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居之所,心灵之园

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

 
 
 

日志

 
 

生活记录:2017年05月15日 星期一 阵雨  

2017-05-15 22:22:32|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刚进入初夏不过十天,天气就逆了人心,昨天的气温高达32°,让人感觉酷热盛夏已经降临。上午时分,眼见得白花花的阳光在户外闪烁,似乎是老天爷手里握着一把闪亮亮的钢刀,谁敢出门,一刀削过来,立马让你的脸,你的全身变红,变黑,变成黝黑。

有同仁问我这样的天气敢不敢出去钓鱼,会不会怕晒黑。我说,怎么不敢,我已经黑到了极致,我就不相信还有比这更黑的,老天爷也奈我不何!说归说,总归是不敢出门的,别说垂钓,一回到家里,连下楼的勇气都荡然无存。

今天就是正宗初夏的天气,“松下茅亭五月凉,汀沙云树晚苍苍”。

一大早,天空中布满了灰暗色的云层,凉凉的一阵风又一阵风拂来,很是凉爽,清静,与前几日的闷热形成云泥之别。上课时间,天空降下一阵雨来,稍微浇湿了一点地面,之后止了。不过,当我从飞跃校区骑自行车回朝阳校区的时候,天空又一次降下雨来下,不是很大,一点一滴,不连成片,落在身上很是滋润。

路上,碰上刚去上班(多惬意的上班生活,我都上完了两节课)的在处室做事同仁,说,都下雨了,你还骑得这么慢!我说,雨不大,慢慢走富有诗意。——我喜欢这不紧不慢的生活节奏,也逐渐在学着驾驭这种慢生活(我为什么要急),更喜欢这配合我行动的夏雨。

 

早上,作为值日,我围绕着教学楼的上上下下去巡视一番,在三楼,看见刘志勇先生正跟邓先生说着话。刘先生见我经过,非常尊敬地对我说:领导,去不去参加学校的演讲比赛。我说,未尝不可,只是我不想让别的年级组讽刺我们高二年级组后继无人,年轻人不去,派一个老年人去什么道理!

第一节下课之后,大家回到办公室,慨叹蚊子很多。

    我看了一下年级组的微信群,有刘先生发布的消息,云:各年级,团委结合高品高安,将举行教师演讲比赛。文章主题是高品高安好青年,结合自己的工作谈谈感受或看法或建议或学习先进。每年级组推荐四个人。演讲完了还要进行表演才艺。才艺是刘校长关注的。文章是一人一篇进行演讲,才艺可以个人也可以团体。请有此专长老师积极参加,请在今天内报名至年级组,早做准备,可能本周五会举行比赛。

邓老师说,他们让我去参加演讲,我是丰城人,怎么去讲“高品高安”。我说,你现在也算是半个高安人,去参加演讲也不为过。邓老师说,我才来几年,还没有高安的意识。宓博说,你大可以去,演讲的题目就叫《一个“风尘”(丰城)女子的高安梦》。大家都笑说这个题目好,有内涵,令人遐想联翩。

邓老师说,还要什么才艺表演,我哪里会什么才艺。我说,现在女的非常流行练瑜伽,你可以表演瑜伽;还有一个才艺也可以演,就是吃香蕉。葛先生就不怀好意地呵呵:吃香蕉,呵呵,呵呵……宓博说,通知还特别强调“才艺是刘校长关注的”,是不是“汉皇重色思倾国”,领导想选妃子啊?

第二节课一下,回到办公室,就闻见办公室里一片香味弥漫,非常浓郁;除此之外,还有纷飞的蚊子,像二次世界大战纳粹的飞机一般,贴地飞行。大家惊讶地问:怎么肥四(回事)?邓老师说,我们喷了灭虫剂,要消灭蚊子。我说,瞧你们做的是什么鬼事!原本这大白天的,蚊子都蜷缩在一个阴暗角落里睡觉,你们现在这么一折腾,它们就到处乱飞,哪里还有我们静下来坐一坐的地方。

我们备课组办公室毗邻男厕所,一年四季总之味道不佳。冬季还好一些,可以把门牢牢关上,不过进进出出还是有的;现在已经是初夏,不可能牢牢关门,学生的卫生习惯又不好,清洁员打扫又不及时,所以,办公室里除了气味难闻,更有众多蚊子的侵扰。

先前,其他同仁还描绘蓝图地假想:能不能把男厕所的大门往南边挪一点;或者,把我们办公室的门朝北开。我就批评他们:能不能说点人话?你们想改变教学楼的结构,是永远不可能的,就算是我们都同意,领导一定不会同意的;唯一的办法就是我们搬走,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我们可以上五楼。

但这些都是理论上的观点,现实中是没有办法实施的。今天就又说到办公室环境的话题,大家说天气很热了,环境越来越槽糕。我说,天气一热,女同胞的悲惨命运就到了。金老师说,我们有什么悲惨的命运。我说,赘肉暴露无遗。金老师说,我们没有什么赘肉。

说到如何消灭蚊子,我说,我们可以去买点零食,开一个座谈会,邀请领导来参加,然后把门打开,这会也不要开得太长,就那么一两个小时,让领导亲自领略一下蚊子的叮咬,以及气味的难闻。宓博说,还必须要求领导穿短裤、背心前来参加座谈会。我说,这样,就迫使领导思考如何解决这一问题。

邓先生说,这个周二下午我们依旧要召开备课组会议,不过,我可以不参加,因为我要去宁都听课。宓博说,你还是不错的,可以到处走走,生活比我们丰富。我说,本周我也有一个活动,我要去欧洲走一趟。邓老师笑着说,我知道你这个“欧洲”肯定不是地球仪上的那个“欧洲”。我说,反正是“欧洲”。然后拿出一张请柬,说,瞧瞧,是不是“欧洲”。

本周五有一个同仁的女儿结婚,婚宴定在凤凰湖国际大酒店,二楼的“欧洲厅”,是故有这么一说,开开玩笑。

 

平日里,办公桌子里总有一些小零食,都是严霞同学送的。有的时候并不觉得有什么好特别的,但是没有的时候,就感觉到缺少零食有时问题很严重。譬如今天晚上,我记得我吃了很多饭,吃了很多菜,可为什么课间期间会有饿的感觉。

不过,也不用过分担心,金老师的桌子上,明显摆放着一袋花生。我问,你这花生可以吃吗。金老师说,肯定是可以吃的,不然放在这里干什么。我说,总不至于是放在家里药老鼠的吧。金老师说,想吃就吃,名堂还这么多。

于是,我就抓了一大把,放在桌子上就开吃,果然香气扑鼻,连声赞叹说“好吃”——其实,还有一点谄媚的味道。葛先生见状也毫不客气,抓了一把也开吃,也连连说好吃,味道很特别。我对金老师说,你带着花生来的时候,是揣在怀里带来的吧。金老师说,你又想说什么。我说,我感觉这花生还有一点体香。

大家就全都笑了起来。

我说,不是指那种体香,而是感觉有高安土猪肉的味道,那是家乡的味道。金老师笑着说,就知道你说话先打埋伏,然后说出真相来。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