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居之所,心灵之园

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

 
 
 

日志

 
 

生活记录:2017年06月10日 星期六 多云  

2017-06-10 21:23:43|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昨天下午到晚上,高安城区是只闻雷声,不见雨下,预想之中的滂沱大雨在远处瞭望了一下,做了一个鬼脸,就跑到丰城那边去了。在体育馆打球的时候,一位在黄沙工作的球友说,黄沙下了大雨,天昏地暗的。我说,估计应该在下午5点钟左右。他说,是的,也就下了30分钟左右。

我记得当时东南边一片乌云密布,雷声轰鸣,可是,看不到乌云缓缓往城区移动,而是径直往东边飘去。很多人在球场上打球,都担心会下大雨,心中祈祷不要下雨,好让他们尽情地玩球。果然,天随人愿,结果只有零星的雨点;即使是昨天晚上,也是如此。不过,尽管城区没有兜到大雨,户外却是比较凉爽的。

今天,见得天空碧蓝如洗,白云是白云,蓝天是蓝天,白蓝分明,格外清晰;似乎连空气都是清新无尘,宛若山涧中淙淙溪流,清澈透底,沁人心脾。不过,这是上午,到了中午,风里就带着些许闷热,天空也变成了一片灰蒙蒙的。

 

昨天下午课间期间,就听见葛先生在高声打电话,情绪激昂,大有“君临天下”之气概,联系什么车辆,说明天一同出发。我疑心他是要去参加同学聚会,故此跟相关的老师都在积极换课。不料,今天早上去上班,听同仁说,葛先生是去参加高考阅卷。

有同仁不理解,说,我们整天整天的阅卷,都已经审美疲劳了,难道他还没有阅够?居然还要去参加高考阅卷。我说,他好这一口,喜欢热闹。

高考阅卷从前是有规定的,作为中学教师,至少要是高级职称;当然,附加条件也不少,比如当年高考没有嫡亲,或者远亲参加高考;当年不是执教高三年级的,等等。作为学校,除了这等上级的硬性规定,也有自己的小算盘,比如要派在某个学科中地位有着举足轻重的老师,以便阅卷完毕之后,向所在学科的全体老师汇报阅卷情况,分析高考答题的动向,也有助于新一届高三老师在复习时应该注意什么。

简而言之,一般人要去参加高考,不是想去就能去的。

现在高考阅卷的人员,尤其是高中这一块人员的分配是怎么样的,我是一概不知的。听说,再也没有过去那种在数据库里用电脑随机选配,学校也不再重视派什么老师前往,也不再安排阅卷老师及时传递信息过来,因为学生再也不需要相关的信息去评估自己的高考分数,自己坐在家里用电脑看看参考答案就行,也不再向学校、老师提供自己的高考分数。

学校现在能够做到的,也只想做到的,就是把奥赛班学生全部留下来,认真地评估分数,看看最高估分能够达到多少,再来预测重点、一本乃至二本的分数线,分析这一届高三是否完成了预定的升学人数计划——至于其他的学生,就有点无所谓了。

现在选配高中阅卷的老师,据说也得有点小关系,比如读大学期间,或者进修期间,在某所大学某位教授手下读过书,进过修,请他指点过自己的毕业论文;而这位教授恰好负责这一学科阅卷人员的选配,打个电话,基本上就能够搞定。对于一些参加过高考阅卷的老师,如我,至少在过去十年间,以及今后是没有阅卷欲望的,换句话来说,即便是选配到自己,也就是能推辞就尽量推辞,原因就是,“没意思”。

从前阅卷,学校领导也非常重视。阅卷期间,都会派专人,或者领导亲自前往南昌,宴请阅卷的老师,问问阅卷情况。至于住宿费、交通费等费用,都是学校报销的。现在,自负盈亏,学校一概不管,能给你准假就已经非常对得起你了——因为你的离开,势必影响正常的教学秩序,学校还有点不愿意让你去,更别说报销什么费用。

 

我参加过两届高考阅卷,图了一个新鲜,算是领略了其中的酸甜苦辣。

对于阅卷本身,高中老师比大学老师更有优势,无论从速度,还是从评分的准确度,都大大超过大学教师,毕竟高中教师“拳不离手,曲不离口”,阅卷基本上是一个星期一次,甚至两天一次。所以,我两次阅卷,基于我出色的表现,两次都评为“优秀阅卷员”——不过,这荣誉对当官没有什么作用。在当时,除了有一个荣誉证书发给你,还有区区碎银作为奖励,并不是很多,大抵是50元,要么就是30元。

阅卷时,也是有矛盾产生的,有精彩一瞬间。

记得有一年,刚开始阅卷的时候,语文阅卷的大组长是南昌人,站在阅卷室的中间,大声告知我们说,作文要尽量地往高分打,不要怕打高分,不能完全用成人的标准去衡量高中学生的作文能力,得把衡量标准放低一些。

过了一两天,这位组长换了一种口吻,说,前段时间,我们预测了一下作文分数,虽然告诉你们要尽量打高一点分,但也不能太高,高得离奇。我们要总体把控作文的平均分,这之后的一段时间内,要尽量客观地给分,稍微降低一点。

有一位似乎是赣州还是其他地市的老师,当了一个小组长,随即就站起来,指责这位大组长朝三慕四,有点“草菅人命”。大组长说,你怎么有这样的说法呢。小组长说,你以为我们不知道,你是把我们当做傻子看待!谁不知道刚开始的一两天,我们阅的卷子是你们南昌市的,因为是你们南昌市的,所以,你就让我们给作文打高分;现在,南昌市的卷子阅完了,你就要求卡紧一点,无非就是想让你们南昌市的语文平均分要高于我们其他地市的平均分,有意思吗?

大组长说,你怎么有这样的想法?我怎么知道一开始就是我们南昌的试卷呢。小组长说,编号是你们南昌人编的,拿卷子是你们南昌人拿的,你心里还会不清楚。大组长说,你这样说是没有根据的,我没有狭隘的地方主义。小组长说,别这样说,为了表示我的抗议,我现在就退出阅卷小组,我不阅卷总可以吧。

我当时还比较年轻,听了老师这番话,就对这位老师抱有无限的尊敬之意,因为我从未想到过一个高考阅卷,居然还藏有这么深奥的猫腻——也不知是真是假,但能够当面大胆地说出来,至少他的胆量让我钦佩。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