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居之所,心灵之园

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

 
 
 

日志

 
 

生活记录:2017年06月17日 星期六 多云  

2017-06-17 20:59:57|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评判的标准,道德也罢,成功也罢,为人也罢,刻舟求剑是不行的,这就是我们常说的历史唯物主义观。历史唯物史观,简言之,就是不能把历史上的人物简单地评判为好人,或者坏人——毕竟,历朝历代的古人,他们生活的社会环境,所具备或拥有的思想观,以及道德观各不相同,用我们现在的观点去评判,就有点横挑鼻子竖挑眼、鸡蛋里面挑骨头、吹毛求疵之嫌。

你说屈原是爱国主义诗人,是可以的,似乎也已经成了定论;但必须认定的是,他爱的只是楚国,是“芈”姓国度,是“昭、屈、景”三氏的家国,不是我们现在所说的“祖国”;如果我说他目光短浅,疏于远见,只是维护楚王家族的本身利益,某种程度上阻碍了历史的进程,你也不能骂我尽说些胡话,简直是无稽之谈——这就是历史唯物史观。

时下判断人是否成功的标准无非有二:一是走上了仕途(或直言做了官),二是进入了福布斯排行榜(或直言发了财)。如果这两项之中你没有占据一项,你说你也是成功的,就显得厚颜无耻。

我们常看文章,有人常给他人浇一些心灵鸡汤(有时我自己也是如此慰藉自我),说,一切天命,一切随缘,能每天开心是最主要的,其他的都不重要。其实,这都是自欺欺人、掩耳盗铃的文过饰非,就是我们常说的那种,“狐狸吃葡萄不到就说葡萄是酸的”。即便是葡萄是酸的,你有本事、有能耐摘一颗、甚至一串来试试,可惜你无能为力,莫说摘一串,摘一颗,甚至你闻都闻不到葡萄的酸味。

千里马,古代叫骐骥,能一日千里,威名四扬;但是,再怎么样的千里马,都不是用来摆设的,用来夸耀的,而是要做具体事务的,要日行千里的。将军成名,自然有“万骨枯”的铺垫,但他胯下的千里马也是功不可没的。我们看过将军耀武扬威地凯旋,接受皇上的钦赏,之后荣华富贵,你看过将军胯下的千里马也能荣华富贵、封妻荫子否?不能。

很多单位,都有一大批的千里马,都是用来做实际事务的,而不是用来接受钦赏的;真正接受钦赏的,往往不是千里马,而是将军膝下的宠物犬。宠物犬不能拼杀沙场(偶尔亲临沙场,都是抱在怀里的),它没有驰骋疆场的能力,却能得到将军的宠爱,这就是它的媚力无穷。宠物犬能想方设法让将军高兴,撒娇,翻滚,吐舌头,总之,能逗将军游乐之事,它都能尽力为之——可见,能使主人身心愉悦的,不是你“大风起兮云飞扬”的真正才能,而是让他内心感到一丝愉悦的取巧卖乖。

从家里出来到办公室,碰上不少教育局的领导科员,领导只能是“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而既熟悉平时又能友好相处的,仅有区区,都是一些做事踏实、不太张扬的人。我们平时偶尔碰面交谈,都笑称各自做了一辈子的实事,虚名却一点都不曾占有。我做了半辈子的老师,一如既往的不求上进;他们做了一辈子的科员,亦依旧在原地踏步,也只有在高考中考之时,方能在普通的老师面前呈现出他们单位的风范——大家年龄相仿,各自心照不宣。

甘科问我说,你没有参加中考事务。我说,我是天官(在高安的语系中,“天官”就是“傻子”的意思,或者叫“禅头”,通用的叫“二百五”)。他知道我说话喜欢开玩笑,而且有跳跃性,一时还真不明白我在说什么,就问,怎么的就做了天官。我解释说,民以食为天,我负责中考学生的吃饭问题,不是天官是什么。

我们全都笑了起来。

梁主任说,你不是在新校区还负责工会么。去年梁主任负责一次局工会的体育活动,地点就在新校区,因为感觉为人都相似,算是性情中人,所以,尽情款待一番。我说,已经是历史,我在新校上课,又像是“胡汉三又回来了”,到老校区协助总务。甘科说,那就是说不跟我们面对面交谈。我说,我没有这个能力,你们是领导,我怕你们,担心跟你们交谈,会出言不逊,得罪了你们,影响我的仕途,提拔不了。

大家就又呵呵呵起来。

 

有学生请吃饭,推辞了半天。

我对饭局一向不感兴趣,这已经是历史悠久的事情,原因非常简单,没有共同语言。学生云者,即便坐在一起,能说能聊的无非是过去,偶尔说一点如今各自的处境。过去的自己所做的事情,不能过分矫情说全都是“为了学生好”,实际工作中,对学生而言,肯定有利于他们成长的,也不能否认,有造成心理阴影的——有自知之明的老师都能知晓。

想象学生之于我的评判,能毁誉参半就算是非常了不起。学生终归是会长大的,稍微有一点知识文化素养的人,对过去的事情不会过于尖刻,心中即使有什么不快,也只是固定在心里“耿耿于怀”,却不会借机发泄出来,而会深深掩埋在心底里;而吐出嘴巴外的话,大抵都是赞美之言,我戏称“只有追悼会上才能听到的话”——可是,我不想提前听到这样的话,所以,干脆拒绝赴约。

这位学生严格意义上来说,不是我的学生,我不过是一个科任老师而已。我经常跟现在的学生开玩笑说,我不是你们的老师,我只是你们的科任老师。学生都弄不明“你们的老师”和“你们的科任老师”之间有什么区别。我就告知他们说,在我的嘴巴里,说“我是你们的老师”,表明我是做班主任的;说“我是你们的科任老师”,表明我仅仅是几个科任老师中的一员,关系亲疏不同。

这位学生邀请吃饭,过年前就说过的,但过年大家都忙于自己的事情,这事就这样一拖再拖。这位学生的女儿目前在我所执教的文科班,是一个非常腼腆、胆小的女孩子,学生告诉我说,老师,我这女儿非常懒,不太喜欢思考,你要多提她的问,不能对她就没有触动。我曾经对学生说,你爸爸说了,我每提一次你的问,你爸爸就奖给我一百元。

学生昨晚打电话给我,我就说,是不是你家女儿在家里告诉了你我开的玩笑。学生说,没有啊,什么玩笑。

有一次上课,不知为何就说到了大方和小气的问题,我就对学生说,某某某同学就非常小气。同学问她为什么小气。我说,过年的时候,听说她父亲要请我吃饭,就在家里生气发火,她父亲说,请老师吃餐饭,不过一两百块钱而已。这学生歇斯底里说,一两百不是钱啊?我将来的嫁妆就少了一两百。全班大笑起来。学生就站起来红着脸说,我没有,我没有。

学生是九零届的,跟我的年龄控制在十岁之内,所以,交流起来没有什么障碍。再说邀请的都是先前教过他的老师,以及现在教他女儿的老师,所以,我就乐意前往。

吃罢之后,我突然感觉我上了大当,因为所有参加宴请的,要么是学生先前的老师,要么是现在他女儿的老师,唯独我,凤毛麟角地属于交叉关系,有两重身份。既然如此,那么,喝酒我应该喝双份,筷子也应该摆两双才对。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