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居之所,心灵之园

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

 
 
 

日志

 
 

生活记录:2017年04月17日 星期一 阵雨  

2017-04-17 22:14:05|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了能够谋求更多的能够长成参天大树、并且又能够成为栋梁之才的树苗,我约了人民医院的同学,上午上完第一二节课,抽个空,两个人驱车回到老家上湖,到了中心小学。

上湖中心小学可以说是我的母校。之所以说“可以”,是因为当初我们读书的时候,小学是5年制的,我的小学一至三年级是在村小读的(三个村子的小孩子集中在一个村里读书,一个老师),之后的四五年级才统一到中心小学就读——这样一解释,我相信,诸君也不会辱骂我是“数典忘祖”。

中心小学给我的印象,东西相对的两排一层的教室,中间是没有操场的,似乎也从来没有举行过什么运动会。一条宽广的道路,把校园一分为二,老百姓上上下下,都要经过,牵牛的,卖鸡的,差不多是个农贸市场,非常热闹。

说到环境,印象中,除了几棵高大的枫杨树,便是枫杨树下一两个简易的乒乓球桌。那个时候,能够拥有一块乒乓球拍就算非常了不起的事情。如果乒乓球拍是从店里购买的,上面还有一层薄薄的塑料,便是高层次人家的表现,拥有这样球拍的人就是众人仰望的对象,用现在的语言来形容,可以说是“高富帅”;更多的人,都是自制的乒乓球拍,用木板裁一个圆形,然后用两块小长方形的木板夹住,抹上万能胶之类的。

记得那个时候玩乒乓球,有一种玩法,我们叫做“做皇帝”。“做皇帝”的人拥有六个球的失误权,其他想做皇帝的人只有一个球的失误权利。如果你一个球败给了“皇帝”,你就自动下桌;如果你打赢了“皇帝”一个球,“皇帝”相应减去一个球的权利,你还可以继续与“皇帝”拼搏,直至其他人采用车轮战术把“皇帝”给赶下台去。

我们的校长姓陈,个人比较高大,为人非常正统,似乎不苟言笑。有一次,他收缴了所有正在玩“做皇帝”人的乒乓球拍,还有乒乓球,在全校大会上说,现在是什么时候,居然还有人想“做皇帝”,搞封建社会那一套,小小年纪,野心不小,今后谁再说“做皇帝”,就要遭到严肃处理。

如果说到还有什么印象的话,那就是校园的正北处,是公社(现而今改叫“乡”)的一个大舞台。特殊的日子里,公社有什么大会,批斗人也罢,搞什么运动也罢,都在这个舞台上举行;而平常的日子,更多的是搁置在那里,成了我们玩耍的天堂。

舞台上都是木板铺就的,在上面玩什么都可以;但是在上面并不好玩,最精彩的就是下到舞台下面去。撬开一块活动的板子,人就可以跳下去。一般的人都不敢往下跳,除了里面黑暗,有点吓人,更重要的是,玩完之后要上到上面去,非得有一定的手力。先是纵身往上一跳,双手攀到活动口的木板边缘,然后再用力引体向上,最后才可以爬出来。

至于说到上课,正常的教学活动是固定的。在我的印象中,除了偶尔的抄写大字报(练毛笔字)外,从来没有像一些那个时代回忆录中所记载的那样,什么停课闹革命,什么批斗老师之类的,老师在我们那里依旧非常受到尊敬,那个小孩敢对老师不敬,家长是坚决不答应的——不像现在,一切都翻过来了,哪位老师要是对学生不敬,家长可不答应。

不过,集体劳动是每周必备的科目,学校有田有地,每周二的下午,是铁定的劳动时间。

我记得最清楚的就是周二上午回到家里,必定要到外婆家去借一担尿桶,因为外婆家有一担非常小的尿桶。然后,老师布置劳动任务,从小学到火焰山(土色为红色,当地百姓就称这座山叫火焰山,其实就是丘陵)农场,每人挑两次粪便去。

对于一个读小学的孩子来说,挑着一担沉重的粪桶,那是一件非常受煎熬的事情。从校园到农场,一个来回至少四公里,还得挑着东西,你还不能偷懒——比如少装一点点,学生当中会有人举报的——可是你能有什么办法呢?怨言是没有的,那个时代的我们,心里是从来没有埋怨的概念,自然也就不存在偷懒的行为。

 

现而今这一切早已荡然无存,记忆中的承载着一点一滴回忆的迹象,仅存在脑海的深处。眼前的一切,无论是之前建的教学楼,还是依旧在建的公寓楼,都带有时下的标识,不能与过去相提并论。我每年经过小学门口也屈指可数,更别说这样一种带着目的性的走访,也就是一年方走一次,每次不超过半个小时。这样的时间,无论如何都不能让我对现在的中心小学有着更深刻的印象。

现在小学的西边,都建起了幼儿园,从领导办公室的走廊上往西眺望,建筑的风格有点童话世界,尖尖的屋顶,或者蘑菇型的造型,吻合了孩子们天真烂漫的世界,以及他们好奇的心理。似乎还在建造一幢公寓楼。校长说,这是老师的工作休息房,一间一厅一厨一卫生间,8000元,退休之后,拿钱走人,空出房来。

我说,我出一万,到这里也弄一套住一住。同学说,你家离这里都远,不过500米,有这样的钱可以买好多吃的。

跟校长早就打了电话,通了气,他知道我的来意,我把情况详细地介绍了一番,说,今年的政策有点变化,去年只要推荐过去,都能够录用,今年不行,推荐之后,还需要参加考试,择优录取。校长问,推荐多少人。我说,感觉到优秀的都可以推荐,不限定人数。之后,我把去年输送学生的情况向校长作了汇报,把学校的奖励政策又宣传了一番,最后希望他能够继续鼎力相助,输送一些优秀的学生。

校长跟人民医院的同学算是“兄弟”,今天穿着一件新的麻色的西装。同学开玩笑说,以后你买这么好看的西装,记得买两套,我跟你的个子差不多,你穿着,我也穿着,这样看起来更像是兄弟。校长留我们吃了中饭再回来,现在的饭有这么好吃么?还是不打扰人家,形势所迫,当然我个人也不太喜欢。

同学说,要不要回家看看老娘他们。我说,今天我要值日,估计他们两个老人家也不在家里,应该是去地里种花生去了。

一位看门的妇人看了我签的名字,说,你也姓吴。我们签名的时候,刚刚进去的一个人也姓吴,故此有这么一惊讶。我说,我就是上湖人。她问你上湖哪里。我说,就在附近,庙下。她惊讶地说,你就是庙下的人啊,以后我孙子到你们学校去读初中,可以么。我说,肯定可以,随时欢迎。妇人说,只是他还在读四年级。我说,也不过是两年后的事情,到时候去就是了——其实我是信口开河,纯粹吹牛皮的,毕竟两年后的事情谁能说得清楚呢。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