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居之所,心灵之园

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

 
 
 

日志

 
 

生活记录:2017年04月08日 星期六 阵雨  

2017-04-08 21:11:25|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退休将近20年的杨忠瑜老师不幸因病去世,享年78岁。

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在我们语文备课组,但凡知道有这么一位退休老师的同仁,都表示非常惊讶,都说杨老师原本是一个蛮“邹劲”(高安话,身体状态非常好之意)的人,怎么说走就走了呢!葛先生说,还真的是这样,平时越是有点病病咳咳的人,越容易长寿;倒是那些平时看起来一点毛病都没有、走路“一广子劲”的人,说走就会走的。

我就想到韩愈的一句老话,“矜壮易暴”(夸耀自己身体强壮的人往往容易死去),应该是有些道理的,于是就说,我听葛先生这么一说,心里有点胆战心惊。同仁就问为什么呢。我说,我平时感觉自己没有任何事情,身体一向很好,所以有点担心;不过,现在好了。有人问怎么现在就开始好了呢。我说,我感觉我现在开始有点“痛精”。

大家全都笑了起来,几位女老师笑得尤其厉害。

我说,我是说我精神方面有点痛苦,你们不要乱理解。葛先生说,感觉到自己身体好的人,其实只能说明他的神经传递方面出了问题,不能及时把自己身体的状态传递出来;而那些感觉自己感冒了、着凉了的人,说明神经的传递功能很好,随时向你报告身体状况。

昨天,朝阳校区就张贴出一份“讣告”,说今天上午8点30将在市殡仪馆举行杨老师的追悼会,届时请老师们能够前往。

葛先生在语文知识方面懂得颇多,他最擅长的就是挑字眼,对什么事物都有自己“独特”的见解。比如,针对讣告,他就说,我认为那讣告写得至少有两个问题,第一,就是希望全体老师前往,我感觉应该改为“杨老师的生前友好以及全体老师”才好。我说,因为这是学校写的,针对的对象就是老师,至于杨老师的生前友好,应该由家属通知。葛先生说,那好,就算这个可以,但是落款我感觉有问题,落款是“高安二中治丧委员会”,我认为应该是“杨忠瑜老师治丧委员会”,如果写“高安二中治丧委员会”,就让人感觉好像二中专门有这么一个结构,专门等人去死,然后去治丧。

这个我没有去研究,不知道两种写法哪一种更符合实际情况,其他同仁也无法提出异议。或许领导担心杨老师退休这么多年,除了过去的同事,知道他的年轻教师几乎全无,那么,加上周六上课的老师也不少,前往开追悼会的人就会更少,让杨老师的家属感受不到学校的慰藉和温暖,所以,就分配任务似的给各年级组下达人数指标。

丁琪先生打电话给我,说,你明天是上午第四五节课嗟,你去参加杨老师的追悼会怎么样。我说,好的,原本我也是要去参加的。丁琪先生说,那你只能算是我们高二的指标,不能算作老校区的指标。我说,可以。

今天开完追悼会回到飞跃校区准备上课,备课组长邓先生就问我,你去参加了追悼会么。我说,去了。他说,怎么没有看到你呢。我说,我看到我们年级组的罗鹏老师,谭苏华老师,还有几个年轻人我都不太认识。邓先生说,去了就好,我要记一下。我说,干嘛要记一下。邓先生说,人家高三都在登记,估计还是有点补助的。我说,这样的情况,就不应该说什么补助不补助的,人情而已嘛。

 

工会安排了两部公交车,一辆在朝阳校区校门口,另一辆在飞跃校区北门口。

朝阳校区乘车前往的大多是退休老教师,大家都喟叹好像不应该,王师母说,邹邹辣辣的一个人,说走就走。陈俊生老师是一个比较乐观豁达的人,这一次老人家眼睛有点红,说话有点哽咽,说,怎么想也不会想到会是他,有病比他更严重的都活得好好的。

学校退休老师当中,有不少早就传闻有严重疾病的,但时间的流水汩汩东去,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这些被传闻的老师依旧笑在春风里,身体不敢说很好,但至少还活着,这就是人生最大的幸福。兰校长有感于人生病之后的痛苦,就说,国家要发明一种针,如果人生病实在无法可救,就打一针算了,这样也算是有尊严地走了。老人家思索的是“安乐死”的问题,比其他退休老教师思想意识要进步良多。

我们取道西环,然后转向高安到伍桥的道路,一路上大家并不沉闷,各自说着自己乐于谈的话题,家长里短。功能是不会坐车的,一上车就头晕,我说,要不,你像我这样站在前挡风玻璃前,视野很开阔,就不容易晕车。但他却又不肯,担心站起来更糟,跟我说钓鱼的事情,说,清明节前一天,我跟我儿子的一个同事在我们那里的一口水库钓鲫鱼,都钓了一桶子,然后清明节回家,分给了我几个兄弟。我说,现在我对钓鱼的事情并不感兴趣,那些鱼竿啊,钓线啊估计都脆了,都不想去清理。

况自光说,今天这天气不好钓鱼,有点闷,要下暴雨了。功能说,这个时候到水库里去钓鱼,还是可以钓好多的,水库中间的鲫鱼都会游到岸边来。下车后,碰到闻老师,问他怎么没有去儿子那里(他儿子在美国定居),闻老师说,去年一年,亲家他们去;今年轮到我们去,但我不想现在去,就让师母先去了,我下半年去。我说,这个时候在美国好钓鱼么。闻老师说,那里一年四季都好钓,而且那里的鲤鱼特别多,动不动就有十多斤的,美国人不喜欢吃,钓到之后还问你要不要。

 

现在殡仪馆也在悄然发生变化,之前有人去世,千秋堂的摆设,大体正面的上方,挂着一块黑色的长布,白底黑字就张贴在长布上,然后下方就悬挂着逝者的遗照。现在,都改成了LED屏幕,文字都是输入的,连同呈现遗照的都是液晶显示屏。

两边的挽联是:育李桃芳流百世,滋兰蕙德载千秋。

追悼会由马松同志主持——他说话没有翘舌音,把“仪式”总总说成“姨细”,负责工会工作的丁淑红副校长致悼词。一番程序之后,大家瞻仰了杨老师的遗容,然后出了千秋堂的大门,把佩戴在身上的白花摘掉,重新扔回一个塑料筐内,重新坐上公交车,一路说说笑笑,各自说着自己喜欢的话题,就回来了。

人生如此,还有什么名利可孜孜以求的,安能不珍惜活着的每一天!

 

说点高兴的,在高二(1)班上课的时候,发了一份试卷。现在正是犯春困的时候,学生恹恹欲睡,我对学生说,能做多少就做多少,做不了明天接着做,但是,千千万万不要利用下午休息的时间去做,如果这样的话,老师我就去跳楼。

学生就笑了起来。我接着说,我相信大家听了我这么一说,班长肯定会在班上发出倡议,要求全班同学下午集体到班上来做练习,想看看老师到底怎么一个跳楼法。学生说,反正我们班上在一楼,你跳也就是跳一楼,不好看。

我换个话题说,我发现我们班上的同学具有强烈的自信力,让老师喟叹万分。刘婷宇同学写作文,说过年的时候,她妈妈带她去亲戚家拜年,所有的亲戚都说,你家的女儿好漂亮啊!我为刘婷宇同学的强烈自信感到震撼。

学生笑倒一片。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