上一泼……

有老师说,像他这样的人,万一某一天突然失去控制,出了事故怎么办。我说,我听说,学校领导也非常麻头,请教了律师。律师说,如果他有过激行为,第一时间一定要报警,让警察先记录在案,以后再出现什么事情,就能减轻责任。然后,学校也向教育局反映了。

葛先生说,我听说,他教书几十年,从来没有上过高三,不知有没有这样的事情。他自己会不会去反省一下,我为什么从来不被高三年级组聘任为高三老师?有同仁说,这件事还真是有点玄。你现在不可能把他怎么样,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情,估计可不是小的事情。

他邻居听他的太太介绍说,他自己在家里说,有人说我是神经病,大错特错,其实我是精神病,我在南昌检查过的,我有证明的。

忽地就想到了前段时间,武昌火车站激情杀人事件,听说经过鉴定,有过精神病史,可以不负法律责任的。万一如果是真的,谁会是第一个倒八辈子霉的那个人?他的血可能就是白流的!想起来有点不寒而栗。

 

昨天在体育馆打球有点过,原以为疲劳时候的睡眠会更好,殊不知辗转反侧,一宿难眠,反倒弄得自己精神萎靡。太太问我,今天晚上我们到哪里去“旅游”。我说,你说吧,我听从就是。太太说,中午我在你们新校区北门人家的菜地里掐了一些艾草尖,准备学做艾饼,要不我们晚上就去“华联超市”,买一点糯米粉,一点黏米粉。我说,好。

其实,“华联超市”离学校至少有七八公里,这样一个来回就有十四五公里。我们步行前往,加上逛超市的时间,加上回来的时间,足足两个半小时。这一个来回,脚都走得酸酸的,回家之后,非常自觉地坐在沙发上,自己给自己按摩脚。

太太说,走累了吧。我说,现在后悔死了。太太问,后悔什么,后悔去超市了。我说,不是,后悔娶错了老婆;如果娶一个按摩女出身的女子,这走路再远都不怕,回家就有人按摩,应该非常舒适的。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