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居之所,心灵之园

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

 
 
 

日志

 
 

生活记录:2017年06月16日 星期五 阴  

2017-06-16 21:09:01|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必须要去还一还梦愿。

胡老大对我说,我们去古楼钓鱼吧。我问,鼓楼有什么好钓鱼的地方。胡老大说,古楼的路边,有几幢木房子,那里就有几口水塘,我们到那里去钓。我问,那里的鱼大不大。胡老大说,都是草鱼,条条都大。

当时说话的时候,我们是在一个地方的楼上,我说,既然如此,那我就回去拿渔具。刚下楼,就碰见了柳根先生,他笑着对我说,我请了胡老大去古楼钓鱼,你去不去。我说,刚才他还在说请我去钓鱼,原来是你请他,然后他请我。

我们刚出门的时候,就看见房子旁边的一口水塘边,上面种满了豆荚,人要经过都非常困难。忽地一个红黄相间的大浮标忽溜溜往前窜,显然是钓着了一条大鱼。又听见况斌先生的声音,声音里带着惊慌,还带着遗憾,说,稍微疏忽了一下,鱼就把鱼竿给拖下水去了。

之后,又看见不少的大大小小的水塘,水很浅,很大的鱼在水中游弋,有鲶鱼,有鲸鱼。大家都想下到水塘里去抓,又担心水底的淤泥太深,到时候鱼没有抓到,反倒把自己给陷了进去,得不偿失,只能“临渊羡鱼”,只赞叹鱼的大。

再后来,就醒了,原来是“南柯一梦,梦枕黄粱”。既然梦中有这么一回事,估计原本昨天想去钓鱼的念想被老天爷知道,责怪我毁了与鱼儿的相约,所以,让我在梦中神游一番,那么,我今天必须要去还一还梦愿。

其实,我之于垂钓,就像一个青年也已进入中年、曾经的各方面热情渐趋渐散,终归到了可去可不去的地步,完全没有迫切的渴望,以及如过去非去不可的铁杆钓迷行径。天晴怕热,下雨怕淋,不冷不热感觉正好在家睡觉。

太太也说,有这样去钓鱼,还不如在家里好好睡一觉。我说,就是想着去看一看,其实钓得到与钓不到我都不很关心。然后让同仁联系一下,就到附近的小皮水塘里看一看,而且心里还在打着如意算盘:钓上10条肥硕的鲫鱼就可以了。

 

一天的事务不可能完全围绕垂钓,上午在办公室,等候田南初中的师生前来,初二年级的年级组长黄老师打电话给我,问我有没有空。我说,暂时还是有一点的,如果田南初中的师生来了,还得稍微引领一下,告知他们用膳的地方,以及我们的安排。

黄老师说,想请你陪同一起去家访。

昨天我就陪同两位年轻的班主任进行了家访,感觉初二年级的班主任确实工作认真负责,平时除了教学、学生工作,节假日还得抽空去家访。昨天那位胖胖的陈姓班主任对我说,高考那几天,他没有监考,自己开着车子在乡下跑家访。

我都不知道初二年级组安排我跟随班主任去家访该是多少次,但我有我个人的工作原则,只要有老师相约,我就一定会答应跟随,毕竟年轻的班主任真的很不容易,我这般年纪大的老师,能够陪同也算是荣幸之极。

现在黄老师既然相约,我自然答应。她说,她在南连路等我。我骑摩托而去,南连路从西到东,有那么一公里,我都不知道黄老师在哪里等我。我径直往前行,快到与高荷路交界之处,依旧不见人影,赶紧打电话,黄老师说,她在幼儿园门口等候。我只好掉头。

我们一共走访了两家。

第一家就住在南连路,还算是比较方便。访问的是一个女孩子,各自还算高——黄老师说,你不要飞快长,都超过我了。看上去性情非常腼腆,不太爱说话,据说是从普通班经过筛选而进入对比班的。在普通班成绩非常了得,而在对比班,因为环境的陌生,不能一下子融入班集体,而且对比班的教学进度要比普通班快,所以,在学习方面感觉非常吃力,有压抑感。加上小女孩性格有点黏糊,做事动作比较慢,成绩自然不如意。家长也认为,小学的成绩非常优秀,初一也可以,反而现在进入对比版之后,没有在普通班的成绩好,下降得很厉害,可能是做事太慢的原因。

我们鼓励了一番,说咬咬牙,度过这一段艰难的日子,等到适应了一切就顺利了,一定要合理安排时间,注重上课听懂。我们离开小孩子家里的时候,我对黄老师说,其实,把普通班优秀的学生调入对比班,有时不一定是好事。对能够适应的学生来说还好,对这样动作稍微慢一点的学生而言,太快了他们就不容易掌控,无论是时间,还是学科之间的平衡,有点顾此失彼,反而对学习成绩的提高不利。

第二家在什么院背赵家庄。

黄老师问我你知道这地方在哪里么,我说,我虽然到高安小县城三十多年,很多地方我从未去过,根本不知道哪里是哪里。听到我们说话,楼下的邻居对我们说,你们说的地方就在南连路东头,就在你们新校附近。我就想到了“新赵庄酒楼”,应该就在那里。

我们骑车过去,拐上高荷路,往北行了一段,黄老师打电话给家长,说我们在一家收购废品的地方。家长说,我们就在对面。我们往左一拐,学生的父亲就站在路口等我们,然后把我们带到了他的店铺。

小孩子的父亲要忙生意,母亲就把我们带到了家里。这位男生个子不高,但背有点微驼,我拍拍他的背部,说,怎么走路是这个样子,把腰挺直来走。黄老师说,这学生聪明,领悟能力强,但是最近成绩下降很厉害,不知什么原因;看他这不停眨眼睛,是不是在上网,或者看课外书。学生的母亲说,回家就关着门,我们发现他的确在看课外书。然后进房间把小孩子看的书拿出来,厚厚的三本,都是灵异之类的小说。

我们就七嘴八舌地教育了一番,小孩子居然流下了眼泪。

 

吃罢中饭,我上街买了一包蚯蚓,径直就到了小皮西边的水塘,选了靠近北边一处。倘若不是毗邻高胡路,呼啸而来往的车辆络绎不绝,响声震动天地,其实,搬到一个安静的地方,到这水塘边垂钓是非常惬意的。不过半米的塘岸,两边都栽满了树木,郁郁葱葱,加上灌木丛,你想从这小道上方便地走来走去,是非常困难的。

我挑选了两处,撒米打窝,之后下钩等了半天,不见动静。开始有三次咬钩,似乎咬得非常斯文,不紧不慢,我感觉应该可以起钩,但起钩一看,什么都没有,便疑心是不是挂在钩上的蚯蚓太长了。换一处,遇到同样的情况,浮标显示慢慢地移动,慢慢潜入水中,居然不起涟漪,我居然不知道这水底到底是什么东西在咬钩。

若是鲦鱼,那速度是非常快的,而且只有那么一下,就将你的浮标径直带入水中,显然,这迹象不是;若是鲫鱼,鲫鱼是非常贪婪的,一条长长的蚯蚓,即便是很小的鲫鱼,它也是拼了老命要把全部的蚯蚓吞进嘴里,所以,那浮标一定是忽上忽下,频率还比较快,十几秒之后,要么没入水中,要么将浮标耸起,横在水面,显然,这迹象也不是。

我都开始怀疑人生,以为垂钓的理想在淡漠,连同先前积累的垂钓经验也随之消失,居然不了解这浮标的迹象到底是水下什么鱼搞的鬼。我想,就让你咬个够,就让你把浮标完全拖入水中,直至看不到浮标,我才轻轻一划,这样总可以吧!后来这般一做,还真的把这家伙钓了上来,你道是什么?居然是虾子,不是通身盔甲黑红色的小龙虾,而是通体透明的那种,都不知道它的学名叫什么,两只长长的前腿,宛如两节稻草,腹部还有更多的短腿。

如果不是上钩率太少,我是不会放它们回水塘的。因为一共才钓到了两只;还有一条小鳊鱼,我干脆把它抛入身后的一条小河,让它在更广阔的水域里大有作为。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