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居之所,心灵之园

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

 
 
 

日志

 
 

生活记录:2017年06月01日 星期四 暴雨  

2017-06-01 21:16:40|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其实,雨是从昨天晚上就开始下的。
    雨的先头部队是稀疏的雨滴,不成片,不连贯,掉落在地面,很快就不见了。干涸的地面,已经在炽热的阳光下暴晒了很久很久,像一张巨大的干渴的嘴,区区雨滴是满足不了它的需求。至于嘈嘈杂杂的大雨,暴雨,是如何紧跟在稀疏雨滴的后面,就不能清楚地知道,总之,完全可以肯定,在凌晨,在拂晓。
    突然攀升的气温,连续好几天沉闷的天气,在昨晚得到些许缓解。优雅的南来风,非常清凉;打开窗户,撩开窗帘,风就一阵一阵地吹了进来,无论房间,还是客厅,先前的溽气很快消散殆尽。沐浴着这等的凉风,人仿佛置身在淙淙潺潺的山泉旁边,丝丝凉凉。这样的时候,看看电视,看看美食节目,就感觉非常惬意。
    那风,吹一阵,又停一会。闲来无事,它就撩着已经拉在一边的窗帘,似乎在挑逗。窗帘随风而动,仿佛晋代名士飘逸的宽松衣裳,“舟遥遥以轻飏,风飘飘而吹衣”。在风的轻拂下,因打球而疲劳的我很快就酣然入梦。再次隐隐约约醒来的时候,风变成了从北边劲吹,靠近北窗的餐桌上的物品,有的都被吹落在地上,有的竟然吹进来卫生间;而齐齐刷刷的大雨在风的邀请下,贸然进厅,淋湿了一大片地面。
    耳边响着大雨声,连续不断,间或一两声巨大的雷声,心情是非常平复且闲淡的。
    每当碰上这般的情形,心中就会想象在佳木繁茂的山中,一条山涧旁边,搭一间草屋,独处。月夜,“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有风的日子,“四月南风大麦黄,枣花未落桐叶长”;下雨的时刻,“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枯荷听雨声”,一年四季,早晚朝暮,至少,心情是愉悦的。
    已经很多年没有维修的操场,一到下雨的天气,只消痛痛快快下那么一阵,跑道上就会很快积水;像今天这样,从昨晚下到今天早上的大雨,更是让跑道变成了一条河流,只不过没有汩汩而流的河水。操场中间的草坪,大抵被淹没了一半,草变成了水草,在水中摇曳,“参差荇菜,左右流之”,倘若加上一些游动的小鱼儿,就显得静中有动,动静结合,完美的一首静态美与动态美和谐统一的诗歌。

    撑着一把雨伞,穿上一双雨靴,冒了大雨,步行去飞跃校区。
    虽然我撑的伞就目前而言,应该是高安县城最大的(做生意的遮阳伞不算),但依旧躲避不了濛濛细雨的侵扰。很急的雨点怕打在伞上,溅起细花微沫,风一搅动,就飞进了伞内,我的上衣、裤子就有点潮湿——雨一天未止。
    行政办公室通知说,上午9点40召开会议,可是我不能参与,因为我要上第四、五节课。在学校一再强调任何工作都不能冲击教学工作的前提下,任何临时性的工作都是可以靠边的,必须以教学为主。
    在高二(1)班,学生将最近一期的“高安二中”的校报故意明显地摆放在讲台上,目的就是想让我看看。
    校报的出版周期是多长,我是不知道的;要求稿件的内容、风格,以及应该起着什么效应,我也是不知道的。总之,每隔一段时间,你从教室里回到办公室,就能看见办公桌上摆放着一张校报。有时候,我们大家都在办公室里办公,劳动班的学生抱着一大摞的校报进来,给每位老师发一张,我们就会跟学生开玩笑,非常严肃地说,我们没有订阅这份报纸,我们不要,免得学校到时候又来收我们的钱。
    学生哪里知道我们的开玩笑,非常认真地说,是老师安排我们来送报纸的。我们说,安排你们送报纸的时候,没有叮嘱你们要收费用么。学生说,没有,只是让我们每位老师的桌子上都放一份。我们故意认真地询问:你们保证这报纸真的不要钱么?如果不要钱,我们就收下;如果要钱,就请你们拿走。学生不能够回答。
    这一期标明是“农历丁酉年四月廿三”、总第98期,在七、八两个版面,分别登载了飞跃校区、朝阳校区“第十届学生心目中最喜爱的老师”的图片,我的相片赫然列在其中。与张贴在飞跃校区图书馆西边墙壁上最左下角的位置不同,这回,我在报纸上的位置,变成了左上角。
    学生用红墨水将我的相片画了两个大圈圈,然后在圈外还写了两个大大的感叹号。我说,哎呀,居然在我的相片上画圈圈。学生就嘲讽般地说,好帅啊,好帅啊。我说,是啊,认真看看,我都慢慢地爱上了自己,从未想到过我长得这么好看。
    学生就嘻嘻哈哈笑成一片。
    我说,其实,你们不需要用红色的圈住老师,你们可以用黑色的将老师圈住,然后在圈子四周画几朵白色的花,这样就好看多了。学生说,应该画黄色的花。我说,随便,你们高兴就好。
    学生就又笑了起来。
    我说,之后呢,其实你们还可以做点什么,比如,在我的嘴唇上方写一个“八”字,添上胡子,是不是看上去更美?再在眼睛上画圈圈,好像戴上一副眼镜……幸亏你们懂事,没有在我的脸上乱涂乱画,还没有配上一些辱骂我的文字,算是对得起老师。
    我继续说,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后,英国百姓建议给丘吉尔建一尊雕像,以敬仰他在二战中所立下的巨大功勋。丘吉尔听说之后,立即就给否定了,说,我可不希望小鸟在我的头上拉屎。可能他认为,活在人们心中,比一尊没有生命的雕像更具有价值。
    臧克家写过一首纪念鲁迅先生的诗,说,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有的人,把名字刻在石头上想“不朽”;有的人,情愿作野草,等着地下的火烧……其实,我也不希望我的相片登在报纸上,其实没有什么好处,反而有坏处。学生问,那有什么坏处。我说,主要是有学生拿报纸去擦屁股。学生哄地就笑了起来。我说,我在这里申明一下,你们拿这张报纸去擦屁股是可以的,那是你们的自由,但是不准把我的相片放在中间擦,我可不想瞧见你们的屁眼,闻你们的屎臭。
    学生登时笑倒一片。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