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居之所,心灵之园

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

 
 
 

日志

 
 

生活记录:2017年04月09日 星期日 阵雨  

2017-04-09 22:14:40|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也不知这场春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下的,缠缠绵绵,无边无际。现在天亮得比较早,倘若是晴天,不过6点半,透过北边的窗户,就能看见已经升起的太阳,感受到空气中的一种燥热;今天同样的时间,只能看见滴滴雨珠沾缀在窗户的玻璃上,或者楼下荟萃亭伫立的曲池中千万个轻轻荡漾开来的涟漪。

昨天据说有特大的暴雨,加上什么强对流天气。我期盼看看这样的天气,尤其是周六,人异常清闲的时候,最好是在阳台上,随着天气的变换,人的肢体艺术也随着变化,先是站着,后是坐着的那一种“葛优坐”。

先是乌云密布,遮天蔽地,“黑云压城城欲摧”;再感受一番狂风的侵袭,“狂风卷野怒涛翻”,什么漫卷乌云,什么飞沙走石;接着就是蛇形的闪电,“镫青一电瞬,剑碧两龙长”,炸裂厚实的乌云;紧接着当然就是“打邹锣(高安话,震耳欲聋的雷声),“雷声却擘九地出,殷殷似挟春俱来”,颇似“雷霆乍惊,宫车过也”,宛若秦始皇乘坐的公车,从南而北,一路轰隆隆逶迤而去;暴雨过后,当然只有“绿肥红瘦”。

但是,这仅仅是一种虚构,一种想象,传说中的暴雨没有来,更别说什么强对流的天气。高安小县城到了下午方才下了一丁点的雨,也并不大——喜欢雨中漫步的青年男女最喜欢的一种雨状。到了晚上,和一些朋友在“利民饭店”一起推杯换盏的时候,其中一位从新街回来,说新街下了托大(高安话,非常大之意)的雨,都下了半个多小时,地上到处都是水。

这一早的雨下得不紧不慢,非常有风度,不大不小,也不需要什么作为陪衬,比如一阵风,比如一道闪电,比如一声雷响——它全都不需要,它自得其乐,完全依照自己的脾性而来。我撑着雨伞,穿着雨靴,依照它的节奏,走在南莲路上。

毕竟是周末,虽是7点有余,但相对往日而言,南莲路还是略显沉寂,偶尔的车子经过,抑或是辛苦劳作的早餐摊贩笑着满载而归,更多的是雨点落在雨伞上的声音——这让我非常受用这样的步行生活,从容不迫,还能听着这轻微的雨打雨伞的声音。

 

吃罢中饭,与食堂两位工作人员一同去丰城梅林走一趟。

食堂烧火做饭所用的焦炭,先前是由一个新余人送货上门的,可能因为签字太多于繁琐,加上焦炭的价格尽管涨了上去,可是学校领导总以为没有涨只有跌,价格总总谈不拢,于是,新余人就停止不再送了。没有办法,目前附近只有丰城梅林有焦炭厂,价位一吨2000元,容不得左讲价右讲价,这下午趁着有空就去一趟。

我曾经去过丰城梅林拖焦炭,应该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事情隔了那么多年,先前的记忆早已淡出自己的记忆库里,东西南北都不分清楚;幸亏曾经有丰城梅林的一个小陈给学校送过煤,小乐没有中断联系,这才联系上了他,让他带我们去焦炭厂看看。

不过,非常遗憾的是,这焦炭厂虽说是私企,但上班的时间倒是严格,该休息的时候就必须休息。我们想从北门进去,一位年轻的保安说,今天全厂休息,没有人上班,即使让你们进去也找不到人,所以,就不会让你们进去。

小陈依旧是一个老板,刚换了新车,一辆SUV的凯迪拉克,还没有挂牌照。小乐问他,你先前那辆车子卖掉了么。小陈说,没有,给我的儿子在开。

小陈有两个儿子,一个在奉新医院工作,一个江西师范大学毕业,还在参加省考,工作单位还没有落实。我问小陈,你儿子找了女朋友没有。小陈说,没有。我就说,你这样做不行呢。小陈说,什么不行。我说,你买了一辆新车,应该给你儿子去开,你应该开那一辆旧车,这样方便儿子找女朋友。小陈说,我跟你的想法不同,这车是我花钱买的,当然就应该由我自己开,儿子他自己能赚钱,想买什么车自己买去,我不反对。

问他现在煤炭生意好不好做,小陈说不好做了,现在都讲究节能环保,我们这里的煤二氧化硫太重,不符合要求,现在我偶尔做一点点煤炭生意,最主要的是开始养小龙虾了。小乐问,你养的小龙虾是不是电视里大家都喜欢吃的那种。小陈说,我手机里有照片,你们看看。我们一看手机里的照片,果然是。

我说,听说这小龙虾原本是外国养来清理污染的,所以,质量不好。小陈说,不是这样的,这小龙虾对环境的要求很高,稍微有一点污染就不能成活。我问他养了多少。小陈说,就是规模不是很大,所以,目前还没有赚多少钱。

北门不能进去,小陈说,既然这北门不能进去,我们到南门去看看。于是转向南门,南门同样是一个年轻的保安在值班,小陈下去用丰城话打招呼,然后掏出一根烟,年轻的保安说,那你们只是看看,快一点给我出来。我们就把车开到一处装载焦炭的地方,看看焦炭的质量,还是不错的。一列货运列车正停在铁轨上,也在装载焦炭。

返回的时候,小陈说,我带你们去看看我养小龙虾的地方,离梅林不过三四公里。我们就驱车跟着小陈的车子,走一条长长的据说命名为“富硒路”的水泥路,一段路程之后,往右拐,路边正在做一个工程,好像是南昌大学的。小陈说,这里是南大科技研究园。

七弯八拐,全都是水泥路,尽管路面愈来愈窄,但倒也平坦。之后到了一个地方,一个山坳处,环境幽静,有上十口水塘,除了一口水塘是养鱼之外,其余的全都是养小龙虾的——凡是养小龙虾的水塘,周边都用黑色的塑料布包裹了一遍,防止小龙虾爬出水塘。我问小陈,这口水塘为什么不养小龙虾,而是养鱼。小陈说,这水塘边上全都是小山石,不利于小龙虾打孔。

天气不是很好,渐渐又下起雨来。我们根本看不到一只小龙虾,倒是看见小陈的妻子正在用刀切割几条鲤鱼,我们问这样切鱼是不是为了去卖。小陈的妻子说,不是,是为了喂给小龙虾吃。我们都很惊讶:小龙虾还吃鱼?小陈说,平时都是吃专用的饲料,有鱼的时候就切成碎肉喂给小龙虾吃。

这小龙虾还蛮讲究卫生,鱼不仅要切割,还要洗得干干净净,之后还要捣碎,不能它们不会吃的。小陈说,除此之外,它们还要吃水草,清洁肠胃。我们在水塘边,看见水底有水草,小陈说,这水草叫“轮台黑藻”(音译),吃了之后自己又会生长的;这水草还可以帮助小龙虾脱壳,还可以帮助小龙虾躲避危险。

那口养鱼的水塘正在放水,小陈说,等到天晴,用石灰撒一遍,杀杀毒,然后继续养鱼。我们说,我们回去了。小陈说,不用急,最多一个小时,等到放完了水,每人抓两条鲫鱼回去,这里面的鲫鱼很大,有一斤重。

我们都贪图一斤重的鲫鱼,就冒着凄风寒雨站在水塘边聊天——气温与上午迥然不同,抑或是山里的气温原本就低,尽管多穿了一件外套,依旧有点寒意。一个小时后,发现水位依旧比较高,估计两个小时都放不干水,就说,还是回去吧!以后有空再来。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