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居之所,心灵之园

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

 
 
 

日志

 
 

生活记录:2017年05月06日 星期六 晴  

2017-05-06 21:41:31|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本打算上午上完课之后,驱车回家陪父母吃中饭的——昨天就有朋友相约,说今天去钓鱼,我推辞了,说,周六回家已经差不多是定律,老人家到了这一天自然会盼望的,不想让父母有些失望。

早上起来的时候,太太看了一下户外已经是灿烂的阳光,似乎感觉到阳光的热度,就说,你下课都快到12点,回家的时间是不是太晚了一点;再说,今天的太阳早上都这么热,到了中午更是会热的,不如我们带着东西早点回去,你赶回来上课就行。

想想也有道理。带上东西,放在摩托车里,然后骑着到了校门口,停放在大门内侧。几位保安说,上班骑自行车,或者走路,回家就骑摩托车;你那车子也应该开一开,不然会被锈坏的。我说,环保出行,利国利民。

步行上了街,在校外的“海味馄饨”小餐馆吃早餐。一人要了一份腌粉,外加一个小碗的“包面”。太太说,要辣一点的。后来又说,太辣了,有点受不了。年岁不饶人,想当年太太吃辣椒是一把好手,现在也终于对着辣椒说“投降”。价格也不贵,才区区10元。吃罢早餐,我们骑着摩托,慢慢悠悠就往家里去。

 

时间差不多将近8点,路上前往县城的人很多,络绎不绝,都是一些进城打短工的人,无论男女,都穿着带有污渍的工作服,怀揣着一天应该赚多少钱的理想,满心希望地融入这个小县城,全身心地奋斗着。

南门皮村毗邻公路,除了过去传统的贩卖木材之外,现而今公路两边的住户在商品经济的冲击下,脑洞大开,纷纷出租住房,让别人,抑或是自家亲自开设物流来,包括转运公司、快递公司。有超大型货车在路边装货卸货;很多电动三轮车停放在路边,一些年轻快递小哥穿着统一分服装,等待着分发快递。

热闹固然是热闹的,呈现出一片繁忙的景象。但过多车辆的停留,无形当中把原本就不宽敞的公路挤窄了些许。有的地方两车道挤成了一车道,,成了瓶颈——南来北往的车辆在此就必须缓缓而行,还得相互谦让,不然,就有堵车的可能。

穿过南门皮村,路并没有加宽,但道路两旁没有什么堆积物,就显得通畅。从聂圩右转,,驶过这个村庄,再左转,就进入了一片绿油油的田野之中。刚插不久的秧苗,扎了根,长势喜人,呈翠绿色,在风中摇曳,呈现出一片勃勃生机。不知何故,忽地就想到了陶渊明《时运》中的诗句:迈迈时运,穆穆良朝。袭我春服,薄言东郊。山涤余霭,宇暖微霄。有风自南,翼彼新苗。

现在虽是初夏,春天刚刚过去,不能说“穿起我的春季服装”,但换成穿起我的夏装,到东郊去夏游,山中的以及郊外田野的景色跟春季大体还是一样的;尤其是“惠风轻拂,从南边悠悠而来,吹拂禾苗,禾苗宛如张开了一双大翅膀一样”,这情景初夏也是应该有的。

景色虽美,但道路有点问题。从聂圩开始,一直到分口闸南边的下坡处,水泥路面逐渐变得破烂,或凸或凹,有的甚至塌陷。在分口闸上,先前破败不堪的水泥路边,又新堆积了很多的红色土壤,一看便知,路面想拓宽。

似乎这样的情形已经过了很久,但一直看不到重修的迹象,依旧有不少的大型货运车,没有悬挂牌照,在分口闸的堤岸与上湖火焰山之间轰隆隆地奔跑着。空车的时候,开得飞快,全然不顾乡级公路原本的不宽敞,扬起的灰尘遮天蔽日;装着满车的红色土壤时,照旧开得飞快,别的小车想超越它,困难是有的,它就是不肯谦逊地往边上走。

 

回到家里,母亲正在房屋前面的小渠里洗刷东西,看见我们回去,就问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吃了早饭没。太太回答说,他今天上午第四五节课,所以,我们先送点东西回来,还要赶回去的。我们带了两个地插,母亲说,恰好今天安装电的人在,你们可以上去看看。

电线在粉刷墙壁之前已经预先埋设好了的,隔了这么长的时间,今天开始将插座、开关,以及日光灯安装上去。安装这些的工人也是非常熟的,就是租用我们斜对面房屋的人,一见我就站起来,从口袋里掏出烟来,我说,你舍了吧,我是不抽烟的,所以,你也别指望我从口袋里掏出烟来给你抽。

阳台的玻璃窗也已经安装上了,其余的,因为三楼原本暂时不打算住的,所以,过这一个夏天再说。我们回来的时候,母亲说,我做了一点干腌菜,你们帮我卖掉,还有一点花生米。我拎着干腌菜,对太太说,估计也不会有三四斤,其实也卖不了多少钱。母亲说,能买一个算一个,总不能看着就这样扔掉。

 

一放学,飞跃校区北校门不仅是热闹,更是拥堵,混乱。

都想象不到如今的家长有这么的溺爱自己的子女,爱心浓浓的,除了一般骑电动车的来接子女,还有更多的是开车来的——估计还没有下课,就已经早早在太阳底下晒着等候;现在的太阳,别看才晴一天,气温却在悄然升高。

你开车来也是可以的,但如果把车停远一些,让小孩子多走上二三十步,也不算是虐待儿童吧!但家长们偏不,都非要往校门口挤;再加上那些打摩的的师傅们,更是见缝插针,忙着招揽生意,喇叭按个不停,非常嘈杂,看见走路的学生就拐过去问“打的么”,看见摇头就转向另外一个,“打的么”。我推着自行车从校门口出去,骑是不敢骑的,都有点走路不顺畅,非要慢慢地挪动才行。

下午的时间是属于我的,无案牍之劳形,无丝竹之乱耳,太太跟同事逛街去了,整个家里也全都是我的。午休时分,躺在床上看看无厘头的电视节目,笑一笑,感觉到生活的无奈。有睡意的时候自然关闭电视,之后酣然入梦。若不是担心睡多了会成为“睡美人”,其实在下午可以无限度无节操地睡下去。

昨晚就跟幼师的毛老师约好今晚去体育馆好好玩一场。我们去的时候,天空中的西南边,一片乌云密布,很有“黑云压城城欲摧”的况味,我疑心不久就会下一场大暴雨——但是没有,直到我们打完球回家,都已经是21点余,除了天空飘落几滴凉爽的雨点外,并不见有什么暴雨出现,更别说什么大暴雨。

上场玩球,就不知老之将至,即便是更换球友,人还是乐此不疲。九局下来,身上湿个透彻,人感觉轻松不少。等到稍作歇息,再想回家的时候,就有感觉累得人都快趴下了。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