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居之所,心灵之园

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

 
 
 

日志

 
 

生活记录:2017年04月07日 星期五 阵雨  

2017-04-07 22:00:53|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心四干”活动开展之后,还有一项内容,就是要求党员同志们佩戴胸章,除了随时提醒自己的政治身份、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之外,还有自觉接受普通群众监督的意思。

这种胸章有两种结构型,大家可以自由选择。

一种是传统的按扣型的。这种扣法比较牢固,人佩戴之后任凭怎么的剧烈运动,它都不会轻易地掉落下来。唯一的不足之处,就是用扣针扣住,难免会对衣服造成一定程度的损伤。对于我这样的以朴素为美的人来说,倒没有什么,因为我的衣服大都比较便宜,两百块钱10斤,都是论斤数买的,自然不是什么品牌;但有些同仁的衣服比较昂贵,毕竟作为老师,有的非常注重为人师“表”,这“表”是需要花钱才能凸显的。

另一种是吸铁型的。胸章的背面不是按扣,而是一块圆形的小吸铁石。你把胸章的正面正正方方搁放在胸前的衣襟上,那一块小吸铁石就放在衣服的另一面,这样大体就可以吸住,对衣服没有任何损伤;但因为吸铁石的功能不强,稍微做一点点剧烈的运动,吸铁石就会滑落。我刚领到一个吸铁型胸章的时候,还仅仅是因为骑自行车回朝阳校区,就发现胸章不见了,最后发现,胸章的前面恰好落在外套的口袋里,而小吸铁石却不见了。

刚发下胸章的时候,学校几乎所有拥有党员身份的人都以佩带为荣;但经过一段时间,就发现,似乎又少了很多,是否印证了古人所云“靡不有初,鲜克有终”的预言?不得而知。反正今天早上我到备课组办公室里去,就佩戴了胸章,大家感觉有点稀奇,问我为什么要戴胸章。我随口说,因为今天有检查。——其实,我是信口开河的。

新和老师说,所以说你们这种人吧,形式主义。不检查的时候,谁都不戴;要检查来了,就全都戴起来——这不是形式主义是什么。

备课组办公室里的同仁,对我信口开河之言信以为真,纷纷拿出来佩戴。

想不到胡红老师也是一个积极要求上进的老师,但即使如此,在我们这个圈子里,无论行为做事,她还显得非常稚嫩。譬如像这佩戴胸章,你自动戴上去就是,完全可以不声不响,她偏不,拿着胸章问我们,这胸章应该挂在哪里。我说,为了彰显我们的先进性,以及先锋带头作用,应该挂在你身上最突出的地方。

这样的话,你们懂的,大家都是懂的,办公室里就洋溢着欢乐的笑声。

我顺风吹火,继续调侃说,幸亏金老师不是我们这类人,否则胸章挂到她哪里都不合适,全身没有一个突出的地方。连荣说,也不能这么说,人家突出点还是蛮多的。

 

在高安,从自然环境的这个角度,我目前最不喜欢去的地方就是新街和八景,或者准确点说,是介于两镇之间的陶瓷城。

之前也曾经说过,只要是不下雨的天气,那里是看不到蓝色的天空的,甚至漂浮的云。出了黄沙镇继续南行,你抬头而望,天空一片灰蒙蒙的,宛若厚实的布幔(不敢说是蒙古包,有点亵渎蒙古包的意味);地面满是灰白色的尘土,遮盖了柏油路原本的黑色,大型的货车轰隆隆驶过,遮天蔽日——你敢在不下雨的天气到公路边走上一百米,一定会混得灰头灰脸,“士别一百米,当刮目相看”。

高安这几年,据说在清理用水水源周边的养猪场方面卓有成效,像汪家圩乡、杨圩镇等地方,大部分小型的养猪场都已经拆除,还水源地一个清洁的环境颇有成效。但是,拆除小型的养猪场在新街一带就遭到了顽强的阻力,工作至今未有起色。究其原因,内部人士说,就是因为陶瓷城的缘故,当地的人说,我们养猪的污染还能比得上陶瓷城的污染,想拆我们的养猪场,你们先把陶瓷城拆掉再说,不然,我们就去北京。

政府底气不足,就好像一条蛇被人家掐住了七寸,想动动不了;的确,陶瓷城的污染即使早就开始在治理,比如不烧煤,而改烧天然气等等,我想没有那么十几二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恐怕治理不了。

我坐上小王的“北京福田”农用车,一路轰鸣着前行。这车非常实用,还带有自动的弹跳功能,过一个小坡,或者过一个小坎,都能把你的头直接装上车顶。坐这样的农用车,有尿结石、胆结石的人,非常受用,不用到医院动手术,似乎能直接颠簸下来。倘若走的是乡间坑坑洼洼的道路,效果应该更佳,还全身一个舒畅。

我们在一家预先有人联系的门市店,挑选好瓷板砖、防滑地砖、腰墙瓷板以及地脚线,主要是挑色彩,然后算平方,折算多少件,多少价位,最后付钱装上车,就径直回来了——看上去非常简单的事情,我们也足足花了三个小时。

小工程变成大工程,父母年纪大,自己必须主动请缨,尽管天空下着阵雨,还是带着太太,驱车回家——幸亏雨不是下得很大,到了下午太阳出来了。

家里自然是热火朝天,姐夫带着他们一般小施工队在忙碌:搅拌沙子水泥的,开动机器吊水泥浆上去的,粉刷墙面的,人人各司其职,井然有序。我自然帮不上什么忙,而是换乘农用车,不紧不慢地就去了八景陶瓷城,之后又稳稳妥妥地回到了家——农用车装了两吨半的瓷板,居然不跳不蹦,非常平稳。

 

中午没有休息,人非常渴睡,到了傍晚去体育馆的时候,感觉到两只脚非常沉重,走路软弱无力,我疑心是不是坐了两个小时的农用车,然后搬了一下瓷板砖,让人疲倦起来。

太太说,这样的情形,不如去散步,我估计去体育馆打球都打不动。但是这晚上,像我们这样的遵纪守法的好公民,除了体育馆,还有什么更好的去处呢!

到了体育馆,夥!人真多啊,想找个场地玩一玩,先得坐在边上学习观摩一段时间,好不容易上场玩一局,而且打赢了,有几个球友起哄把我们给轰下来了。一同打球的华少非常不服气,站在场地内就是不走。我笑着说,友谊第一,就让他们玩一玩。华少说,我们又没有输,凭什么让我们下来?难不成打球娱乐娱乐也要尊敬领导?

你们还别说,人一上场,打了几局,出了一身汗,先前的疲倦不说登时烟消云散,至少回家的时候,感觉比去体育馆的时候,轻松了很多,也精神了很多。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