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居之所,心灵之园

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

 
 
 

日志

 
 

生活记录:2017年05月03日 星期三 阴  

2017-05-03 21:22:23|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现在的季节,临近立夏,天亮得比较早,似乎户外已经通亮,校园里熟悉的广播里传播的军号声却迟迟未能响起,早起的人们已经在操场上锻炼了很久了,一幅繁忙的晨练图。

为了维持晚上就寝的秩序,朝阳校区每晚都安排了值夜的老师,与学生住在一起。学生年龄小,固然是吵闹的,即便有老师维持纪律,也要喧嚣到一定的时间。而这些老师习惯了家庭安静的生活,哪里喜欢在这样的环境中休息!被安排住寝,工作所需,委实迫不得已,所以,一晚被吵,被蚊子叮,一般都是早早起床,端着饭碗,早早到教工食堂吃早饭。

往日,教工食堂不到6点50是不热闹的,现而今才到6点20,就已经是人声鼎沸,不要说到了6点30,更是熙熙攘攘,想找个座位坐下来吃吃早餐,都比较困难。

今天依旧如此,喧嚣的人群中,有一个原六中的老师(其实,在朝阳校区,除了区区几个在处室养老的原二中的老教师外,大部分都是六中迁徙过来的)就问其中的一位:今天来得这么早,是开车来的吧。被问及的一位说,哪里开车来的?车都被人踢坏了。问话的那一位说,你的车子怎么会被人家踹坏呢?哪个人这么胆大。

被问话的一位说,我昨天下午听某某说,我的车子被人踢坏了,我还以为他是开玩笑的,因为平时他就喜欢开玩笑,后来他说不是开玩笑的,我到我的车子边上一看,后备箱那里果然被人踢了一脚,一个“娄深”(高安话,很深之意)的脚印。问话的这位说,查到没有,是谁踢的。被问话的这位说,我当初想肯定是学生踢的,而且一想就想到我们班上的一个学生。问话的老师问,为什么呢。被问话的这位说,早读的时候,大家都在读书,我们班上一个不读书的家伙嘴巴里在嚼着槟榔,我让他吐出来;到了中午,这家伙又站在走廊上的栏杆上去,我赶紧把他叫下来,要是从楼上摔下来,我工作三十年,还要因为这个承担责任。

问话的这位说,是不是那个学生。被问话的这位说,那被踢的地方一个非常清晰的脚印,我跑到班上去,叫醒那个家伙;他还在午休,问我干什么,我说,你踢我的车子干什么,那家伙还说没有踢,我说,你把你的鞋子脱下来。一脱下来一看鞋底花纹,一模一样——这家伙就承认了。

问话的这位说,那后来怎么样。被问话的这位说,还能怎么样,打电话叫他的家长来,说你的儿子把我的车子踢坏了;那家长还说,你怎么就知道是我的儿子踢的呢,我说,有脚印,我还拍了照片,你过来看看就是。估计修理一下,要花两三千块钱。

我笑着说,你不该跟家长说有图有字有真相,什么脚印呀,花纹呀,你应该让小孩子写一份踢车的过程,让家长看看就行了。对方问,为什么呢。我说,这位家长花了几千块钱帮你修车,心里肯定不舒服,然后就会告诉他的儿子说,你这个死爷的,以后踢你们老师的车子,踢完之后要记得把脚印擦干净,免得一下子就找到了你。

旁边吃饭的人一下子就全都笑了起来。

 

每一个月的月初,也是年级组发放上一个月补课费的幸福日子,稍微迟缓一天,老师之间就会相互打听:什么时候发补课费。

其实,要知道,大部分老师并不依靠这些钱来养家糊口,而是指望这些钱能够抚慰一下一个月来从未在双休日休息过的辛劳,领了也就领了,往家里一放,或者存入银行。当然,像新和老师这样的投资家,工资卡上的钱,以及每个月的补课费,都要用于归还房贷,一刻都不能耽误的,用他自己的话来说,钱放在工资折子上是最傻的行为,钱只要不停地转动,方能带来丰硕的利润。

像我们文科之类的老师,对数字是不敏感的,自己一个月上了多少节课、早读有多少、晚自习又有多少个,大抵不会记得那么清晰。比如说我,我就想,年级组也不在乎我一点点的钱,他会有意识的扣我一个晚上,或者一个早读的钱么?如果是重大的计算性错误,有理科老师在后面强有力地支撑着,所以,领补课费的时候,人家说多少我就认可多少,签上名字,揣进口袋,一走了之。

今天似乎不太一样,上完第一二节课,我到行政办公室做了一点杂事,然后又亲临领导办公室,跟领导来一个促膝谈心。我疑心他是寂寞的,所以,有些话他应该跟更高档次的领导说,可是他喋喋不休地跟我聊,我当然只是听着,不敢做任何表达。

等我回到备课组办公室,所有的同仁都在说这一次年级组计算我们语文老师的晚自习计算错了。葛先生说,简简单单的掰着指头算,从4月1号到4月30号,我们安排在周日、周一晚自习的语文老师,是没有缺过一个晚上的,那么,至少应该有9个晚上自习,可是表上反映的只有8个。金国先生拿着手机东看西看,也不知是不是用计算器在计算,抑或在查看日历。

我说,你们不用吵,我去看看。然后到四楼办公室看补课费表格,果然只有8个晚自习,我就问刘志勇先生,我们4月份补课费的计算是不是从1号到30号。他说,是的。我说,那么,我们语文老师的晚自习就计算错了,应该是9个。刘先生说,是吗?让徐老师重新计算一下。我说,不用技巧,掰着指头就能算清楚。

回到办公室,我骄傲地宣布:果然计算错误,应该是9个晚自习。葛先生愤愤不平地说,昨天我就发现了问题,已经跟丁琪说了,可是丁琪说,年级组还会计算错误么?都是经过认真计算的。我笑着说,你是人微言轻,说话怎么能够打动对方呢!你也不想想你只是一个普通的语文老师,跟丁琪还隔着一个备课组长;哪里像我这样的人,一说就有人闻风而动。所以说嘛,人最大的弱点,就是不能认清自己,搞不清楚自己有几斤几两。

大家全都笑了起来。

好像在微信圈里,有人转发了一篇易中天写的文章,题目叫做《达康书记是你想叫就能叫的吗》,内容是从人的称呼当中可以揣摩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我心想,这样的文章,易先生还好意思写,这已经是非常陈年的老醋了。若是举个例子,谈恋爱的男女之间,初次见面,肯定是连名带姓后面还要加上“先生”“小姐”的称呼,显得非常正式且庄重,之后继续接触呢,“先生”“小姐”就会删除;再之后,姓会被删除;热恋的时候,恐怕就剩下一个字了;等到结了婚,连一个有实用价值的字都没有,全都由叹词“喂”“哎”替代;再过十几二十年,“喂”“哎”叹词都不用说,光看眼神就知道对方要表达的意思。

 

傍晚,在锦河南岸,逆河而行,忽闻一阵阵敲锣鸣哨击鼓的声音从河面传来,定睛一看,原来是两条龙舟在河面练习。划在前面的一条,敲落吹口哨;后面一条,敲锣击鼓。先是顺河而下,等到我们散步到了米州大桥下面时,两条龙舟逆河而上,在桥墩下,水流比较湍急,众划船手齐声呐喊,要冲上来。

等到我们散步到了西边最顶头,再往回走时,看见两条龙舟,一条搁在码头边上,一条干脆搬上了岸,放在桥下。有两位老妇人经过,然后惊叹地说,哎呀,在河里看到的龙船那么小,这原来这么长,还是新的。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