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居之所,心灵之园

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

 
 
 

日志

 
 

生活记录:2017年04月29日 星期六 晴  

2017-04-29 22:13:02|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一”小长假,有闲阶级早就闻风而动,到各自选择的乐土城市去游玩,心情非常舒畅。有人在微信圈里说,月收入五万以上的,可考虑欧美中端游;月收入三万的,可考虑低端欧洲游;月收入一万到两万的,请选择东南亚游;月收入低于一万的请选择国内游;月收入低于五千的,请选择省内游;月收入三千的,请选择郊游;月收入低于两千的,请选择花生油;月收入低于一千的,请选择地沟油;没有收入的,请选择梦游。

女儿她们全家出动前往厦门,似乎在前天晚上就已经出发,若不是厦门当时是雷暴天气,当天下午就可以到达。偏偏有雷暴天气,从南京起飞的航班降落在福州,这一等都是在机舱里等的,据说,到了晚上12点方才重新起飞到达厦门。这两天在家群里,不断地发布小外孙女的照片,在沙滩上戏水,在沙滩上玩沙子,乐得太太拿着手机,逢人说项。

在我的周围,从前几天,到现在,耳边从未有过到哪里去游玩的信息传入,固定不变的教学模块,牢牢地把教师捆绑在传统的教学讲台上。

单单说说我们的教学安排,今天一天上课,晚上自习;明天上午开家长会,下午晚上休息;“五一”那一天白天休息,晚上自习。这前搭村后搭店的,休息的时候似乎不连续,上班的时间倒是紧挨着,叫我们情何以堪。

唯一听到的话题是,邓老师说,明天我去提车,能不能请个假,不来开家长会。昨天她就在办公室里宣称“后天要去提裸车”,宓博说,你话说清楚一点,后天是去“提裸车”,还是“裸提车”。邓老师认真一想,说,肯定是“提裸车”,难道真的不穿衣服去提车!大家说,未尝不可,说不定还能省一点钱。

 

阳光这般灿烂,天气如此晴好,可是不满在人们心中处处都有。

丁琪先生就不满,昨天下午开租住学校过渡住房老师的会议,他就没有去参加,他的太太涛涛也没有去。今天我刚到飞跃校区,他就勒令我站住,短小肥圆的脖子上挂着一个值日牌,小眼睛似是而非地看着我,说,这租住过渡房到底怎么回事。我说,简而言之,就是让你们搬出去。丁琪说,干嘛要搬出去呢!我说,为今后进入二中工作的新老师腾地方。丁琪说,早知道这样,当初就不该租住。当初就是因为有这个现世的房子,让我没有及时买商品房;如果买了房子,还赚了不少的钱,现在什么都没有——我还装修了呢。

我笑着说,你的责任更加很重很大,所有的住户都看着你和张主任两个人。丁琪说,为什么看到我们两个人。我说,这还用说吗?你们两个是学校的中层领导,群众不看干部,看谁?丁琪就说,你跟领导说说,他还有几年可当的,不要到最后还惹人讨嫌。我说,这话说得好,关键是你要亲自跟他说,我转告效果不一定好。

葛先生对这样的管理模式一贯是深恶痛绝的,他的一个理论就是:制订工作计划的人,首先要带头执行工作计划。比如,这“五一”的教学安排,不能你领导嘴巴说一说,让我们普通教师严格执行,而你作为领导,双手一甩,一样地去游山玩水。你应该跟我们一道,今天晚上到学校值班,明天上午跟我们一起开家长会,后天晚上同样来一个晚自习。——这样的领导才是称职的领导。

我都过了知天命的年龄,心中无端的怨恨是没有的,而且我感觉到自己的心灵愈来愈空灵纯净,似乎可以到达出家过“青灯木鱼”生活的层次,“万事皆缘”在逐渐占据我的头脑。譬如,即便有学生没来由的辱骂我,我都不会生气,反倒会想:他辱骂我,或许是因为上一辈子我欠他一个辱骂。

上课是目前获取快乐的主要渠道。

上课的时候,分析病句,讲到三个以上的名词排列在一起,对学生说,估计可能会产生“并列不当”的病因。比如这个句子,“历史图片、历史资料、历史物品、历史人物”,这其中的“历史资料”就是一个集体概念,而其他三项则是个体概念,最好的说法应该是“历史图片、历史物品、历史人物等历史资料”,就像我们先前所说过的,“今天在农贸市场,我买了萝卜、白菜、辣椒、蔬菜、南瓜”,都属于并列不当。

我刚举完例子,就有学生说,还有“油忧”(高安话,牛肉)。她这么一说,顿时引来轩然大波,因为这位学生所说的“油忧”,是数学老师说的。教数学的是付老师,工作非常勤奋,方法非常不错,就是一口的高安普通话,学生什么人?拼音可能比较差,但是听普通话还是很在行的,你这么用高安口音说普通话,他们不笑死才怪。

于是,正常的教学内容暂时撂在一边,满课堂都是学生鹦鹉学舌,在学说数学老师的普通话,“生产队里开大会,诉苦嘛把冤伸”。有同学说,他把“体育老师”说成“体优老师”;艾沁雪同学说,他把“释迦牟尼”说成“释迦毛驴”。

我一听就大笑,说,这要是被那些信佛的人听见了,把他们信仰的神说成“毛驴”,不打死数学老师才怪。然后,我告诉他们现在3班班主任谌飞老师的笑话,他把“九寨沟”说成“韭菜沟”,学生也一片大笑。

 

太阳暴晒了一上午,中午时分,户外就比较热了。

农村里,家家户户的大门前,就再也没有人坐,而是坐在门口,也很少高声说话,显示出农村原有的寂静。我们家里几只鸡,似乎刚生过蛋,咯咯咯叫个不停。

父亲到堂叔家去喝酒去了。堂叔年轻时是养路段的工人,退休之后是有退休工资的,他们在一起工作过的人,听说有一个约定,每一个月发工资之后,轮流由其中一位请客吃饭。这个月,应该是轮到了堂叔,就在街上买了些菜,除了先前的工友,自然还有一些宗族兄弟。

我们在家里弄了一高压锅的海带排骨汤,另外还有辣椒炒回锅肉、牛皮菜(莙荙)。母亲说,不要炒多了,晚上又够我和你爸爸吃的。牛皮菜菜茎一大盘,我和太太三下五除二就把它给吃掉了。我说,刚才我也没有看见有这牛皮菜,怎么突然变了出来。太太说,你老妈放在架子下面,说是准备剁给鸡吃的,我给抢救下来了。

回锅肉虽然有一盘,但是不用担心,母亲说,你爸爸喜欢吃;不晓得怎么搞的,他就喜欢吃肉,平时让他吃一点蔬菜,就会很生气,我总是说,年纪这么大,吃点蔬菜总是好的,就是不听,我都想跟他分开来吃,他想吃肉自己去弄。

母亲三句话不离本行,又开始叨念起父亲来,似乎不说几句心里不舒服。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