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居之所,心灵之园

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

 
 
 

日志

 
 

生活记录:2017年05月22日 星期一 阵雨  

2017-05-22 22:41:52|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一天,气温是非常闷的,没有风,傍晚我步行去飞跃校区,走得并不是很快,“胜似闲庭信步”,但感觉身上汗涔涔的——不是那种淋漓,而是汗从皮肤里渗透出来,沾湿衣服而已的那种,高安人称之为“炎炎达达”。
        原以为走到了办公室,有同仁会开启空调,凉丝丝的环境在等候着我——毕竟,有比我更胖,更害怕热的。可是,空调居然三缄其口,处在静止状态,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我问,怎么不开空调。新和老师说,这办公室里太臭了,开空调,只会让这臭味到处旋转。
        不过,高二(5)班教室里的学生,就无所谓了,也不怕臭味缭绕,也不怕开空调需要不少的钱,前后两台空调呼呼的;让人惊讶的是,前后两扇大门,以及北边有的窗户,却都是洞开着的——却原来,还是有些许学生怕冷。这样开着空调,又开着窗户和门,学生在各自的退让中,就将这一对矛盾完美地解决了,谁都从中得到益处,果然是和谐班级。
        第二节课的时候,下了一阵雨,天气似乎就凉爽了一些。

        今天早上,天色阴阴,零星的雨点不时地飘落下来,让昨晚凉爽了些许的天气继续凉爽。到了课间操时间,雨似乎下得更大一些,地面好像一张宽阔的大嘴,饥渴了很久,雨点一落下来,就立马渗透进去了,所以,尽管一阵大一些的雨,地面仅能显示一片潮湿,没有先前所呈现的积水。
        这样的雨,即使骑着自行车在路上慢行,都不用担心会湿透衣服。像我这样原本就是一个“热情”的人,天气稍微一热,身上就严重缺少水分,像祖国的西北部一样长年缺水。这点毫无气势的雨点一下,落在身上,悄无声息,立马就干,哪里还有什么湿漉漉一说。
        难得今天下午居然不开例会,这就给自己的懒惰提供了一个更懒惰的机会,不用急匆匆地从朦胧中醒来,头昏脑涨地赶到飞跃校区去开会;但世事难以预测,没有“案牍之劳形”,但也有别的事情来相扰。还在睡午觉的时候,段晖就打个电话来,响了好几遍,没有及时找到手机,等到找到手机,这就挂了,心想:肯定不会是火急火燎的事情,这几天没有看见他老人家,肯定是去了海南;估计他从海南回来了,也不可能给我带回一个椰子,从未有过带什么特产的事情。
         果然,不出我所料,他真的没有给我带椰子回来,而是想找我说说他们所住楼房顶端隔热层的事情。现在,他们最顶楼的四个住户,因为先前楼顶上的隔热板全都老化,征得学校同意后,自己购买了一些薄膜毡做了隔热层,过了几年,薄膜毡老化,一次刮大风,薄膜毡被撕裂成很多大块小块,从楼顶跌落下来,险些砸中行人。为了安全起见,学校又派人把破旧的薄膜毡全都清理了一遍。
        这两天天气闷热,听说他们楼顶热得不行,都已经开始在床上铺凉垫,开空调自然不在话下。刚一见面,段晖就开始骂人,我说,你能不能文明一些,骂人能解决问题么。段晖说,我刚从海南回来,就感觉热得不行,冲冲凉水澡可以好一些,但晚上睡觉还是热的。我说,你们打的报告我已经给了领导,领导说等暑假来的时候,一并考虑。段晖说,这一并考虑是什么意思。我说,还有其他楼房的老师也有类似的请求。段晖说,那到底会不会做呢。我说,这个我不好说,我希望你们能够找领导当面谈一谈,不然,问题很难解决。
        然后,段晖和余小平先生就屁颠屁颠到飞跃校区去找领导去了。不久,领导就打电话给我,问先前楼层的事情,然后说,听说他们之前是有木料的,木料到哪里去了?我疑心领导认为,如果木料还在的话,学校就买一些薄膜毡重新钉上去就行。然后领导又说,如果没有,就派人把先前从俊彩楼、崇德楼上面拆下来的隔热板帮他们弄一弄。

        这等闷热的天气,滋生了不少的蚊子,估计我们办公室里尤甚。
        经过前些日子的观察,我们一致决定:每天晚上,最后一个离开办公室里的老师,必须点燃两盘蚊香,然后将窗户和大门紧闭,这样就可以换来第二天稍微清净的无蚊环境。但蚊子不是这样认为的,它们都成精了,似乎明白了我们的战略战术,除了不懂事的,懂事的都在窗户边缘静候着,等到白天合适的时候,再飞了进去。所以,蚊子一时半会还灭绝不了。
        宓博顽皮之心大开,买了一个电蚊拍,闲的蛋疼的时候,就手持电蚊拍,这个角落伸一伸,那个角落晃一晃——你们还别说,电蚊拍这般一扫荡,只听见清脆的啪啪啪声音,干净利索,葛先生说,宓博就喜欢听着啪啪啪的声音,斗志昂扬。还有其他好玩之同仁,争相说,拿给我玩一玩。到处走走,看见在半空中飞舞的蚊子,伸过去,就能听见啪的一声;但见地面有一只蚊子,就将电蚊拍覆盖在蚊子的上面,等候蚊子飞起来,自己触碰电蚊拍——可是蚊子聪明,就趴着不动,这同仁一看,没兴趣,没乐趣,就用脚去踩。

        新和老师的桌子上,还放着一瓶我拿过去的酒——这酒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我只是告知说,这是来自非洲的酒,里面浸有非洲独有的卡宾达树皮。新和老师没有喝,他说他不喜欢喝这样的酒。教化学的罗卫东先生贪酒成性,平日里喝起酒来不是半醉就是全醉,在二中排位,不算是“酒圣”也能算个“酒仙”。他说他喜欢喝,于是,在某一个天喝了一大口,从此不敢作声,再也不敢触碰。
        这酒就一直放在新和老师桌子上。
        很多人看了都说,这样的酒晶莹剔透,琥珀色,看着就让人动心,很想喝一口。我就让他们喝一口试试看,谁都不愿意,因为罗卫东先生现身说教,说:我当时只喝了一大口,人就差一点跟死去一样,一下午躺在沙发上不能动弹。我说,我最初喝的时候,都喝了一个口杯,至少三两,喝完之后,就感觉全身作冷,鼻涕不由自主地流下来。
        连荣说,是不是酒当中有可卡因的成分,这样的酒我可以喝喝么。新和老师说,肯定可以喝,尤其像你这样年龄的人,更可以喝,壮阳的。葛先生说,怪不得非洲人在广东一带,左搂一个右搂一个,估计就是喝多了这样的酒。我说,你肯定是不能喝的。葛先生问,为什么呢。我说,你喝了之后,估计出门都出不了。葛先生说,我怎么就出不了门呢。我说,因为你的手根本触碰不到门上的把手。葛先生还不明白,又问,为什么我的手触碰不到门上的把手。我说,因为你下面有东西顶着。
        大家登时狂笑起来。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