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居之所,心灵之园

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

 
 
 

日志

 
 

生活记录:2017年04月22日 星期六 晴  

2017-04-22 21:24:06|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平素教育学生,说语文学科其实就是一门注重辨析信息的学科,无论是平时的周周练,还是期中期末的考试,你要注意出题目人在他所给予你的文字中所隐含的信息,抓住了这些信息,你大体能够了解如何解析题目的要点,在回答题目时,你所给予的答案不一定会十全十美,但万变不离其宗,能说中百分之八九十。

期中考试昨天下午菜刚刚结束,晚上就出了各科成绩。班主任如获至宝,喜欢分数的老师,探头探脑,去窥探别的班级该学科的平均分,希望自己能够超越其他班的平均分,这好歹可以得到一些心理的自我满足,脸上也有光。

一节课下来,就有同仁开始吐槽,说学生钻研得也太深了,让自己都感觉到不可思议。比如,这次人物传记的文章,题目时《寂静的钱钟书》,其中有一个判断题的选项,说“题目‘寂静的钱钟书’,意味着文章要围绕各种人的‘静’来写……”。

出题人把这个选项当作是错误的选择,依照文章的内容,完全仅仅是围绕钱钟书的“静”来写,而不是各种人的“静”。学生不答应,他们的理解不是这样的,他们说,“各种人的静”,你老师是断句为“各种人/的静”,而我们则理解为“各种/人的静”。你老师从你的角度说,只是写了钱钟书一个人的“静”,没有牵涉到“各种人”;我们的理解是,只要是“人的静”,不管多少(各种),钱钟书身上都具有。

我听了同仁这么一介绍,就说,学生理解也是没有错误的,他们这样理解说明他们在动脑筋,或者说,学生有这样的理解,至少说明出题老师在逻辑上不很严密。

在高二(5)班,我同样受到了学生们的一致挑战。有一个病句题目,要选出不是病句的一项,提供的答案选B项;但是学生说,B项肯定也是病句,犯了逻辑性错误。

题目是这样的:目前,从中央到地方各级政府已将控制房价列为重点关注的民生议题,能否控制房价是对政府执政能力的一次巨大考验。

我在分析这个选项的时候,对学生说,很多同学认为这个选项是病句,而且能够说出病因,一定是“两面对一面”;可是,你们光注意到了最后一句有“能否”二字,却没有注意后面“政府执行能力”没有强调“执政能力”是强还是弱,也就是说,单说“执政能力”本身就包含着“强弱”两个方面,与前面的“能否”形成对应,所以,不算是病句。

学生就咿哩哇啦,说,不是这个问题,我们认为“政府”是不能“执政”的,它只能“行政”,“执政”的只有党。我说,为什么政府不能执政,而只能行政。学生说,我们政治老师这么说的。我说,这倒是一个问题,老师反而还不太懂,我需要去问问政治老师。学生就笑成一片,说,原来你也不懂。我说,事实上,老师还真的不懂“执政”与“行政”的区别。

回到办公室,把这事跟同仁们一讲,大家说,说明这学生聪明,居然把政治常识牵涉到我们的病句知识上来。

可见,出题目的老师在出题目的时候,应该慎重加慎重,严谨再严谨,不能依照自己的理解去强迫学生依照自己的理解去理解,可以广泛听取意见,能够适当修改。不然,出现这样或那样的问题,对老师对学生都不好交差的。

 

回到家里,车子刚准备转弯到家门口,就看见父亲拿着东西正准备到家门口的小渠里去洗。下了车,拿了东西进家门,厨房的门是开着的,母亲在厨房里准备中饭。看见我们回家了,母亲说,怎么今天又回来了呢!也不打个电话。

太太忙着把带回家的排骨、海带洗干净,然后放入高压锅中,点着煤气灶。母亲说,这煤气灶刚刚换了新的,前面那一个打着火后要按着开关,不然就会自动熄火;还好,刚买了煤气灶,第一次用就压海带排骨汤。——母亲以为是好兆头。

我和太太爬上三楼,看见三楼无论房间,还是客厅,还是阳台,都已经铺完了地板砖,卫生间也铺好了防滑地板砖,墙壁上也贴好了腰墙,只是马桶还没有装上。我问母亲,怎么马桶还没有装。母亲说,这地板砖又没有铺几天,要等地板砖干了之后才可以的。前天海龙还问我,什么时候装,他好过来安装;我就说已经请好了人。我知道母亲担心麻烦人家,宁可自己花点钱请别人,免得欠人情,就说,我们买马桶,负责卖马桶的必须要负责安装,这是规矩,不要再花钱的,也不存在欠不欠人情的问题。母亲说,原来这样。

打个电话给姐夫,让他和姐姐一起过来吃饭。我们带回去的菜比较多,厨房里的大灶,烧柴火,炒菜的速度非常快,而是味道要好。一切弄好了,父亲把客厅里的一张小方桌放在中间,然后陆续把菜端了出来。太太忙着把高压锅打开,给排骨海带汤里放点盐。我则站在门口,看看姐姐他们来了没有。

锦惠渠已经向下游开闸放水,门前的小渠,水质清澈,汩汩畅流,水中的水草在左右摇摆,那水草像孔雀的羽毛左右摇摆着,又像千万条鱼儿在灵活的摆着尾巴,你能想到的就是《诗经》中《关关雎鸠》的诗句:“参差荇菜,左右流之。”——如果水渠能够再宽一些,感觉会更好,我是这样想的。

等到姐姐姐夫一来,一家人就坐在桌子前吃饭。我问姐姐辣椒已经栽种完了,现在还有什么事情,依旧这么忙。姐姐说,先前所种的花生种早了,因为当初天气有点冷,冷死了不少花生苗,现在在补苗。母亲说,早就跟你们说过,不要种那么早,就是不听,要不,也不用天天忙,可以坐一坐。

门外传来了一阵叫卖声:“要肉的么?肉便宜卖,要买的就快来!”录音机里的声音非常大,不断地重复着。母亲说,这是上湖一个卖肉人的老婆,平日里只要卖不完的肉,就由这个女客开着电动车去卖,而且只走我们村子,知道我们村子可以买完她剩下的肉。我问,我们上湖一天也可以卖掉几头猪的肉。姐夫稍微数了一下,说,单卖肉的就由七八个人,每人一边猪。我说,那就要四头猪,他们自己杀猪么。父亲说,我们上湖有食品公司,由食品公司杀,他们去拿就是。

母亲端着饭碗出去,然后说要买两斤,一斤13.5元。太太赶紧跟了出去,付了钱。母亲之前说过,这几天把冰箱清理了一遍,把所有的东西都吃了。我估计老人家要买点肉放在冰箱里,以备不时之需,万一来了个客人,招待客人肉是不能少的,省得临时到上湖去买,时间晚了还不一定买得到。

回来的时候,带了两大桶酸菜——母亲把菜脑的菜心洗干净,然后用盐腌制,密封,一段时间之后,就是非常可口的酸菜,腌粉腌面最佳的佐料之一。另外,给我们的蔬菜更多:新鲜的辣椒、洋葱、土豆、芹菜、蚕豆、胡萝卜;当然,还有新鲜的绿壳鸭蛋。

母亲说,现在鸭子生蛋非常多,只要给它们吃,天天都要捡四五个鸭蛋;让你姐姐也拿些回去,你姐姐是舍不得吃的,想让她给自己买点肉吃,很难的,事又那么多,不吃怎么行呢!你爸爸就命好,就喜欢吃肉,蔬菜从来不沾——可是越老越不听话,还跟我吵架。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