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居之所,心灵之园

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

 
 
 

日志

 
 

生活记录:2017年04月23日 星期日 多云  

2017-04-23 22:17:05|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邓老师打了一个喷嚏,对面的宓博就说,你打喷嚏不要面对着我,当心我也被传染。邓老师说,也许是你传染给我的呢。这话到此结束也就罢了,邓老师偏不,感觉如此没有缘由责备一个“长辈”式的人物有点不尊,便赶紧加一句,改口说,也许,我昨天晚上在家里没有穿衣服,冷到了的。亏她聪颖明智,这话刚一出口,立马意识到有所欠缺,赶紧改口说,我是说没有加衣服。

语文老师都是一些什么人,你不说大家都知道,你一说更显没有必要,反倒引起话题。宓博说,没穿衣服也没有关系,这是一个裸奔的时代。我也说,的确没有什么关系,窗帘一拉,自己的天地,想做什么都行;不过,“裸奔”一词适用于户外,你这种情况,充其量也就叫做“裸宅”,不会影响社会治安。

大家就掩口葫芦而笑。

严霞同学打电话给我,说,老师,你下了课没?我说,刚刚下课,正在喝开水呢。她又问,你现在是在老校区还是新校区。我说,我还在新校区。严霞同学说,我送你一瓶花怎么样?你要不要?我说,好啊好啊。

很快,严霞同学就端着一个高高的透明的还有点造型的玻璃花瓶过来了。玻璃花瓶里面放着清澈的水,中间还插着很多株花枝。似乎有两种花,一种花朵比较大,有的已经盛开,有的还仅仅是含苞待放;另一种则开满了细碎的小花。我问严霞同学:这是什么话。严霞同学说,这是百合花。我指着含苞待放的花苞说,这样子分明像宝剑一样,是不是“剑兰”。严霞同学说,不是,是百合。我故意说,应该是“剑兰”,你送这话给我,是不是有什么寓意。严霞同学哪里知道我的潜台词,就认真地说,没有,就是感觉这花很香,我们办公室里都有。我说,你分明用“剑兰”暗指老师是“卑贱的男人”,简称“贱男”,对不对。

办公室里的人又笑开了。

严霞同学说,没有,这真的不是“剑兰”,是百合花,是我从网上订购的。邓老师问,你这是一枝一朵的么。严霞同学说,是的。邓老师说,还有的是一枝两朵的。我问,这话好像没有什么根须,怎么养。严霞同学就说,用水就可以,一天换一次,到厕所去舀水就是。我开玩笑说,难不成我每天都要蹲在厕所的便盆里舀水,便盆里的水是不是很肥的缘故。严霞同学听出了我的玩笑话,就说,用自来水就可以——我去上课啦。

她就屁颠屁颠地跑出了办公室。

我问,这种小花叫什么花。邓老师说,这叫勿忘我——严霞有深刻含义哦!我说,这百合是不是有百年好合的意思。邓老师说,就是这个意思。我故作惊讶地说,这世道不像话了,居然有学生调戏老师的。接着我说,这“勿忘我”怎么看都像我小时候看多了的红花草。邓老师说,红花草我也看过的,不过红花草的味道不好闻。我说,我从小就是闻着红花草的味道长大的,我感觉非常好闻。

邓老师走过来闻一闻百合花,说,这花香非常淡雅。新和老师指着盛开的花瓣中心说,这是什么东西。我仔细一看,有很多细碎的点状物,咋一看,似乎像是好多的黏黏虫,但是肯定不是,而是花萼上掉落下来的粉末状的东西。

盛开的百合花,有六片花瓣,不知是光线的缘故,还是我的眼睛有问题,我看见白中带着点微黄,花瓣当中扬着四五根细细嫩嫩的花柱,每一根花柱上顶着紫色的柱头,像是具体而微的熟透了的桑葚。这花柱太细微了,没有掉落下来的完整的一个,圆柱形;已经掉落一些点状物的,就露出了花柱。

之前,严霞同学还送给我两盆盆景,至今生机勃勃。邓老师说,我当初都怀疑你能不能养活它们,事实证明你养活了。我说,你记不记得柳宗元的《郭橐驼转》,种花宛如种树,种下去之后,就不要去管它,任其自由生长,看见土稍微有点干,就洒点水,别的什么都不做,做多了反倒没有好处。

末了,我还把一直反面扣在桌子上的一张贺卡,翻过来放在三个花盆(花瓶)的旁边——这贺卡是高二(25)班刘超送给我的(去年我还教她们班),贺卡上四个大字非常醒目:永远帅气!什么宝剑赠英雄,鲜花送美人。在现而今,没有约束,没有规矩,男的可隆胸,女的练肌肉;奥巴马下台前,都规定任何人都可以依照自己心中认定的性别去上厕所,这世上还有什么不可以的呢!鲜花同样可以赠英雄嘛。

 

朝阳校区举行初一新生选拔考试,这一次针对的对象是在北街二小、四小、六小以及七小的学生,尽管有些家长因为家住北街,即便是小孩子考取了,也不一定会到这里来读,但毕竟这是一次锻炼小孩子的好机会,所以,前来参加考试的颇多。

我原先以为只是推荐的一些,人数不会超过一两百人,但据说有四百多人,这也是不是太多了,有点泛滥的趋势。我上完课回到朝阳校区的时候,很多家长坐在竹林里,或者树下聊着天,更有家长可能因为疲倦,干脆躺在树坛上,呼呼大睡。

昨天从家里带来一些刚摘的蚕豆,早上去上课的时候,太太交代说,你下课回来,先削个梨子,切成片,放进装有肉饼的碗里,放一些水,用电高压锅蒸一蒸,不要忘记上面还要煮一点饭;这些做好了之后,把蚕豆剥一剥。

这不,我回到家里,先做好了蒸肉饼汤和蒸饭的事,之后就搬个小藤椅,坐在厨房里,开始剥蚕豆。蚕豆的外壳比较脆嫩,比毛豆要好剥,所以,并不会感觉剥得手酸。蚕豆有一粒装的,有两粒装的,也有三粒装的。粉嫩的新鲜蚕豆带着点微微的乳白色,两瓣之间居然会有一点点黄色的花粒,就像莲子的芯——我不知这东西的学名叫什么,它在蚕豆的生长过程中到底起什么作用。

剥蚕豆的时候,不知缘由就想到了茴香豆,因为茴香豆就是蚕豆做的。想到了茴香豆,自然而然就想到了鲁迅先生笔下的鲁镇,鲁镇的咸亨酒店,还有那一个身穿一袭破旧的长衫、说着“温一碗酒,要一碟茴香豆”,之后“排出”几文钱,以及狡辩“窃书不算偷,读书人的事,能算偷么”的孔乙己。

蚕豆是可以生吃的,但我不喜欢,感觉到生的蚕豆有点浓郁的青苔味(又不好打别的比方)。不过,蚕豆如果用水去煮,水里放些许盐,味道就完全不一样;至于晒干之后,抓一把放进口袋里,边走边吃,在小时候,就以为是天底下的美食。

现在超市里有煎炒的蚕豆,味道也非常好,比较脆,只是我不敢多吃,因为我火气原本就重,多吃几颗火上浇油,除了咳嗽,脸上就会泛起无限多的青春美丽疙瘩豆,宛如夏天的星空,让众人嘲笑我“老人心不老,居然还有别样的想法”。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