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居之所,心灵之园

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

 
 
 

日志

 
 

生活记录:2017年04月12日 星期三 多云  

2017-04-12 21:29:41|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段时间的阴雨天气,外加上低冷的气温,到今天,总算是云开日出。虽然不是那种撩人心醉的蔚蓝的天空、灿烂的太阳,而是时阴时亮、时亮时阴,但至少没有了连绵的春雨,没有前两天的地问,出行至少是便利的,心情也是蛮开朗的。

人过半百,仍犹顽童一般,总是不能记事。明知道晚上去体育馆打羽毛球要有所节制,适可而止,但这人一上场,双方一嘻嘻哈哈,边玩边聊,就忘乎所以,“其为人也,发愤忘食,乐以忘忧,不知老之将至云尔”。结果呢,痛快之后,这膝盖呀,肩胛呀,宛若螺丝,总有些松动,酸楚,譬如这白天就心想,今天晚上就算了吧!要不改成散散步。但转念一想,到了晚上,我能到哪里去呢?依旧是体育馆;何况,昨天晚上,师范的毛老师已经有约,说他今天晚上要去玩一玩。

有年岁相差不大的球友问我,你打球之后,这膝盖感觉如何。我说,咔擦咔擦响,就像机器没有了润滑油。球友说,我去年就有这样的感觉,打起球来比以往差多了。我说,明知有损伤,可是中国好男人,晚上又能做什么呢!

这中午回到家里,坐在沙发上,就用学生早先赠予的“黄道益”不住地涂抹着两个膝盖。清清凉凉且带着点刺激性的液体,的确可以缓解这样一种酸楚;不过,从家里走到办公室里上班,尤其是上楼,似乎还是有点不带劲的。

在体育馆,几乎所有的上了年纪的球友,都是如此,只要步入馆内,就完全不能控制运动的冲动。

不能控制自己情绪的还有学生。

早上去办公室签到,就看见一位女生手里拿着请假条从办公室出来,谌辉老师对我说,要跟学校反映反映,我们学校心理咨询老师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要争取一个班每个星期至少要开设一节心理咨询课。我说,好像又出现了什么事情。谌辉老师说,刚才这位女生是我班上的,原先性格还蛮开朗的,现在变得沉默寡言,她找我聊天,说自己居然想到了死。我惊讶地说,还有这等的心理倾向。

谌辉老师说,她说她现在听到旁边的学生聊天,心里就感觉非常烦躁,可是又不能制止人家聊天,这烦躁只好一直闷在心里,久而久之,心理压力非常大。我想,这是一个有着强烈上进心的学生,但是,她所处在的环境,却并非她所希望的环境,毕竟普通的文科班,不热爱学习的学生占绝大多数,自己又不愿“同流合污”,渐渐就和这环境格格不入。

谌辉老师说,我相信每个班都会有几个这样的学生。我说,上一周我在5班晚自习,一位也是非常开朗的学生对我说,她感觉很烦,有点控制不住自己,自己要到医务室去打针平静一下——我都不知道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只能让学生去医务室,我真的不知道打针对情绪的平静有没有作用。

 

人是需要发泄的,尤其是情绪方面,学生整天压抑在教室内,的确容易出现心理障碍。

今天的天气很好,下午,朝阳校区首届“育才杯”足球赛鸣枪开赛。这种五人制的足球赛,是学校申办特色学校的项目之一。前段时间,体育组的老师忙着在各班组建足球队,另外还要进行裁判员的培训。而我们做后勤工作的,就得平整足球场,制作小型的足球门。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原定周一开赛的足球赛,因天气缘故被迫推迟。今天天气一转好,比赛立马进行。之前,我们早就把两对足球门搁放在运动场,南北相对。一些好动的小孩子就开始自动组织比赛,虽然动作、战术近乎苍白,但他们体现出来的原本小孩子身上的热情,足以让我这个老顽固感到些许欣慰。

下雨的日子,双休日,不用老师组织,就有小孩子自动组织起来,自动分成两个队,有模有样地举行对抗赛。运动场尽管铺了草坪,但草坪地下还有泥土,雨水一渗透,小孩子在上面一践踏,泥土变成了泥巴,碧绿的小草因此变成黄色,小孩子身上还是泥巴点点。尽管如此,丝毫没有影响他们的情绪。

有的班主任为了能够在比赛中取得好成绩,默许足球队的小队员们利用下午第三四节课,到操场上去训练;虽然没有球技高超的教练,但小孩子非常认真。这几天,操场中间渐渐变成了泥坑。要是在往日,在三四月份,操场都是要进行封闭式管理,因为正是小草生长的季节。今天,因为足球赛的事情,学校也就认可了这种乱践乱踏的行为。

下午4点,举行了短暂的开赛仪式。

各班的足球队,按指定地点站好队,穿着各自选定的服装,五颜六色,有全身是红色的,有全身白色的,有全身蓝色的,也有上红下蓝的,有上红下黄的……不一而足,什么绑腿,什么足球鞋,一个足球队全都一样。小孩子穿着这运动服,走在校园里,脸上流露出自豪的神情;还有一伙一伙地,嘴里不停地交换着踢球的技巧。

平时学校会举行开学典礼,或者周一的升国旗仪式,无论什么会议,主席台上领导在讲话,慷慨激昂,下面也像开了锅一样,嘈嘈切切,闹哄哄的,根本不在乎你领导说什么——他们不感兴趣。但是今天的升旗仪式不同,无论是升旗,还是领导讲话,全场鸦雀无声,小孩子们个个显得非常庄重。我站在教研室办公室看着操场,对豹先主任说,小孩子为什么这样的安静?因为他们喜欢这种运动,可见,我们要多举行一些适合他们年龄特点的运动。

豹先主任说,一旦有一个升学任务在这里,很多活动就难以举行。我说,其实小孩子学习,十岁可以学,十五岁可以学,二十岁还可以学;可是身体就必须从小打好基础,身体垮了,什么都没有。

一位高中部的老师,骑着电动车,看见这样的情景,对我说,这个场面看起来就充满了活动。我说,原本学校就应该如此,可是我们一直都是死气沉沉的,希望领导能够继续解放思想,能多举办一些学生乐于参与的活动。

我站在操场边观看了一下,稍微有所训练的班级,显然进球率要高,而且要高得多。估计一个学生从来玩过足球,居然做守门员。一个球滚了过来,他双手去托住,结果,有一定速度的足球从双掌上滚过,从两肘之间滚了过去,漏了下去,又从他的双腿之间滚过,最后滚进了球门——真是让人欢喜得了不得。

 

晚上果然去体育馆,又打上了,绑上护膝,就感觉不到膝盖的劳累。

休息之余,闻姓球友撩起运动服,说,让你们看看我的六块腹肌。我也撩起运动服,说,让你们看看我合六为一的腹肌。毛老师也撩起运动服,说,我也有腹肌。闻姓球友讥讽说,你这也叫腹肌,应该叫“妊娠纹”。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