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居之所,心灵之园

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

 
 
 

日志

 
 

生活记录:2017年04月14日 星期五 晴  

2017-04-14 21:58:02|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早,飞跃校区行政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就通过平台发布信息,云:各位教职工,今天市“四心四干”督查组来我校检查工作,请大家务必遵守上下班和坐班纪律。

有道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即便是天上掉下林妹妹,最好不是砸中自己的脑袋,而是掉在自己的怀里——可世界上的事情,哪里有天上掉馅饼恰好跌落在嘴巴里的好事情呢!砸中脑袋的几率似乎更高,所以,一时间,人人自危,个个谨慎,如临深渊,如履薄冰,“诸葛一生唯谨慎”,老师的本性都是如此,大家还是小心为上。

平日里,牛皮吹得震天响的同仁,这下子偃旗息鼓,三缄其口。DY们个个把胸章佩戴好,不是DY的就调侃说,其实佩不佩戴都一样,他难不成会拦住你,问你是不是DY;然后你老实回答是,他们就盘问你为什么不佩戴,之后给批评给处分。即使碰到了这样的事情,你就说一个不是DY老师的名字,也不就过了关么。新和老师笑道:万一碰到我的学生在督查组,你恰好说你是我,我那学生就会断定,你一定是假的。

当然也有死鸭子嘴硬的人,邓先生的母亲病了,想偷偷溜走带母亲去看看病,若是平时,一走了之,今天打死他也不敢轻举妄动,这嘴硬的同仁就说,这怕什么,百善孝为先,这原本就是国家所要弘扬的,说不定还会受到表扬。金老师接着就开始掉书袋,背诵起李密《陈情表》中的语句:伏惟圣朝以孝治天下,凡在故老,犹蒙矜育……

我心想,事情不落在自己头上,说什么都有道理。万一督查组真的要较真,你旁观者会不会届时挺身而出,大义凛然,慷慨陈词,说上班期间,带母亲去看病乃顺应天道,实则为人之楷模;若是非但不赞扬,反而对此严加惩戒,天可诛之,天可诛之!

记得学校曾经有同仁买了一辆车——刚学开车的并拿到驾照的人都有好开车的情结,哪怕从家里到校门口,区区几百米,都想开车遛遛。话说有一个家长宴请班主任和科任老师,这同仁兴致勃勃,开车前往,一来过过开车瘾,二来可以以开车为理由拒绝喝酒,毕竟自己的酒量一般般。不料,这家长在高安还是有点小官帽,自诩能够摆平任何事情,信誓旦旦地说,你喝你的酒,万一真的碰上了交警,我会出面的。

天下之事,就是这般的奇异,你说“万一”,事实上有一万种可能。这同仁真的就喝了酒,就真的在回家路上被交警查酒驾。当初查酒驾还不算非常严格,这同仁原本也是一个天上掉草芥都担心砸破脑袋的人,一见情形不对,立马打电话给家长。家长哪里有通天的本领,只不过过过口瘾罢了,这时也就装着醉醺醺的,语无伦次,不能自已。

这同仁,还算是聪明,赶紧承认错误,亮明老师的身份,哀求对方给个方便。当时,查酒驾也不是非常讲究,都是一个小地方的人,抬头不见低头见,对方见你态度尚好,自己也是读过书的人,再加上能够主动掏腰包,这才避免了扣车扣人的“悲喜剧”发生。

好在邓先生没有被同仁们的慷慨之词所打动,还是老老实实到行政办公室,去找了徐先生,请了一个假,这才放心去带母亲到医院去。

我在备课组办公室,与其他同仁一样,认真批阅周周练的试卷,偶尔抬起头来,说,微服私访的人来了没有。一直到我批阅完了试卷,依旧看不到任何迹象。到行政办公楼去走一遭,看见领导独自一人坐在办公室,“任凭风吹雨打,胜似闲庭信步”,瞧这般架势,应该没有什么督查组的人前来。

骑着自行车从飞跃校区到了朝阳校区,刚上楼,就听见有人在询问:督查组的人来了没有。有人似乎在捕风捉影地说,听说刚刚检查完了新校区,正往我们老校区这边过来。我深信自己已经了解任何谣言是怎么捏造的,却原来都是凭自己之想象,信口开河的。

 

太太这两天亢奋异常,整个人跟打了鸡血似的,好像一个失散多年的儿童猛然间找到家一样,跟我聊天的话题永远是她的“小学同学”。

在同学会渐渐烟消云散之时,她的小学同学却异常活跃,也不知道从哪儿打听到的消息,有同学径直跑到岳母大人做事的地方,要到了太太的电话号码,然后,未经她个人的允许同意,就将她拉进了他们所谓的“小学同学”群。

最让太太兴奋的不是找到了组织,而是首先出现在群里的一帧小学毕业照。我估计当初她们小学毕业的时候,每人没有得到一张,否则太太的亢奋点一定会大为减弱。太太在注明为“一九八〇”的毕业照上,认真找寻着自己的照片,居然找不到自己——这也是有情可原的,用现在的标准,包括体重,包括腰围,包括脂肪,包括双下巴,包括黄雀斑,去找寻当年生活虽不属于贫困、但尚未发育的自己,的确非常困难。

她于是在微信里询问比自己还清楚自己的同学:哪一个是我。人家就告诉她,第几排的第几个就是你。太太一看,还真的有点影子。然后回到家里,掏出手机,点出相片,问我:你看看,能不能找到哪个是我。我稍微看了看(当然是必须戴着眼镜的),然后指着第四排的一个说,这个是你。太太非常惊讶,说,我自己都找不到自己,你怎么一找就找到了。

我不好意思说一个人傻里吧唧是不容易改变的,所谓“三岁看长,七岁看老”,就故意吹嘘地说,主要看气质,很与众不同。这话让太太大为受用,但她故作谦虚地说,我总认为我从小就长得很一般。我心里想,其实长大了也一样;都怪自己谈恋爱的时候,挑选什么晚上去见面,都没有看清楚。

太太感觉我轻而易举地就找到了他,心里非常不过瘾,于是在微信里让女儿也去找一找她。结果女儿的眼光跟我一样,很快就找了出来,还用红圈圈标了出来。太太同样非常惊讶,说,你们父女俩怎么这么容易就找到了我。太太还在微信里发了一张她单独的毕业照,眉目看得清清楚楚,女儿埋怨说,开头还说伊伊(我外孙女)的内置双眼皮(其实就是有点三角眼)像她外公,现在一看老妈,原来伊伊的外婆也是这样的。

太太听了这话,仔细看看自己,果然,丝毫不差,也是一个三角眼。

她们小学同学商议本周双休日(就是明后两天)在英岗岭矿务局聚会,先座谈,看看小学原址,跟老师回忆过去的好时光,然后前往新余游玩一天。太太对同学根本没有什么印象,有感觉自己没有读过什么书,现状也不算出类拔萃,所以坚决不去,说,要参加高三的期中考试监考(这倒是事实)——作为借口名正言顺。

晚上去体育馆的路上,太太依旧喋喋不休,说,我记得有一个当初最要好的同学,后来人家考上了什么医科大学,我总以为她在湖南工作,结果发现,人家现在在上海一家医院工作,都快不认识了;以前所说的要好同学,没有联系,感情也就会渐渐淡去。

我深信,今后一段时间,我耳边响起的一定是她介绍她小学同学聚会情况介绍的声音,肯定会附带一些照片,让我一帧一帧地看,然后她在旁边指指画画,活跃异常。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