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居之所,心灵之园

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

 
 
 

日志

 
 

生活记录:2017年05月24日 星期三 多云  

2017-05-24 21:35:23|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下午间歇时间并不长的两场瓢泼大雨,淋湿了我的衣服,让我穿起了雨靴蹚水(脚很闷的),但据说小县城这两场雨还不是最大的。

最大的当属黄沙一带,晚上有同仁邀请在“利民饭店”吃饭。席间觥筹交错,因为有人迟到就说是碰上下雨,自己在等雨停;然后就有人说,他所见到的县城的雨并不大,而他从黄沙开车回县城,在黄沙,“那个雨,跟从天上倒下来一样,五步之内看不清前面”,车子走得比人还要慢。

大雨过后的天气,就有些初夏的清凉,前几天的溽气一扫而光。

一大早骑自行车去飞跃校区,穿了衣服,倘若再穿一件外套,也并不过分。我的脂肪算是比较厚实的,尽管仅仅穿了一件短袖T恤,但并不感觉有什么凉意——最是一年夏好处。葛先生的身体就不如我,别看他身体看起来很宽,虎虎生威,却是虚的,五花肉多于精肉,——不像我,“五花与精肉齐飞,身高共体重一色”——重量没有我的重,居然还怕冷,穿一件外套,坐在办公室里不肯脱下来尚可原谅,上课时居然也不脱下来就说不过去了——真不知道他在弥漫暑气的教室里怎么讲课的。

高安这个小地方,是不能多晴几日的。

即便是不下雨的日子,阴沉着的天气,过不了一天,就感觉漫天的都是灰尘,更别说晴朗几日。你洗得再干净的车子,尽管停放在一楼的车库里,尽管车库的窗户紧闭,仅仅有两个进出口开着,但一天下来,你再去看看你的车子,车身必定蒙上一层淡淡的灰尘。像我这样一个星期才开车回家一趟的人,车子的灰尘就显得更厚。有学生散步的时候,就在上面画画,练字,幸亏他们不写骂我的话(不知道车主是谁),或者骂老师的话(我好歹还算是一个老师),不然,无故挨骂,心里还有点生气。

今天再怎么的有灰尘,估计也应该是下午的事。

见得眼前的树叶青翠欲滴,墙壁干净,地面无纤芥之尘,看不见的空气也感觉如涓涓溪流,清澈透明,有沁人心脾之味——人的心情不由轻松舒畅起来。

 

临近端午,粽子的香味就开始漂浮在校园的上空。

食堂的妇女们,原本一天到晚无所事事,总之是闲得无聊的,前几天就相约着一同购买糯米、五花肉以及少许的蜜枣、葡萄干(先前可是蜜枣葡萄干多,而肉类少),然后分好几天包粽子。其实,真正会包粽子的就是那么一个人,更多的人就做做前期工作,淘糯米,浸糯米,洗粽叶,切五花肉,然后一个大脸盆(食堂装菜的那种)里装着糯米,一个大脸盆里装着五花肉。会包粽子的人坐着,一个一个接着包,动作居然那么迅速;而更多的闲人们,就或坐或站,在一旁摇旗呐喊。

一天之中,毕竟还有正经的事情要做,所以,无论动作怎么的迅速,一天也只能包上那么一些;但这并不碍事。谁家需要提前一点,就先拿了去;谁家可以晚一点,就拖延几天。今天包的粽子就轮到了我家。中午时分,太太就提了两个黑色的塑料袋,装满了粽子,说是有一百五六十个。我是到架空层才看见的,的确包得比较精致,圆锥体,碧绿的粽叶弥漫着清香。就算我不太喜欢吃粽子的人(糯米不容易消化,年龄大对食物兴趣也不是很大),像这样小巧玲珑的粽子,我可以吃那么一两个。

太太说,我们家里的电高压锅一次只能煮那么十几二十个,今年我们就不煮,给我老妈送六十个过去,让她自己煮;你老妈那里拿那么七八十个,也让她自己煮,煮熟之后给一些姐姐。我以为她的想法比较恰当,我们的确也没有时间守着煮粽子。

原本中午吃罢饭,我坐在沙发上,边看电视,边睡觉的;但太太说,这么好的天气,不如我们回上湖去,把粽子送回家。我的若有若无的瞌睡顿时消散,两人骑着摩托,轻拂着凉爽的夏风,耳边听着风中的树叶摇曳着发出的哗啦啦的声响,径直就回到了老家。

母亲正站在大门口跟邻居聊天,看见我们回去了,就问我们吃了饭没有。太太说,我们吃过了,送一些粽子回来;不过我们没有煮,你可以到大锅里一同煮,不要到高压锅里煮几次。母亲说,这段时间弄饭都是在大灶里,上次吴斌不是运来了一些烂的桌凳么!那烂的桌凳里面还是有油的,很好烧。太太说,煮熟了之后送一些给姐姐。

临走的时候,我对母亲说,过几天我再送一些包子馒头回来,你什么东西都不要买。母亲说,我原打算买一点糕的,你这样说了,我就不去买。我说,你让姐姐也不要买,到时候也给她拿一份回来。

姐姐在我们兄弟姊妹中是最辛苦、也是最善良的一个。说辛苦,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估计有一百六十天在田里、地里干活;更糟糕的是,她不太会经营日常饮食,母亲常说,想到你姐姐那里吃一餐好吃的饭,都不可能,还不如我自己弄。我之所以周六回家喜欢叫姐姐姐夫他们过来吃饭,也就是基于这两种缘由。说善良,她和姐姐辛辛苦苦赚点钱,自己舍不得花,倘若我们有暂时的需求,你只要说一句,她立马就会给你送过来。

听有人说,他们兄弟姊妹之间的借款,都要计算利息的,甚至一天的利息都不能少。我们家就没有这等事情,太太有时对我说,你对你姐姐蛮好的。我说,应该说我姐姐对我很好,而且最要考虑的是,等我老了,我想吃煮鸡蛋,还得到我姐姐家去。

有时候想,人生在世,有一个姐姐,应该比有一个哥哥更幸福。

 

连续三天没有到体育馆去出出汗,全身的洪荒之力像困住的熔岩浆,沸腾却又找不到出口。晚上步行到体育馆去,见体育馆内非常寂寥,六个场地,也只有三个场地有人在玩,且观众很少。萍萍说,小谢他们一伙人去了上湖打球。我说,从来没有听说过我们上湖居然有羽毛球场地,难不成乡政府里面建有场地。

玩了七局双打,感觉浑身舒畅。等到小谢他们回来,我就问,你们到我们上湖去打球了,哪里有场地呢。小谢说,先前那个造纸厂的厂房里,弄了两个水泥地面的羽毛球场地。我说,上湖有两个造纸厂房,是去黄沙路上的那一个,还是去我们上湖的那一个。小谢说,就是堤垱下面的那一个。

我说,今天中午我回家了一趟,看见那里开了门,有一辆车停在厂房门口。小谢说,是你们乡里的书记邀请我们去打球的。太太说,体育馆不是有两个人,一个高的,一个矮一点的也喜欢打球么,其中的一个就是你们乡里的书记,说不定你跟他一起打过球。我说,父母官我都不知道,这政治敏感性也太差了。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