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居之所,心灵之园

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

 
 
 

日志

 
 

生活记录:2017年05月26日 星期五 晴  

2017-05-26 21:31:48|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因为上个月我们语文老师晚自习是有9个晚上,而年级组只计算了我们8个晚上,有同仁愤怒地开玩笑说,年级组怎么像周扒皮一样,连老师的工时都少计算。

尽管一个晚上的钱区区,完全不够吃货们在烧烤摊子上10分钟的开销,但对于兀兀穷年的我们而言,付出了劳动,就应该得到相应的报酬,这一点符合“按劳取酬”的社会主义分配原则,是合情合理的,不算过分;更何况,年纪越大的人越希望有点钱,因为要想成为“成功的男人”,一定要争取“50岁还要有女朋友”。连荣的愿望尤为炽热,他都已经56了,居然还没有女朋友,很“捉急”;我并不比连荣少什么(钱当然是少的,器官不少),自然不甘落后,渐渐开始有想法了。

年级组经过缜密的调查,果然是他们自己出了差错,承诺这个月月底给我们补上去。

 

说着等着,这不就又到了5月底。在这个诚信完全打折扣的时代,谁能相信年级组在关键时刻不掉链子,说不定又藏着掖着,然后再欺骗我们一个月,如此一拖,就销声匿迹了。所以,这一下课,同仁们呆在办公室,就说到了“一个月就又差不多要过去了,应该又到了造补助的时候吧”的话题。

鲁迅先生的小说《孔乙己》,说到咸亨酒店,如果喝酒的人暂时没有现钱,可是又想喝酒,是可以“暂时记在粉板上”;孔乙己也是“间或没有现钱”,把名字记在粉板上,但他“品行比别人好,从不拖欠,不出一个月,定然还清”。可是,有一回,孔乙己欠了十九个钱,一直没有来还,拖了很久,原文写道:“到了年关,掌柜取下粉板说,‘孔乙己还欠十九个钱呢!’到第二年的端午,又说‘孔乙己还欠十九个钱呢!’到中秋可是没有说,再到年关也没有看见他。”

有人仿佛是鲁迅先生笔下《孔乙己》中的那个店老板,一听到同仁们说到补课费的话题,就开始唠叨:“年级组还欠我们一个晚上的补课费呢!年级组还欠我们一个晚上的补课费呢!”——这个人就是我。金老师听了就笑道:想不到你的记忆力这么好,过了一个月居然还记得。我说,付出了总归是要有报酬的,不偷不抢,不能出了汗什么都没有捞到,好歹一个晚上也有50元——何况,我还想做一个“成功的人士”。

这五个字就跟先前我们说“素签”“荤签”一样,都成了我们办公室里的专有名词,大家都懂得话中的深刻含义,我如此一说,大家就全都笑开了。

金国先生说,好像一个晚上不止50元。我说,我不太知道到底是多少,有钱就行。

葛先生说,我都有点搞不清楚,为什么有人那么乐意当班主任?是不是班主任赚的钱比较多。我说,各人的理想追求不同,还有对人生的理解不同,但我可以肯定,像我这样年纪的人,还在努力当班主任,估计不完全是理想问题,赚钱的成分要多一些;我听说,一个人二三十岁的时候,要努力工作多赚钱,四十岁的时候要在事业上有所建树,到了五十岁,就不要再想到赚钱的事情,一个人到了五十岁还没有钱,就意味着你命中不带钱(孔子云:五十知天命,意即一个人到了五十岁,就应该知道一切都是老天安排的命运)。

葛先生说,金国先生年龄比你大,人家都还在当班主任。我说,我我估计事业的成分少,我从一个细节可以看出金国先生对钱财的痴迷。早上就看见他在班级门口弯着腰踩一个矿泉水瓶子,把瓶子踩扁来,然后放进一个蛇皮袋子里——这蛇皮袋是班级的,他是想卖点钱充当班费,但从中可以看出他的精打细算——有一次,我还看见他骑着电动车,后面驮着一个蛇皮袋,鼓得老高,肯定是驮得去卖钱。

大家就又笑了起来。

钱多好不好?当然好。但是赚钱的确是有命的,“命中有时终须有,命中无时莫强求”,人还得持有一种“认命”的心理。我说,就我们目前的消费,我相信我们即使开始退休,日常的吃喝,所赚的钱应该也足够我们生活的了——就这一点而言,我们现在所赚的钱,其实都叫遗产。葛先生说,我看了一篇文章,说有个老人看见儿子、儿媳妇以及孙子在家里吃东西,吃一半抛一半,好好的东西就倒掉,然后就愤愤地说,看见他们这个样子,我还拼命赚钱干什么。

我开玩笑说,原本大家都是相安无事的,有多少吃多少,吃住无忧;可是,生活中就是多了像新河这样的人,到处炒房,炒得房价比天高,所以,平民百姓就不顾年纪大小,不得不去赚钱。新河老师笑着说,他们到老还去赚钱,怎么怪到我头上来了呢!

 

天气又开始晴热起来,不过,早晚温差还算比较大。据说,后续几天,气温依旧会攀升。天气预报说,明天的气温就高达32°,端午节小长假有望遇到一个热浪阶段。

初三年级组组长廖老师跟我说,他们初三年级今天下午照毕业照,邀请我参加。我不做任何思考,感谢之余坚决拒绝。所谓“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就二中而言,高三也罢,初三也罢,只要是毕业年级拍毕业照,无论参与了这个年级的管理,或者教学与否,校级领导都要参与——是校级领导哦!

二中在这方面是非常严格的,尽管也存在着一些“称呼行贿”(比如,明明只有一个正校长,其他都是副校长,但在实际工作中,领导也罢,普通老师也罢,都会称呼所有的校级领导为“校长”),但在一些事情的规格上,是什么就是什么,不能越雷池半步。

照相就是一例。像我这样的人,是非常尴尬的,人家出于尊敬,邀请我参加,我不能忘却自己的等级,顺着杆子往上爬,即便有人嘲讽,也借口说是“人家的邀请”,基于这样的缘由,我一口拒绝了。

下午,陈副校长也说一起去照个相,不等我回答,他就主动说,我知道你肯定不会去的,你会感觉很尴尬。我说,的确如此,我不好参加,身份不明。陈副校长说,我主要是说,反正我们四个人在朝阳校区负责,一起去照个相,也应该说得过去。我说,就管理这个方面是说得过去,但跟我们学校的传统说不过去,所以,廖老师跟我说的时候,我当场就拒绝了;如果明年,现在的初二毕业,我还可以参加,毕竟按照工作安排,我参与了初二年级的管理——其实,话是这么说,但我依旧可以提前说,同样不会参加。

长盛到我办公室里来,问去照相吗。我说我不去。他说为什么。我说,我头发白,没有你长得好看,不好意思抛头露面,你去吧。长盛说,既然你不去,那我也不去了。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