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居之所,心灵之园

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

 
 
 

日志

 
 

生活记录:2017年04月13日 星期四 多云  

2017-04-13 21:36:36|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高二年级的教学楼,与行政办公楼只有百步之遥。

飞跃校区投入使用之后,我的办公室在行政楼的二楼。很大的一个办公室,有教室那么大,自己打扫卫生没有一节课完成不了;后来因为超标,一分为二,用高高的柜子做了柜墙;后来上级说还是超标,又在办公室里安放了一张办公桌,算是两个人的办公室——这超标的事情就算是解决了。

从行政楼到高二教学楼,再从高二教学楼回到行政楼,我走了整整一年,仿佛是出嫁的女儿回娘家一样,并不存在什么障碍。自从16年下半年工作调动之后,我又回到了朝阳校区先前的蜗居办公室,于是乎,行政楼的办公室就永远的不属于我了。后面安排的相关人员担心我“胡汉三又回来了”,我前脚刚走,他们后脚就搬了进去,再也不允许我“中原问鼎”。现而今,倘若说到在飞跃校区我还有那么一席之地的话,那只有备课组办公室了。

因为不存在可以自由进出行政楼的理由,行政楼于我就渐渐陌生起来。我这个人又有点倔强,对人对事,割断就是割断,没有什么藕断丝连的况味。现在,除非有什么事情要办,我才会到那里去走一趟,也只是匆匆办完事就匆匆离开,绝对不会在楼上徘徊,流连忘返,主要是担心别人说我留恋过去的办公室,有不甘心自愿“退去历史舞台”之嫌疑。

淼哥依旧坐在财务室的大门口,尽管隔着一个类似古代酒肆的柜台,但如果他乐意,时不时抬头看看,总能看见自己喜欢,或不喜欢的人从一楼的楼梯口,步入二楼的大厅,然后在分流,或南来,或北去。有时看见我,总会远远地跟我打招呼。若是时间充裕,我就会走过去跟里面的人说上几句话,开开玩笑。淼哥说,你走了之后,我们这里显得死气沉沉,一点笑声都没有,他们太严肃了。我说,像现在这样安静的工作环境,正是领导所喜欢的。淼哥说,我不喜欢。熊会说,我也不喜欢。但若是时间不充裕,我也只是远远点个头,算是回应打招呼,然后匆匆去办自己的事情。

到行政楼办事,更多的时候,是找领导签字,朝阳校区一切的购物,隶属于自己部门的补助,还有所有的维修建筑发票,等等,都是需要领导先审批,再由下面的领导陆续签字的,也就是说,只要领导不签,后续的工作就难以开展。但是,领导很忙,他不可能一天到晚坐在办公室等人去签字,他有自己的工作要忙,所以,每每我从高二楼往行政楼走,经过他办公室的下方,抬头望,如果窗户洞开并且亮着“八角楼”的灯光,领导一准在办公室;但如果“八角楼”的灯光没有亮,尽管窗户洞开,那只是意味着有人在打扫办公室,而领导肯定是外出办事去了。

 

为着一份购物单,一份补助,一份合同说明,我已经往返了三次,每次都是无功而返。今天周四,上午是第四五节课,第三节课,我再一次去行政楼,经过领导办公室下方时,看见里面亮着灯光,心想,这一回应该能够办成功。

为了能够使事情办得顺利,上楼之前,我特意把胸章佩戴在自己的西装左胸处,鲜红的颜色非常显眼。我先到财务处办公室,把三月份教职员工用电用水扣款的表格送给了熊会。熊会一见我,就说,哎呀,看你这派头很像领导啊。

我只不过昨天晚上,在家里让太太给自己理了一个发,把长出来的白头发剪掉了一大堆,之后,自己认真的刮了一下“我们”的胡子,今早穿上白色带条纹的衬衫,套上西装,看上去的确精神了不少。太太也是这么说的,我说,那是,天然无公害,不用化妆。熊会这么一说,我说,熊会,非常感谢你啊。熊会说,感谢我干什么。我说,自从离开了这行政楼,我一直都认为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工作人员,平日里也就是跑跑腿,做做杂务;今天你这么一说,我发现我“领导”的意识又回来了,我居然还是一个当官的,所以要谢谢你。

淼哥和小黄就笑得半死,说,你来这里说一句话,我们都能乐半天。

到了领导办公室,把需要办的事情一一亮出来,说这个是怎么回事,那个是怎么回事。或许领导心里高兴,或许是因为我左胸鲜红的佩章所致,反正领导不像往日那样,事无巨细,非要打破砂锅问到底,只是一个劲地点点头,说,哦额哦。然后大笔一挥,该签的都签了,然后说,我看了一下朝阳小区食堂三月份的报表,略有盈余,说明我们的工作在慢慢有起色。我说,也许是因为校门口不让家长送饭的缘故。领导说,要坚持下去。

回到办公室,免不了找个话题吹牛皮,说,刚刚找了一下领导,跟他进行了诫勉谈话,让他要努力工作,不要辜负全校师生对他的厚望。有同仁就问,又去找领导办私事,还是办公事。我说,哪里有什么私事可办,全都是公事。不过,为了让领导签字快一些,我特地做了一些准备。有同仁就问,做了什么准备。我说,周一开会的时候,我看见除了领导之外,其余的领导都没有佩戴胸章,所以,我今天特地佩戴了胸章,让领导看了高兴——果然,办事顺利。

金老师说,我似乎只是在开学的时候才看到了领导,平时都没有看见过他。连荣说,说明你不关心领导。我接着话题说,不关心也好,领导也不需要她的关心,她又没有什么姿色,领导看不看她都无所谓。

大家就笑了起来。金老师说,你总是把我当做调侃的对象。

 

天气这么好,晚上对太太说,今天不想去体育馆打球了,我想去找找人民医院的同学,看看他是不是在值班,如果在值班,就去跟他聊聊天。太太说,人家值班你就不用去打扰,要不,我陪你去散步。我说,算了,你还是去跳广场舞吧;我先到体育馆观摩学习一番,感觉没有意思,再去找同学聊天。

到了体育馆,今晚的人不是很多。坐在旁边看人家玩球,不久,就有球友前来相约,说,吴老师,来玩几盘。人家这般热情邀请,倘若推辞,就会被人家误以为我卖大(高安话,摆架子),于是,乐颠乐颠地换上运动鞋,球衣球裤早就穿在身上的,于是,我跟湾头中学的刘老师做搭档,对阵两个年轻人。

第一局没有打开,败北,之后,人打开了,他们就兵败如山倒,无论如何都赢不了我们两个年龄大的对手。小牛说,你的球路比刘老师好多了,让我们防不胜防。我说,年龄大了一些,所以脚步还有点跟不上来,要不,效果会更好一些。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