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居之所,心灵之园

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

 
 
 

日志

 
 

生活记录:2017年03月05日 星期日 阵雨  

2017-03-05 22:12:44|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相对而言,五班学生的性格比一班学生的性格要来得更豪迈开朗一些。

上课的时候,一班学生是中规中矩的,即使是笑,也属于那种在规定范围内的分贝,不太敢“越雷池半步”,放肆的笑从来不属于他们班级;五班的学生则不然,他们上课,狂笑之外,花样百出,吃东西的自不必说,还有的可以把脚搁放在桌子上——坐在讲台侧边的名叫艾沁雪的女生,就动辄把脚搁放在自己的课桌上,我就用讲台上的长尺子去敲打她的脚,并且问她,你这动不动就把从香港进口的脚放在桌子上,是不是想“熏陶”老师呀!

还有一位跟她几乎并行而坐的帅姓女生,课桌上除了堆砌如山的课本,剩下的就是圆镜子,口红,十个手指甲土的红红的,嘴巴红红的,脸上还有白白的粉状物。我经常跟她开玩笑,说,老师不是说过吗,照镜子并不是坏事,它是热爱生活的表现;但是要买一个方形镜子。她就问,为什么呢。我说,你看过有人家在家门口的上方悬挂镜子的么。她说看过的。我问你知道那有什么作用么。她说不知道。我说,那是照妖用的,也就是说,圆镜子是照妖镜,你天天照圆镜子,想告诉我们一个什么样的残酷事实?

五班平日里看起来比较“乱”,一班平日里看起来比较“静”,但若论考试成绩,别的学科我不敢僭言,单单语文学科,安静的一班总总比不了吵闹的五班——这或许是学生本身的缘故,或许是两个班班主任管理班级的方式不同的缘故。

 

昨天到五班去上课,看见进门处多了一张桌子,也多了一个学生。

平时,这个位置就是梁澜同学一个人霸占。梁澜同学也是一个性格非常开朗的学生,脸大大的,特别爱笑,笑的时候总喜欢用手遮着嘴巴。最初的时候,我说,哎呀,梁澜同学的脸真是大呀!调皮的学生就问,达到什么程度。我故意装作看来老半天,说,祖国的山山水水全在这脸上画着呢!于是,梁澜同学有个外号,就叫做“中国地图”。

上课的时候,偶尔会说到古人的“游学”,对学生说,所谓“行千里路,读万卷书”,古人读书,除了在书塾里之外,还经常到外面去游学。假如我们如果生活在古代,譬如,我们上王勃的《滕王阁序》,我就对大家说,同学们,明天我们学习王勃的《滕王阁序》,那么,明天我们一同去南昌,去滕王阁上面学习这篇课文;如果我们学习苏东坡的《赤壁赋》,我们就到长江边的赤壁那里去学习。

学生一听,就说,哎呀呀呀,好啊好啊。我说,到滕王阁倒是容易,离我们不远,要是学习“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诗句,我们要到沙漠那里去,估计就不认识路了。学生知道我要说什么,就说,没关系,带上梁澜就可以了。我故意问,为什么呢。全班同学都会回答说,她是中国地图。

新来的一位女生,昨天没有认真看,因为今天要讲析周三下午做的周周练的综合试卷,感觉到这学生没有参加考试,自然是没有试卷,特地做了准备,拿了一份试卷。上课的时候,就说,我好像感觉到我们班上新来了一位同学。学生就说,人家昨天就来了,你都没有看见。我说,老师看见过的,只是因为没有话题,所以没有打招呼。学生说,那么,今天就有话题么。我说,今天这节课我们讲评周周练的试卷,这位同学肯定没有试卷,所以,老师给她带来了一份。

学生就开始起哄。

我就问那位同学,说,这位同学,你是从哪里转学过来的。人家自己没有回答,旁边的同学七嘴八舌代替回答,弄得我都不知道听谁的,还以为是从外地转回来的,但学生说,是从高安中学转过来的。我说,高安中学那么好,你怎么转到我们糟糕的二中来呢!梁澜同学停下手里正在吃的早饭,就说,她喜欢你啊,所以就转过来了。

我说,不可能的,她肯定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她,看她这么小小的个子,估计不是转过来的,而是吹过来的。学生就问,怎么的就吹过来的。我说,这位同学去学校的时候,走在路上,突然刮来一阵呼啸的北风,结果像天使一样给吹到高安二中来了。全班学生就说,她不是天使,蔡榆才是天使。

蔡榆同学是班上比较健硕的女生,同样的性格开朗,天真烂漫,自称是小天使。我在五班说,就班上的学生而言,我最喜欢的就是蔡榆同学了。学生问,为什么。我说,蔡榆同学不仅在认真学习老师的渊博知识,更重要的是外形也以老师为标准,非常健硕。

我说,蔡榆同学原本也想驾驭着呼啸的北风转学去灰埠的,结果,风来了,吹不动她,于是就留了下来,成了“折翅的小天——使”。我把这个“使”字读成重音,而且用手指指着梁澜同学放在桌面的快餐纸碗,纸碗里装着早餐腌粉。

全班学生笑成一团,梁澜赶紧把早餐放进抽屉里。

 

天气预报说是今天有一天的雨,而且是中雨。早上我去飞跃校区上课的时候,天空并没有下雨,但我担心我走到中途会下雨,所以手里还拿着一把雨伞。结果呢,去的时候拿着雨伞走在路上,回来的时候同样拿着雨伞走在路上,都不用撑开来。

雨是从中午开始下的,一阵一阵,并不大。

在这样寂寥的初春的雨天,人是不能出去的,呆在家里想看看书,却又不知道看什么书才好;看电视,又似乎有点审美疲劳,万剧一样,万情雷同。太太现在找到自己可喜欢干的事,那就是全民“斗地主”——据说通过赚金币,之后可以赚大米,赚面粉,赚话费。一天到晚,孜孜不倦,孔子说,“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太太的专注之心可以诠释孔子的话是非常正确的。玩斗地主的过程中,必须要有电视连续剧相陪伴的。如今,女儿给她推荐了一部《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我都看不懂,什么三百年的死亡,三万年的斗殴,她倒是看得津津有味。

我们的电视剧为何总总痴迷以历史、以虚幻为题材,百拍不厌,却不太敢触及真正的现实生活——我估计有逃避现实之嫌疑。即便是触及现实生活的,几乎都不敢直面社会现实,大抵带着些许强加的喜剧色彩,跟我们的生活似乎不太吻合,有点粉饰的味道,“批评不自由,赞美就显得虚伪”。尽管我也知道,所谓的文学作品,都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的,但是太高了,就有点拔高的况味,不能触动我们的心灵,呵呵一乐,就算是完结了。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