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居之所,心灵之园

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

 
 
 

日志

 
 

生活记录:2017年05月23日 星期二 阵雨  

2017-05-23 21:04:54|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众生芸芸,除了少数尸位素餐之人,大家都活得不容易。

自古以来,国人安土重迁,一个人,甚至几代人几个世纪都扎根在一个地方,不离不弃故土,不算是稀奇事。因为如此,礼尚往来就成为平常。今天你请我喝酒,明天我回请你喝酒,大家心照不宣,心知肚明。毕竟,我知道,你也知道,你请我,或者我请你,不是白请的,有来有往,说到底,用高安人的话来说:最终都是狗咬狗骨头。

这是过去的事情,现在有些事情就稍微有点变化。

简单地举例子,到外面吃个早餐,碰上熟人,不是我先掏钱,便是他先掏钱,中国人嘛,都爱面子,再说,一个早餐也花不了几文钱。但是,按照平等原则,被请吃的一方,就不是那么容易“回礼”的。今天你是恰好无事才到外面吃一次,日后什么时候再来吃就没有固定的时间。退一万步说,即便是你明天依旧去吃,对方来不来还另当别论;再退一万步说,对方明天也来吃,时间不一定吻合上了;还退一万步说,即使吻合上了,人家不一定就在昨天的小餐馆吃,因为他昨天吃了腌粉,今天想吃馄饨。

这似乎是数学上的概率问题。

别人怎么样,我是不清楚的。我怎么样,我是最清楚的。吃了别人为你付款的早餐,当场的口头谢意是必须要表达的;但是,这简单早餐后面的人情,却又是非常的揪心,恨不得第二天就给还了,不然心里非常不安。

有一回吃早餐,碰上黄守恒老师,在悄无声息中,他代我付了早餐钱,当时肯定是感激不尽。回来之后就跟太太说起此事,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还这个人情。太太安慰说,总之早晚时能碰上的。后来有一次,吃早餐的时候,碰上一个家属也要来吃,因为只是点头熟,也就没有大气地为对方付款。末了走出小餐馆,蓦然问太太,这个女士是不是黄守恒老师的太太。太太没好气地说,你老糊涂了,人家是胡太太,不是黄太太。

我这才长长舒了口气,心想,好险啊!倘若是黄太太,如果人家回家跟老公这般一说,黄先生一定会打心眼里瞧不起自己,你还是一个语文老师,礼尚往来的古训应该比一般人都知晓,可为什么在实践中就不能好好践行呢!

所以,我这个人,是得不得人家尊敬的,得了之后,心里会非常非常累——累的不是东西的本身,而是隐藏在东西后面的情感,很难还的。不过,至少在今天,还是要感谢小芳同学,“五芳斋”的粽子似乎爱上了我,抑或我爱上了它。

 

别人有没有付出就希望得到回报的心态,我是不太明白的,但是我——一介俗人,还是有的,可能企图更多的不是回报的本身,而是隐藏在“回报”后面的虚荣。

最早的时候,我们高中有两届学生,像全国各地的同学聚会一样,也热衷在特定的时间内,所有在高安谋生的同学相聚在一起,聊聊天,喝点小酒,说不上畅谈过去,憧憬未来,只是坐一坐。我们那个年代的人,同学之情并不见得比城里的同学那么亲密,读书的时候,大家各自为自己的大学而努力着;参加工作之后,也在各自单位上混个肚子饱——真正有来往的也就是几个当初玩得非常好的。

所以,这等的聚会,也就是认认人,聊天是聊不到一块去的。有的同学根本想不起,印象全无,心中还在嘀咕:当时真的有这么一位同学在自己班上,还坐在自己后面。同学聚会的真正的目的,不言而喻,有能力的尽情赞助,酒席上高举酒杯,穿梭在酒桌之间,祝同学们身体健康,合家欢乐。像我这等不善言谈的人,只能是带着笑容,配合着举杯,喝酒,夹菜,然后,有人问一句自己就答一句。

我深信的一句话,就像巴尔扎克《守财奴》中葛朗台说的,人生其实是一场交易。你有什么资源可以让他人共享,这关系自然而然就密切;如果你什么都没有,那你就应该甘于寂寞的生活,像一株小草,春天萌发,夏天生长,秋天枯萎,冬天埋藏,仅此而已。

我在学校,只是一名普通的老师,拥有不了什么资源,是不能帮人很多的。但是有同学有需求,比如自己的小孩子读书,或者朋友的小孩子读书,还有最早办什么毕业证的,自己能帮忙的自然帮忙,但因为我向来比较自卑,不喜欢抛头露面,有些同学认为我过于严肃,往往就通过我最要好的同学,让我做事。

有一件事让我非常不快。

有一个所谓的同学,其实并不是一届的,他比我早一届,因为某种机缘巧合,这就认识了。因为对方总总有这样或那样的请求,我能做到的都做到了,感觉应该是对得起他。他说他做生意做得很大,这里赚钱,那里建房,非常不得了。后来又说他在上高开酒店,生意红红火火,对我说,如果你去上高,或者经过上高,打我的电话,好好吃餐饭。

我深信不疑,以为他是至信之人。说有这么一回,我跟学校一位领导到宜春办事,回来的时候,领导说,我们到上高吃餐饭如何。我说,我联系一下看看。结果,电话打通了,这位同学说,哎呀,对不起,我已经回到了高安了。我心想,就算你回到了高安,你难道没有其他人员代你招待一下。

这之后,我默默地把他的电话号码删除——其实,一餐饭原本不值钱,但我感觉在领导面前丢了脸,这就是前面所说的虚荣,这就非常值钱了。自此,即便是他到学校来,我也只是应付应付,非常淡漠——却原来,我也是这般市侩。忽地有一天,他打电话给我(如果我知道是他的电话号码,是坚决不接的),说他在我办公室,没见到我人,把几张儿子婚宴的请柬放在我办公桌上,让我代他送一送。

因为送请柬,我得到了其他同仁的共同感受:这个人,只进不出,都犯不上跟他有什么来往。我先前以为我是有偏见的,却原来大家均有这样的“偏见”。这件事的结局是,我们只委托一位同仁去参加,其余的都没有去。

 

淅淅沥沥的夏雨,在上午,是若有若无的。

下午上班时间,天空泛起一道白色,似乎要天晴的样子。到了两节课下来,打算回家,天空突然阴云密布,没有轰隆的雷声作伴,也没有闪电的相陪,一场滂沱大雨就这样哗啦啦的下来了。等到雨稍微细小了些许,赶紧回来,结果途中又遭遇不大不小的一阵雨,全身湿个透。回家换好行头,准备到办公室里一趟,又是猛一阵的大雨。

我坐在办公室里,旁听隔壁小区传来的雨声,宛如黄河之水天上来,咆哮着奔流到海不复回。这声音绵长,细腻,没有纤芥杂声,一种旋律,自始至终,感觉舒畅极了。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