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居之所,心灵之园

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

 
 
 

日志

 
 

生活记录:2017年05月05日 星期五 多云  

2017-05-05 21:46:34|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立夏之日,平常之日,惯看春花秋月,云卷云舒,日子也便是从从容容、轻描淡写地过。

这样带有诗意的节气,不聊点古人的诗歌,就显得不合时宜,就显得生活毫无诗意,就显得我们生活的内涵非常贫瘠;所以,即使头脑中一下子记忆不起来,也可以慢慢找寻,或诗集,或网络,毕竟,附庸风雅是很高雅的事。

在众多古人有关立夏的诗歌中,感觉到追求闲暇安逸的生活、消遣一江春水愁绪似乎只是唯一,还不是唯二(这就如同我自己实在没有能力谋求权力、便装着非常清高的样子、动辄就说“淡泊名利”一模一样)。

譬如宋代诗人赵友直的《立夏》,诗云:四时天气促相催,一夜薰风带暑来。陇亩日长蒸翠麦,园林雨过熟黄梅。莺啼春去愁千缕,蝶恋花残恨几回。睡起南窗情思倦,闲看槐荫满庭台。——你注意最后两句吧!

譬如司马光的《四月十三日立夏呈安这》,诗云:留春春不住,昨夜的然归。欢趣何妨少,闲游勿怪稀。林莺欣有托,丛蝶怅无依。窗下忘怀客,高眠正掩扉。——你依旧注意最后两句吧!

我比较喜欢的当属南宋末年(一说元代)的方回的《立夏》,通俗易懂,安贫乐道,散淡寡求之情诉诸如口语诗句之中。诗云:吾家正对紫阳山,南向宜添屋数间。百岁十分已过八,只消无事守穷闲。

无事即乐,无事即闲。人过五十,就是孔老夫子所说的知天命之年。洗尽浮躁,洗尽铅华,素怀朝天,就是知道一切皆缘,万事随缘,强为不行,强求不得。

有人在微信圈里说:十八岁时打架,兄弟多,那是面子,敢惹事那叫魄力;现在打架了,悄悄的,真怕身边的朋友笑话。从前,天天喝大酒,唱歌,通宵KTV,那叫会玩;现在低调做人,约上三五知己喝喝茶,到公园跑两圈,多陪陪家人,那叫靠谱。不管你混得多牛逼,多有钱,做和你年龄匹配的事,这叫责任。20年前发个脾气,牛都拉不回来;20年后生个气,转眼就觉得没必要。时间渐渐磨去了年少轻狂,也渐渐沉淀了冷暖自知。20年前,连多愁善感都要吹得惊天动地;20年后,越痛越不动声色,越苦越保持沉默。20年前,我们本着糊涂装明白;20年后,我们本着明白装糊涂。成长就是将你的一切都变成心静如水,将一切情绪调整到静音模式。

窃以为然也。

 

天气稍微晴热的日子,华灯初上的晚上,锦河两岸散步的人就渐渐多了起来,到浮桥上乘凉的人也多了起来。

河水汩汩东流,不紧不慢,不慢不紧。耀眼的灯光倒映在水面:只一盏灯,就在河当中幻化成一根闪烁的灯柱,却不笔直;只一排霓虹灯的文字,就在河当中幻化成一块长方形的色彩斑斓的绸缎,却不平铺。波光粼粼,细细的涟漪宛如长布上的细细的花纹。

我小时候知道河面上居然可以有这样的浮桥,却不是在高安,而是在上高。

和一些高安人一样,爷爷曾在上高木器厂谋生。小时候,偶尔的夏季,会到上高去过一段感觉到非常幸福的生活。对于一个生长在农村的孩子,原本缺衣少食、长年累月处在饥饿当中是一种常态;偶尔间,能够过上几天吃白米饭,甚至可以吃面条、馄饨(高安人叫包面)的生活,以前的文化储备中没有“天堂”这样的词眼,所以,不能说成那是“天堂般”的生活,只能简单地说,非常有吃,而且能够吃饱的生活。

夏天的晚上,随着熙熙攘攘的人群,从木器厂往西走上一段,然后就是下堤岸,就是一座浮桥。浮桥上坐着很多的人,河水轻轻地流,浮桥轻轻地摇,连续不断地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我跟太太在堤岸上漫步,回忆起那段美好的时光,对她说,最开心的时刻就是到冷饮店买一根冰棒,或者喝一杯冷饮。想不到生活中还有这么甜蜜可爱的东西;尤其,如果大人给买的不是一根简简单单的带点甜味的白色冰棒,而是带有绿豆的甜甜的绿豆冰棒,更是喜出望外。

我小时候,总以为饼干都是圆圆的;后来去了上高,才发现,饼干也有多种多样形状的,有长条形的,有弯曲形的,还有五角星形的——回家向小伙伴们炫耀是一件非常荣耀的事情。在上高,我还第一次知道辣椒除了非常辣的长条形的,还有灯笼一样的“泡哩辣椒”,吃起来一点辣味都没有。

应该说之前的一段岁月,更别说现在,我非常有能力报答爷爷对我的宠爱,可是,他老人家早已不在了,认真算起来,离开我也已经二十多年。然而,二十多年前,我也正处在人生的打拼阶段,并没有更多的经济实力能够报答,所以,经常买点东西给爷爷吃,似乎是很少的一件事情。

有两件事情值得一提,一件是“长恨”之事,一件事稍感慰藉之事。

有一次回家,身上实在没有带一分钱。爷爷坐在摇椅上,小心地问我,有没有10元,他有用。我说,我没有带钱回来,下次记得带回来。——至于下次是不是带回去了,实在没有记忆。但当面对老人家说“身上没有钱”,或多或少给老人家一种失望。我现而今在设想,如果当时老人家回忆起我小时候,他是如何疼我的,而我却对他没有一种及时的报答,他会不会因此感到失望。

还记得老人家曾经有一次到学校来,我买了一斤瘦肉,专门给他老人家做肉片汤吃,让老人家感觉非常满意。母亲曾说起这件事,对我说,逢人就说你让他吃得饱饱的。——在高安,在高安的乡下,“吃得饱饱的”不仅是说吃得多,而且还有吃得非常好的意思。

有些报答,只能存在心里,我非常能够理解有些在外打拼的年轻人不愿意回家的想法,不是不想回家,而的确是因为暂时还没有一定的经济实力作为报答的支撑——在我们农村,报答不是语言,也不完全是陪伴,更需要物质的回赠。而有些所谓的社会学家所宣传的那种长辈只需你能够多看一看,多陪一陪,并不指望你有具体的礼物报答,的确纯粹是无稽之谈,骗人的说法而已。

世间的事情,就是这样的奇怪,你暂时没有能力的时候,老人家等着你去报答;等到你有能力报答的时候,老人家却又不在了,怪不得古人说: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如此说来,我们的爱,其实只能更多的向下,而不是向上;而我们在向下的时候,就不能有“希望得到回报”的念想,因为我们也没有更多的向上的报答。

这样的话题很沉重,也很伤感,跟立夏之日有点格格不入。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