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居之所,心灵之园

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

 
 
 

日志

 
 

生活记录:2017年04月15日 星期六 多云  

2017-04-15 20:58:02|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果然不出所料,中午太太监考回来,对我说,幸亏我今天没有去建山。我问为什么。她说去建山的班车在珠山那个地方爆了胎,停在路边修理;我同学都在微信群里发消息,说有哪个同学能够从建山开车到珠山去接她。

太太所说的“同学”,其实就是我们学校的一位老师,而且恰好住在一幢楼的一个单元。平日里上上下下,见到面都很少有什么谈资可聊,我都笑她“你们算是什么同学”。太太为人有点自卑,总认为同学也罢,人家混得比自己好,读大学,参加工作,不说别的,单说工资就是固定的,而且奇高,这样的同学高不可攀,所以,平日里也没有什么可沟通的。

或许如今的人,恰逢同学聚会,都喜欢怀旧,至于怀旧的后面有没有什么其他的非分之想,就不得而知。一个班的同学不算什么,能算什么的就该是同桌了。小学时候,同桌的定义无非就是老师编座位的时候,恰好在某一个阶段坐在一起,能有什么深层次的交流。我记忆中的小学同桌,都不知道是谁了,即便知道,感觉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但太太她们这一班的小学同学,除了发小学毕业照,还特地在一起聊谁谁谁曾经是同桌;有同学都忘记了自己跟谁在一起同桌,就有好心的同学帮忙回忆,说谁谁谁是你的同桌。太太不可能不受到丝毫影响,对“同桌”似乎也情有独钟,问同学,我怎么不知道谁跟我曾经同过桌呢。她的同学就帮她回忆说,谁谁谁,又谁谁谁,应该有两个同桌。

中午吃饭的时候,尽管我不感兴趣,但太太兴致勃勃,掏出手机,说,让你看看,我的同桌是谁。然后从微信圈里点出一帧照片,是一个个子较高、已经秃顶的人。我淡淡地说,比我年轻,但比我的头发少。太太丝毫没有看出我的不感兴趣,她已经被同学发布的照片所感染,说,想不到都秃了顶。

幸亏她谈话正浓的时候,有同仁打电话给我,说,我们去钓鱼吧。尽管我现而今对垂钓的兴趣不是非常浓,但面对这样的情形,我赶紧说,好,我马上下来。这才及时制止了她的浓厚的说聊兴趣,也至少保持了一个下午我耳朵的清净。但这种清静是暂时的,到了傍晚,我从钓鱼的地方回到家里,坐在桌子上吃饭的时候,太太又掏出手机,说,快看看,我们小学同学在新余仙女湖,还有我的一位老师,居然就在新余。

她点开视频,里面一位老太太非常慈祥,坐在沙发上,旁边围坐着太太的小学同学,只听见老太太说,你们这一个班的学生算是比较好的,当年毕业,都没有一个留级的。想当初我们读书的时候,如果成绩不理想,还真的有留级现象——若是谁被留级,面子上是很难过的,似乎做什么都抬不起头来,无脸见人啊!哪里像现在,即便是学校开除了,学生也是满脸春风从教室里走出去,还不忘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不过三四十年的工夫,人的脸皮的底线居然堕落到无以复加的地步,换来的是“大无畏”的不以为然,真的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若想恢复三四十年前的人人所持有的“不好意思”的传统,估计我的寿命再长,也看不到曾经的质朴。

 

我以为同仁邀我是去黄沙的莲花塘水库垂钓,路途遥远,担心老天爷会下阵雨,我就打算驱车前往;但是同仁说,莲花塘水库的鱼有什么好吃的,那里的水质不算好,我们还是去分口王家吧。

分口王家是我回上湖的必经之处,那里我曾经垂钓过很多次,那里的鱼纯粹是吃草长大的,水质又好;只是因为水塘深度不够,面积也不大,钓到大鱼之后容易惊动其他的鱼,所以,鱼的上钩率并不高。

我们骑摩托而去,到了那里一看水塘,四周的水草被清理得干干净净。我说,这样的季节,这样的天气,应该最好钓鲫鱼的了,可是,这水塘边的水草都被清理干净了,钓鲫鱼的难度就增加了很多。事实证明也是如此,大家钓的鲫鱼非常少。

不过,我这次去是想钓几条大一点的草鱼。太太也曾经说,我们家好久没有吃过新鲜鱼了,都不知道新鲜的鱼汤到底是什么味道。我们先是站在水塘的东边,刚下钩不久,同仁就钓着一条草鱼,有两三斤重。他所钓的草鱼还在水中游弋,正拿着捞网准备捞鱼,我这里也就钓着了一条,也有两三斤重——两个人所钓的草鱼一一被捞了上来。

春天的田野已经开始热闹了,单单听闻偶尔的一两声蛙鸣,就足够让你感受到万物的萌动。水塘边的枫杨树、樟树,枝繁叶茂,风一吹树叶沙然作响。即使是两株枯萎了的大树,只剩下枯萎的树枝,宛如倒扣的树根,抑或像众人向上伸开的许多双手,也显得颇有气势。

水塘的北边,是供人们洗衣服的地方,用青石板砌成,有两个村里的妇女,一个年老,一个年轻一些,边洗东西边聊天,从电视里的内容,聊到附近村里的人,说过去,又说到这两天谁谁谁死了。声音特别洪亮,毫无顾忌。

我又钓着了一条大的草鱼,都快捞了上来,最终还是脱了钩,心里有点小小的遗憾,原本打算如果多钓一条,就送回家去。这回钓着了却没有上岸,这说明我跟这条草鱼没有什么缘分,既然没有缘分,勉强钓起来也有悖天理,不如让它回水塘的好。

 

回到家里,时间尚早,见厨房里的锅子、饭碗都没有洗,便一股脑地洗个干净。之所以想洗碗,是因为只一条大草鱼,晚上无论如何要煮鱼头及鱼尾吃,以慰藉太太好久没有吃新鲜鱼的心理。

太太监考回家,见我已经洗好了锅子、饭碗,就问,今天怎么这般主动做家务。我说,等你回来好煮鱼头吃,你不是说你好久没有吃新鲜鱼么。太太说,正合我的心意。立马操刀破鱼,边破鱼边叫我,我问什么事。太太说,你先把电高压锅里的淮山排骨汤热一下,然后你把火点着一下。

我一一照办,太太说,我跟你说呢,我们小学同学在新余拍了好多照片,发在微信群里,我给你看看啊——又来了,烦不烦啊你(心里暗暗这样想,却又不敢说出来)——你看看,这个是谁,这个是谁。这次到新余去一共才去六七个女同学,我跟她们都不算熟,去了还真不知道跟谁聊天,幸亏我没有去。我揶揄地说,你可以找你的秃顶的同桌聊天嘛。太太丝毫没有听出我的言外之意,说,更加不熟,这有什么好聊的。

吃鱼汤的时候,太太说,哎呀,这鱼汤真的很鲜啊,什么佐料都没有放。然后问,我们吃完饭去干什么。我说,今天有点累,最多去超市走一趟,买根皮带。太太说,买皮带干什么。我说,我现在的这根皮带有点脱皮,现在这天气,皮带都露在外面,脱皮的皮带让人看了会认为我不注重仪表。太太说,谁会注意你的皮带。我说,万一有暗恋我的人惦记着呢!我的形象会因此大打折扣的。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