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居之所,心灵之园

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

 
 
 

日志

 
 

生活记录:2017年04月05日 星期三 多云  

2017-04-05 21:53:50|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晚陪岳母大人玩了半夜的麻将,辛辛苦苦到十一点,才赚了区区15元,还是太太赚的,不是我的功劳(我还亏了,两个人一抵,才有15元的收入)。这工资待遇太低,无论按时间还是按工作量计算,都严重不符合国家新近制订的工资标准。更糟糕的是,这人在麻将桌上坐久了,腰椎不太牢靠,有点酸楚楚的——就这一点而言,我没有坐着做事的命,只有运动的责任。

平时上班也罢,逛街也罢,对一天到晚呆在家门口,抑或是店铺里,或者是文化广场的固定场所搓麻将的人,我最初的心情是艳羡的,总感觉他们的生活质量很高,我一贯认为,“没人追管”的日子就是幸福的日子。现在看来,其实,整天在麻将桌上的人们,其实也是蛮累的,怪不得学校有位老师,有次玩了通宵的麻将,上厕所蹲个便盆,就起不来,惨叫着,得人搀扶着才能起来,之后的好长时间,走路双手叉腰间,比蜗牛还慢;上厕所只好坐在凳子上,听说我们家改造了马桶,也就想着坐便应该比蹲便更好,也开始思量着改造。

到了今天早上,太太才有时间向我汇报他们在建山祭拜的事情,说,昨天上山烧钱纸,差一点就成为了救火英雄。我问怎么回事。太太说,山上的风特别大,想烧钱纸都非常困难,得用棍子压着纸钱才能点着。

我说,这也不至于点火烧山嘛。太太说,有一对夫妇,就在旁边上坟,妻子对丈夫说,我们把坟前的杂草拔掉去吧。丈夫问为什么。妻子说,拔掉了杂草,眼界会开阔很多。丈夫似乎嫌妻子没事找事,就说,你又不住到这里,还管什么眼界不眼界的。(我们听了心里直笑)妻子有点生气,就点着了纸钱,没有用棍子压着,结果风一吹,把旁边的枯草给点燃了,火还比较大,我们都用塑料袋子装水帮他们灭火。

我说,这种烧纸钱的祭拜方式,的确存有隐患;不像我们上湖,平地,即使风大,也没有什么可烧的。太太说,明年争取不烧纸钱,买两束鲜花算了。我说,那还要看你老妈同意不同意,我估计她肯定不会同意的。

昨天晚上,岳母大人就问太太,你买了多少纸钱烧给你老爸。太太说,买了好多,都花了七八十块钱。小姨子也说,我虽然没有去,但我们也买了很多,在校门口烧的,年年在那个地方,老爸应该知道的。岳母大人说,烧得多老头子就有钱花,在那边过得就好,天天可以打麻将。我开玩笑说,也许老爸拿着钱去养别的女人,那我就有好多丈母娘。

一家人就笑得半死。

 

母亲坐隔壁勇军的车子到了学校。

前几天老人家就说,要杀一只鸡,带一些鸡蛋过来,去看看外甥女。我说,你什么时候过来,给我打电话。这不算很早的时候,勇军打电话给我,问我在哪里。我说,在老校区。他说,大妈过来了,我送她到校门口。

原本想让太太陪母亲过去,但想到老人家走路辛苦,我就说,我骑摩托带你过去。天空有点阴云密密的,还飘洒着濛濛细雨,校门口自南向北拥堵了很多车辆。我就右拐,经过金川路,转向胜利路,穿过十字路口,过筠州大桥。

筠州大桥靠近东侧,有很多老年人俯身趴在桥边的栏杆上,脑袋往河里看着;中间有那么两三个同样年龄偏大的老人,戴着帽子,手持长长的鱼竿,在河里钓鱼——我们管这种钓法为“钓放钩”。

这种钓法不用任何鱼饵,一根长长的比较粗的钓线,上面悬挂着很多类似秤钩的钩子,密密麻麻,有七八上十个。手持钓钩者把鱼钩往河当中一甩,挂钩自然而然沉入水底,然后,钓着全凭自己的锐利的眼光,观察水中情况,一旦看见有鱼影掠过,就猛地把钓竿往上一划,沉在水底的钓钩应声而起,就会把经过的鱼牢牢钩住。

母亲说,昨天晚上刘家的连荣也没有到大队去吃饭,说是路上堵了车。我说,连荣跟我打了电话,我说我在丈母娘家搓麻将,他就说你没有去我也就不去了,就说在路上堵了车。

之前,连荣跟我说:嘟嘴(发小,行政村书记)打电话给我,让我在清明节回家祭扫的这一天,到大队吃餐饭;我就说,我要叫建华一起来的。我当时就说,请你们吃饭,是因为你们对大队有贡献。连荣说,建大队房子的时候,捐了一点款。我说,这样的话,我就更不好去了,我又没有捐款。

再说呢,到大队弄饭的是我母亲,我在家里就能吃到老人家做的饭菜,哪里还用着上大队部去吃呢!不过,事实上,昨天岳母大人邀请她老弟弟媳到家吃饭,让我去陪陪舅舅舅母两位,我实在是没有空的。

到了外甥女家里,门是开着的。看见外甥女婿也回来了,抱着小外孙女,亲家公似乎刚刚起床,正在刷牙,我们进去稍微坐了一会,我用手机拍了照片,拍了视频,然后亲家母从外面回来,张罗着要弄点早餐给我们吃。

母亲说,我们吃了早饭,家里请了艺匠(上湖话,就是工匠之意),得回去招呼他们。亲家他们听不懂“艺匠”是什么“匠”,外甥女介绍说,就是做小工的。我说,把三楼装修一下。外甥女说,三楼要去住么。我说,等我退休之后我不就要回去么。外甥女就笑了。我说,原本只是想在三楼装一个马桶,方便外公外婆他们;后来一想,干脆简单铺一下地板砖。

依旧原路返回,走胜利路,直至环城西路,转个小弯,就把母亲送到了城南车站。

 

下午上第二三节课,在高二(5)班,我对学生说,你们班上的水真是深啊,藏龙卧虎之地,让老师肃然起敬。学生说,这又是为什么。我说,前面我通过作文为其中的几个同学找到了失散多年的兄弟姐妹,这两天我又发现,陈鸿玲同学和况珊同学又是失散多年的亲姐妹,作文内容一模一样的。

大家就哄堂大笑。

陈鸿玲同学就说,我的作文是我自己写的。我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反正你们两个同学的作文内容是一样的。还有,老师虽然没有吃过什么大餐,满汉全席,但对一些基本的菜肴还算是比较了解的,但有一种菜肴我居然不知道,我想问问梁澜同学,“泡脚牛蛙”到底是一种什么菜肴。

我把这四个字写在黑板上,全班又一次哄堂起来。

我说,我猜想梁澜同学她们家大年三十晚上,吃的是火锅。一只牛蛙坐在火锅边缘,把脚伸到火锅汤里泡泡脚,脚还一摇一晃的,非常惬意地说,哎呀,泡脚真的很舒服啊。然后你们全家都喝牛蛙洗过脚的火锅汤,说,味道真的好极了。

梁澜同学说,我写错了,是“泡椒牛蛙”。我说,你这是治学态度不严谨,将来长大了结婚了可不得了,马虎会造成很多误会的。你在街上随便拍一个男子的肩膀,说,老公,我们回家吧。人家的老婆怎么看!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