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居之所,心灵之园

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

 
 
 

日志

 
 

生活记录:2017年05月13日 星期六 晴  

2017-05-13 21:26:52|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无论是朝阳校区,抑或是飞跃校区,两个校区的教工食堂,为了体现领导对教师们的关心和照顾,寒暑易节,都会准备一桶免费的汤,供大家舀着喝——从前只是天气晴热的时候才有,大冬天的没有,因为不容易保温;后来大家一致要求,买了插电保温的不锈钢的汤桶,就完全解决了春夏秋冬都有汤喝的问题。

这样的汤的内容,也不是固定的,有蛋羹紫菜汤,有海带排骨汤,间或有冬瓜肉片汤,总之看厨师的心情。但可以肯定的是,即便厨师天天好心情,也不会非常大方地用很多的食材做汤。我曾经夸张地跟学生描绘教工食堂的免费汤:一大桶的热水,估计有四五十公斤(用毫升计算太吓人了),然后敲破两个鹌鹑蛋,放一片紫菜,煮开就行。——夸张归夸张,要想在汤里面有惊人的发现,最好不要有这样的奢望。

汤多食材少,有些人喜欢捞一点具体的食材吃吃,譬如一大块蛋羹,或者一大片的紫菜;但是,捞这样脍炙人口的食材必须要有足够的耐力,足够的灵活性,以及足够的技巧。我曾经想捞一大块蛋羹吃,拿着小勺子,小心翼翼、缓慢地在桶底搅动一下,沉淀在下面的食材沉渣泛起,看准了一块,立马用勺子捞住,然后,依旧要小心翼翼、不让它受到任何汤的侵扰,最好将勺子里的汤稍微倒掉一点点,让它在勺子里不会轻易的波动,这样,方能完美地转运到自己的碗里。

有些人心里非常急,动作又快,结果越急越快越是达不到自己的目的,手中的勺子刚刚离开汤面,勺子里的食材会顺着往下流的汤水依旧跌落在桶子里,让你心不甘,有不服气。如果,在你捞食材的时候,旁边没有任何老师,你大可以用充裕的时间去锻炼你的这种能力;但如果,旁边的老师站了一大堆,你依旧这样做,就显得不合时宜。

稍微有点自尊的人,都不会这样做的,即便是再怎么的好吃,当着众人的面,也得暂且收敛一点,毕竟,大集体的食堂是不私家厨房,大家都是平等的,而且不过就是一点点汤而已,犯得上丢这样的老脸,让人家打心眼里瞧不起自己吗?不能。

但也有“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的人,他做起事来,没有旁顾之心,完全沉浸在自己个人的世界里。这样的人,倘若做的是正经事,拿将来取得辉煌成果肯定是无话可说的;但现在他做的并不是非常正经的事,就不是捞一点汤里面的食材么!他心里没有他人,只顾自己,拿着勺子在汤桶里慢慢搅和,慢慢捞取,一次不行,两次;两次不行,三次……后面站了一排老师,他熟视无睹,脸不改色心不跳。

 

之前说过学校一位老师,先前还算是比较健谈,也比较开朗的人,这两年变得有点不可思议。且不说他天天早上提着一个水桶到水池里提一桶水回家到底是什么意思,也不说他跟捡拾垃圾的老太太抢矿泉水瓶、且相互吐口水的奇特壮观之景,单单说他在教工食堂从汤里捞食材就足够写上一篇好文章。

上面所说的就是这位老师,在前天傍晚,飞跃校区的教工食堂,他就是这么干的。估计之前也曾是这么干的,但是大家不便多言,认为只不过多等待一会而已,宽容之心赫然可现。可是,这等的宽容之心并没有点化他的顽劣之心,他依旧我行我素,大家就有些许不满,原来宽容根本无效,换不来对方的开化。

小王和我住在同一幢楼的同一个单元,只不过他住在六楼,我住在四楼,对工作的勤勤恳恳那是没话可说的。当兵人出身,有点小脾气,有时看不惯的事情,会脱口而说。比如,最早他在朝阳校区教工食堂负责,而朝阳校区大部分在教工食堂用膳的是原六中改编过来的,估计平时的习惯养成存在差异,一是吃饭能提早就提早(学校规定上午11点20,他们一般11点就到),二是吃饭的时候大声喧哗,有中国特色。

小王同志有点看不惯,除了做点提示性的事(用小黑板写上“请用餐的教职员工遵照学校规定,按时用餐,不要提前”)外,在用餐老师大声喧哗的时候,他站出来呵斥:你们吃饭的时候这样吵闹,还有没有一个老师的样子,跟乡下人一样。他这么的一呵斥,你们还别说,有点小小的效果。我早上也会到教工食堂吃早餐,聊天说话是人的天性,但那种喧嚣似乎平静了些许——这应该归功于小王同志的呵斥。

但是这一回,他碰上的不是能够改正不足的人。当他脚穿拖鞋劝这位老师能不能不要这样捞,后面还有好多老师等着的时候,不提防那教师一拳就挥了过来,正中眉间和眼睛(不知是左眼还是右眼),总归当时一片懵懂,被人送到人民医院去检查治疗。

昨天晚上,我和太太步行去岳母大人家探望老人家,小王就打电话给我说,明天(也就是今天)要到南昌去,现在眼角膜有点出血,医生说估计有脱落的可能。我说,医疗费怎么办。小王说,先由学校垫付,以后再说。

今天我们在办公室就说到这次揍人的事件,邓先生说,这样的人就没有办法管一管。我说,谁管?你?我?你敢吗?我敢吗?即便是要管,也得是由学校负责这一方面的领导去管。可是,领导敢管么?万一他神经发作,抓着领导也来这么一拳,或者挥起身边的椅子砸向领导,打伤打残了,领导多么划不来!

有同仁说,那这样说,就没有办法治治他。我说,他犯了法吗?没有,至多也就是跟人产生冲突,有打架行为——这样的事能够得上行政拘留吗?不能。同仁问,那怎么办。我说,那就看看哪个老师该死,被他严重揍伤,伤残上了等级,然后经过法医鉴定,说他有精神病,然后强制治疗。大家纷纷说,天啊!以后看见他得让着走,不能天知道什么时候来一招。

 

上午上完课后,独自驱车回家一趟。

炙热太阳之下,村子显得非常明亮,也非常寂静。很多家的家门洞开,家里却没有一个人——不用担心,农村人淳朴,从不怀疑会有人钻进家里偷东西。别地方的人走累了,可以到屋里搬个凳子在门口坐一坐——大家都在地里忙活,估计是摘辣椒。

父母亲都不在家,客厅里放着给我准备好的蔬菜,有小葱、莙荙菜、四季豆、辣椒,还有十几二十个鸡蛋。不久,父亲回来了,问母亲在哪里。父亲说,在大队弄饭,我去叫她。过不多久,母亲骑着三轮自行车回来了。我把前几天卖了腌菜、花生米的钱给了母亲,说,一百来块钱。母亲说,管它多少,自己吃不完,换几个钱不会浪费。然后说,菜地里还有一些葱、四季豆,看看学校要不要,要的话我就拔了摘了送过来。

未做更长的停留,驱车又返回学校。下午,我打电话给母亲,说,跟食堂管理人员说了,如果有可能,就明天下午送过来,后天刚好用上。母亲说,好。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