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居之所,心灵之园

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

 
 
 

日志

 
 

生活记录:2017年05月17日 星期三 晴  

2017-05-17 21:29:03|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开学之初,我受初二年级组组长黄老师之托,重点对初二年级的年轻老师进行随堂听课活动。随堂听课,就是一种不预先打招呼、评委拿个凳子、想进哪个班就进哪个班听课的一种制度。在我们学校,这已经是很多年前就形成的行政听课制,目的就在于督促年轻教师注重平时的基本功锻炼,不能养成“优质课竞赛全身心、平时上课平常心”的习惯。

完全是因为我是教语文的,所以,听课大体以听语文老师的为主。

2月底,我们听课小组听了一节语文课,上课的是一位年轻的女教师,她上课的篇目是韩愈的《马说》。与传统的教法基本一样,导入新课,文体介绍,作者简介,正音……一整套的固定程序下来,就开始课文的翻译。

我是执教高中年级的,现在执教的学生属于文科普通班,接受能力一般,偏科现象严重。单单语文这一学科,就知识点而言,现代文的阅读,不能从更深层次认知事物是他们的一个硬伤——很简单的一句话,让他们去理解,他们只会从表层去解析;而文言文,最能检测他们能力的文言文翻译,任凭我强调N的平方遍,他们在翻译句子的时候,每每都是翻译一个大概——也就是说,意思可以说相类似。

但是,就文言文的翻译,高考要求的是抠点翻译。比如说,一个文言文句子,计5分,那么,出题目的老师就会在这个文言文句子当中,圈点三个实词,或者四个,或者五个,要求阅卷的老师严格依照他的要求批阅文言文翻译,这圈点的实词如果没有准确翻译出来,就意味着你要被扣掉3分,4分,甚至5分——剩下的2分,或者1分,就属于句意分数,你翻译之后表达的意思跟参考答案有点类似,就给你那么一到两分。

学生在抠点翻译方面,是非常吃力的,常常不得其旨,只会意思相类似的翻译。究其原因,我想,初中语文老师的文言文教法存在一定的问题。比如,我上面刚刚说到的我们去听那个年轻老师的语文课,就明显感受到老师对抠点翻译的不重视,只是会意思泛泛翻译,这就没有严格锻炼学生的理解能力。

课后,我就对她说,你还要从学生的将来着想,在文言文翻译这一方面,要特别注重抠点翻译,像什么固定结构、特殊句式、词性的活用等等,都要跟学生讲析得清清楚楚,不能说个大概就行。

 

今天,我在两个文科班重温初中的文言文复习,一来告诉他们,你们现在是高中生,用一个高中生的知识水平去翻译初中时学过的文言文,看看自己有什么优势;二来当然是为了背诵,毕竟,任何的教学,都离不开高考这唯一的指挥棒,高考的名句默写中,初中一些篇目占有2分,你不能随随便便将其丢失。

我们复习的是选自《左传》的一篇文章,名为《曹刿论战》。从中挑选一些句子,先让学生上台演板翻译,绝大多数依旧是意思的翻译。我就喟叹,一个学生在刚刚接受文言文的教学时,如果没有得到严格训练,影响他们的就不是一个初中,还要加上一个高中。

讲课的过程中,我就对学生说,这个星期周六回家,布置一个语文家庭作业。学生就问,什么家庭作业。我说,找到你们初中的语文老师,用木棍子敲他几下;如果他问为什么要敲他,你们就说,是我们高中语文老师要求的。学生问,为什么要敲打初中的语文老师。我说,你们自己瞧瞧,马上就要升入高三了,你们的翻译水平还停留在初中阶段,谁之过错?肯定是初中的语文老师,所以,敲打他们几棍子不算什么。

初中老师在语文(其他学科不敢妄论)教学过程中,可能存在一种按部就班的模式,我也不要求自己有什么创新,按照传统的教法能过得去就行;即使有的看上去有点创新,对学生的作用也不能一概说有用,或者无用。

比如,有的初中语文老师在作文教学方面,告诉学生写作文要写“题记”,这原本无所谓好或者不好的,你感觉有必要写就写,感觉有必要不写就不写,但如果告诉学生说,你们必须要写,一定要写,这样显得非常醒目,老师会给你高分数……这样就误导学生。

在高中作文批改中,我们看到过千千万万的“题记”,学生甭论什么文体,一概的都写“题记”。我们告诉学生,一般写散文、记叙文你写一写“题记”,无可厚非,可以开宗明旨,揭示内涵;但是,要你写的是议论文,你写什么鬼“题记”。学生说,我们初中老师说的,只要是作文,写题记就能得高分。

初中老师应该界定什么文体才可以写写“题记”,不能一概而论。连荣对此现象是深恶痛绝的,有时还会冒出国骂,说,但凡看到写议论文还写“题记”的,一律不及格。

 

天气一晴,气温立马上升。

昨晚在体育馆打球时间过长,今天全天候身体发酸,走路都显得沉甸甸的。吃罢晚饭,太太问今天晚上怎么安排。我说,如果去打球,估计今晚我们家将会出现一个残疾老人;如果去散步,本应成为残疾老人的得到了“一张一弛”的“文武之道”,昨晚的疲倦得到缓解,精神状态会更好一些。

锦河南岸,散步的人非常多,大部分集中在与步行街平行的堤坝上,也有少像我们这样热衷“探幽”的人,逆锦河而上,穿过筠州大桥,绕过清华城,又穿过米州大桥,往自来水取水处方向径直走过去,一直走到水塔旁边。

夜色渐渐降临,大观楼周边一片灯光璀璨,美轮美奂。我们逆锦河而上,繁华喧嚣的小城被我们渐渐抛在脑后。河水汩汩东流,夜风渐起,带来丝丝凉爽。河对面的房屋、树木渐渐看不清具体的容貌,变成黑黝黝的一片。一条小渔船马达突突突地在水面行驶,可是我们只能听见声音,却看不见小渔船在哪里。

步行的人,有高声聊天的,也有窃窃私语的。高声聊天的倒是一些大妈级的人物;窃窃私语的除了几对似乎在谈恋爱的小年轻,也有如同独行侠一般的一个人,年纪也不年轻,手里拿着手机,贴在耳边,一个劲地悄悄地对着手机说:对不起,对不起。——我疑心这中年人肯定不是在向自己的太太道歉,从未见过如此跟太太道歉的男人。

居然还有比我还年纪大的,搂着一个穿着短裙的显然比他要年轻多的人。夜色深沉,看不清女方的脸,自然不能知晓年龄段——但我不知何故,由衷的产生一种艳羡之情。不过,艳羡归艳羡,表面上依旧不动神色,要知道,旁边有一个太太跟着,是情感都要隐忍万分。

夜色中的锦河边,应该有很多故事,只是我们不知道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