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居之所,心灵之园

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

 
 
 

日志

 
 

生活记录:2017年05月07日 星期日 阵雨  

2017-05-07 22:18:07|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要说我们有的老师,或者从事教育这一行当的人,“毁人不倦”,那一点都不是假的。

我做了三十多年的老师,先前都认为自己的行为一定是在为学生的未来着想。但是,现在愈来愈不明白,我们是在教育学生,还是在毁灭学生。学生是要考试的,“考考考,老师的法宝”,考试的内容总归是要有用的,有针对性的,但现在有些老师出题目,喜欢钻牛角尖,大有“黑云压城城欲摧,不毁学生誓不休”之气概。

早上到备课组办公室里,就听见同仁们正在争论一个“病句”到底有没有病。原句是:在过去的一个星期里,大家对教研室赵主任起草的教学大纲从多角度提出疑问,经过几轮认真的讨论和修改,最终达成共识。

既然是病句集萃,那么,这个句子就一定是病句,那么,它的“病”到底在哪里呢?如果大家不看参考答案,几乎所有的语文老师都认为“没毛病”“没瑕疵”。但出题的老师就认为它是病句,属于“词序不当”,应该把“从多角度”移至“大家”的后面。

连荣慷慨激昂地谴责这一行径,认为这出题的老师“肯定有病”,说,这移前移后有什么区别,哪个人看了这个句子不能理解它的意思。什么是语言,语言就是能够表情达意的,我说出来,你听懂了,这语言就算是可以的了。

 

我对所谓的“病句集萃”持有的观点是,我能够说出它病因的句子,就是病句;我不能够说出它病因的句子就一定不是病句。至于出题老师所提供的的“参考答案”,他自己也谦虚地说了只是“参考”,不是“标准”,基于这样的缘由,我感觉有参考价值的就参考,没有参考价值的“我的地盘我做主”。

譬如还有一个句子,云:一切儿童文学作品都应该永远持着守护童年的立场,遵循儿童思维发展规律,富有丰富的想象力,充满爱与希望,传递古老传统中的善与美。

我自己做这个题目的时候,思前想后老半天,把句子结构翻了一个底朝天,从词语构成、句子结构诸多方面细细探寻,实在想不出这句子“病”在哪里,应该“没毛病”。然后到了“愤悱”阶段,根据孔老夫子的建议,说老师教育学生的原则,就是要让学生多思考,非要让学生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老师才做点拨,所谓“不愤不启,不悱不发”。最后看看提供的“参考答案”,恨不得抓住那个出题的老师扇上几个响亮的耳光。

“参考答案”上说,把“作品”改成“作家”,属于主谓搭配不当。你奶奶的篮球排球足球羽毛球,“作家”固然可以如此,但作为“作品”其实也可以如此的,这不是明显的钻牛角尖,扰乱老师正常的思维,进而让老师“以其昏昏使人昭昭”。

更有让人发火生气要骂娘的句子,说:次贷危机引发的全球性金融危机带来的影响还在持续,随着经济全球化的日益深化,如何缓解就业压力已成为世界各国最大的难题。

作为语文老师,不论从哪个角度都不能说这是一个病句,如果这样的句子都是病句,天理何在!但出题目的老师就说它是病句。试问病因是什么?他给出的“参考答案”让人不仅生气,还想扇他耳光,还想把他祖宗十八代都挖出来“鞭尸三百”。“参考答案”说,属于逻辑错误,“缓解就业压力”与“经济全球化的日益加深”没有必然的联系。

CAO你一切祖宗的雌性,语文界怎么会出现这样变态的玩意儿!找病句的确是有“逻辑错误”的病因,但你也不至于用有关经济方面的问题来说明“逻辑错误”,不要说学生,就是我们老师,也全都不知道两者之间没有必然的联系。

 

宜春市教育局的教研室,似乎每年的四五月份都要统一命题(命题者年年不外乎固定的几个人),之后运用必要的行政手段,发通知要求全市所有的高三年级参与他们的“检测性”考试,其实就是“试卷征订”。

他们根本不在乎各学校高三的教学进度如何,表面上说,进行高考前夕高三升学率的预测,其实说到底还是为了购买试卷的费用。如果不订购他们的试卷,有关今年的先进单位你想挨边都不可能——我们学校或因有自己的安排,即使不参与,也得订购。

怀揣着求财的目的,他们的注意点就不在命题的质量。别的学科我不懂,但语文还是略知一二的。一个文言文的题目,原题上没有某个实词,他们的答案却有,让人不知所措;更有甚者,他们出的名句名篇的默写,其中就有李贺《雁门太守行》中的一句诗:角声满天秋色里,塞上燕脂凝夜紫。提供的答案,居然把“燕脂”错写成“胭脂”,真是岂有此理!尽管表达的意思是一样的,但不能写错字。

出题人干什么去了?审题的人干什么去了!做点事情像点样子行不行。

某师范大学文学院曾经来了一位书记,初次见面的会上,跟许多文学院的教授们座谈。这人说,你们在座的教授们都是专家,专业“造旨”非常高,我是一个外行,要多向你们学习。一个教授发言说,我在这里工作了一辈子,一直以为自己是在教书育人,今天听书记这么一说,我才发现:我只是一个“造纸”的,估计也只能造造“草纸”。

书记经人点拨,登时大惭,想不到自己念了一辈子的“造诣”,应该读成“造意”,而不是“造旨”,更不可能是“造纸”。

我想,那些凭借主观想像,从来不深入教学当中调查研究、只是喜欢坐在办公室里闭门造车、看似认真实则应付的所谓“命题专家们”,跟这个书记有点相似,一切都是想当然的。

 

天气说好的今天是雷阵雨的天气,早上显得多云,后来就是阳光灿烂,到了下午,天色有点阴沉下来;但却看不到墨黑的云块,然后从远处伴随着轰隆隆的雷声,迅速地卷了过来,一时间飞沙走石,大雨滂沱。

我是希望雷阵雨要么快点下下来,要么就干脆更晚点下来,因为今天晚上我要自习,所以,我去飞跃校区的时候,或者从飞跃校区回家的时候,都不希望碰上什么雷阵雨。不过,雷阵雨估计是没有的,到了下午4点余,天空悄然下起雨来,不紧不慢,淅淅沥沥——这一下,就是一整晚,我去飞跃校区,以及从飞跃校区回家,都是撑着雨伞的。

准备去上晚自习的时候,刚想开门,就听见敲门声。开门看时,却原来是九十高龄的黄栋材老师,想不到老人家居然爬上楼来。问老人家有什么事情,老人家颤颤巍巍地说,我有两件事,一件是我的饭卡丢了,能不能请你夫人代劳挂个失;第二件事,是我写了一首诗,想让你修改修改。

我说,哪里能够说修改,我可以拜读一番。接过老人家一张纸,上书《国际劳动节感怀》,诗云:五一国际劳动节,炎黄子孙乐欢腾。鸡年暖春好风光,极目神州喜气扬。劳动人民自家节,欣感殊荣奔小康。睡狮雄醒惊宇宙,民富国强中华昌。

我说,“鸡年暖春好风光”,是不是可以改成“鸡年春暖风光好”,跟下一句节奏相符;这颈联的第一句,是否可以改为“盛世又逢勤奋日”?黄老师说,好好,我总觉得这一句太过于直白了。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