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居之所,心灵之园

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

 
 
 

日志

 
 

生活记录:2017年05月01日 星期一 阵雨  

2017-05-01 22:15:59|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翰溪隶属我们上湖乡,是上湖乡的东大门,与荷岭的清溪毗邻。若论及与乡政府的距离,我们上湖行政村不过区区几百米,而翰溪行政村恐怕就有七八上十公里了,似乎它距离黄沙岗镇更近一些,都不明白翰溪是怎么划入上湖乡的版图的。

从高安出发,取道高胡路,到了上湖乡的大桥,再过去一点点,车辆往左拐,一条并不宽敞但还平坦的农村水泥路,一段路程之后,就是一个很大的村子,就是翰溪村。翰溪村的前面,就是著名的锦惠渠。现在正是开闸放水的季节,锦惠渠里的清澈之水汩汩东流,速度飞快,滋养着一大片的良田。

穿过村庄,沿着锦惠渠的土路走一小段,过一座简易的农村石桥,再往上行,弯几弯,就到了一个山坳处。左边的山峰比较高一些,右边的则显得低矮一点,山上全都是松树杉树。山坳的南边,有一座小型的水库,山上的泉水涓涓而流,流入水库,水库里的水往北流,就流入下面的一口水塘;这口水塘里的水到了一定的限度,多余的水又流入下一口水塘;而下一口水塘溢出的水,则经过一条两条小水沟,弯弯曲曲流入锦惠渠。

据说,山坳左边高一点的山峰,叫九岭峰,里面有九座凸出的山峰。一位老人告诉我们说,你们别看现在我们看到的这座九岭峰到处都是树,看不到的那边一棵树都没有。我问,为什么没有一棵树。老人说,那一边是上湖珠湖人埋人的的地方,到处都是石碑,听说这里埋着古代上湖珠湖的一个在朝廷做了宰相的人,前几年一直都有偷墓的人在挖,估计没有挖到什么。我说,珠湖隔这里还比较远,怎么会有山在这里呢?老人说,估计是古代珠湖的祖宗花钱买的,也只是买了山的那一边。

我问,现在山那边还有很多石碑么。老人说,现在少多了,过去破四旧,大部分都给挖了,修路建桥。老人说,原本这座山叫九凤山,是有九只凤凰在山上的,因为这个缘故,所以珠湖那个古代做宰相的就想埋在这里,叫做“九凤朝阳”,但是没有成功。我说,这有什么成功不成功的,埋了就是成功了。

老人说,原本这附近还有两座山,一座叫狮子山,一座叫龙山,如果有狮子和龙看着九凤山,九凤山就有好处,对后代子孙有利;但是有一次狮子和龙争斗起来了,被人看见了,所以就不灵了。我颇感兴趣,问:它们为什么争斗。老人说,也就是古人传说的,说狮子和龙凌晨斗一斗,玩一玩,但不能不被人看到;不过那一天早晨,一个女的起床上厕所,看见两座山在动,然后就告诉其他人,这狮子和龙就走了,两座山的风水就没有了。

 

我们一行三个人驱车到翰溪山坳处来,是因为这里有一处养鱼基地。其实,之前的很多年前,我是去过的,只是因为近年来对垂钓的兴趣不是很大,所以,这一隔就是两三年。今天到了那里,其实没有任何变化,变化的只是鲫鱼的种类变化了一些。先前水塘里有不少的鲤鲫、银鲫,非常硕大,让人不敢相信这居然是鲫鱼;但现在听说只剩下本地鲫鱼,还有彭鲫。彭鲫的外形匀称,非常漂亮,青脊背白肚皮,不用吃,但看着就有一种美感。

尽管今天有同仁,以及同学的儿子、女儿举行婚宴,但无论如何阻挡不住自己想找点自己快乐的事情做做,所以,就跟几位朋友商议,去翰溪水库去钓鱼。我曾经说过,我对垂钓的兴趣远没有以前浓厚,但相对在宴席上推杯换盏,我的优先选择还是垂钓,我不喜欢过于热闹,尤其是被强行灌酒。

天气非常清凉,我们坐在最下面的一口水塘的北岸,凉风从北边吹来,刚坐下去不久还感觉有点凉凉的,很想加穿一件外套,可是,我没有带,只好这样的凉快并冷着。幸亏不久有点白白的太阳光从东边的山岭上透出,气温似乎升高了一些,即便不穿外套,还有点热热的感觉。

朋友首先开钩,钓着了一条两三斤的青鱼。青鱼是护鱼塘的,但凡水塘里有什么小鱼、什么螺丝,青鱼都是能吃掉的,所以,跟一般的草鱼不同,青鱼的肉质更紧密,味道更佳,但现在这样的季节,我们对青鱼并不感兴趣,所以,即便是钓着了,最终还是会放了它的,让它自由自在再生长那么几个月,待到到了八月份,青鱼会更大,肉会更好吃。

我们今天去的目的就是钓鲫鱼,而且是钓大鲫鱼。结果,鲫鱼当然不少,但很大的(至少一斤以上的)却是区区,我钓了三两条,朋友也不过两三条,另外一位更是钓鱼的外行。我们的鱼钩都非常小,他的鱼钩非常大,大到都可以用来钓鲨鱼;而且他选钓点也不在行,居然在人来人往的热闹之地。鱼都不太喜欢热闹的地方,所以,选钓点应该选择偏僻安静之处,这样鱼相对会集中一些。

我们坐着,边钓边聊天。瞥见一个老人骑着一辆电动车过来,我对朋友说,那个老人家是不是你的同庚。这话是开玩笑的,记得上一次也是一位老人,有五六十岁,而我的朋友不过三十来岁,只是满头的都是白发。朋友问他多大年纪,老人就说,多大多大。朋友就开玩笑说,我们的年纪差不多。老人看见他满头白发,居然相信了,说,想不到我们居然是同庚。然后两个人称兄道弟聊了半天。

今天的这一位不是上次的那一位,这一位是鱼塘主人的父亲,老人家想喝酒了,就跑到儿子这里来,到处走走,然后站在我们一起聊天——这才有上面的叙述。

中饭我们就在鱼塘主人家里吃。说家里也不全然是家,只不过用一些蓝色的铁皮搭成的房子,没有一砖一瓦的。鱼塘主人炒菜的手艺不错,韭菜炒蛋,红烧鲫鱼,芹菜炒肉,清炒白菜,我感觉味道都是不错的。我还看见他炒白菜的时候,锅里的火光冲天,他站在灶台前,临火不惧,很平静地炒着,跟酒店的大厨师一般。

朋友他们贪酒,先喝用橄榄浸泡的谷烧,后来又说要喝老酒。我是不喝的,昨天的酒今天似乎还在头脑中不得消散,看见酒,看见肉,心里都不高兴,但是看见白菜,看见韭菜,心里就非常舒坦。

有四五个大人,带着四五个小孩,开着两辆车,带着烧烤工具,就在水塘边进行烧烤。青烟袅袅,给平静的山坳平添了一番趣味。我端着一碗饭,走过去看看,开玩笑问他们,我这一碗饭可以换几根烤肉串。一个小伙子说,你这说什么话,想吃什么自己拿,不用换。我就拿了一根烤肉吃,味道还可以。小伙子说,这是新鲜的五花肉,我们刚从农贸市场买的。

我看他们不光有五花肉,还有一袋一袋的羊肉,至于白菜、韭菜更是,还有人带着小孩子去钓鱼。他们在上一口水塘里,鱼的密度比较大,所以,小孩子刚把鱼钩放入水塘,就高声大叫,快来呀快来呀!我钓到鱼了。大人赶紧跑过去,帮着把鱼提上岸,立马就剖开,洗净,然后穿起来烧烤。

吃饭过后,一阵密密急急的中雨,下了好一阵,水塘里溅起千万朵细细的水花。山间的空气显得更加清新,一股氤氲缭绕树梢。间或的蛙鸣,鸟啾,颇有“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空”的意境,非常的好,很是受用。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