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居之所,心灵之园

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

 
 
 

日志

 
 

生活记录:2017年06月20日 星期二 多云  

2017-06-20 21:28:09|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也不知凌晨什么时候下了一场小雨,没有雷声,也没有风声,也没有听见淅淅沥沥的下雨声。单单只是早上起来,到校园门去值班,看见停放在校园里的所有车辆,车身都沾着不少的雨珠,方才知道下了一场雨。操场的跑道上,间或有一些地方有些许积水——我在操场上散步的时候,只有沿着下水道上方的水泥板上行走。

一些三小的小学生,在体育老师的指导下,进行体能训练。两位男老师嘴里不住地呵斥着,小孩子满身都是汗,依旧在老师的要求下不停地跑着。跑一阵,又停下来休息一会,就有几个小女生跟老师斗嘴,非常可爱。老师说,你们今天不跑出成绩来,就一直跑下去。小女生说,你当初答应我们咋的咋的,怎么不兑现。老师耍赖皮地说,我说过么。小女生不停地说,你说过的,你说过的。

一个个子矮小、相貌一般、长得敦实的看上去像姑娘的姑娘,耳朵里插着耳麦,手里拿着手机,在操场上跑一圈,然后停下来,又跑一圈,然后又停下来,站在小孩子跑步的起点,问年轻的体育老师:这些小孩子跑步快不快。其中一位颇有自豪地指着一位精瘦精瘦的小女孩说,这样吧,你先跑30米,她再来追你,看看你能跑赢她不。那位姑娘说,我又不想跟她赛跑。

这跑步有一百米,有两百米,还有四百米。有的小学生穿着一般的运动鞋,有的男孩子穿着钉子跑鞋;可是,地面那么潮湿,又有积水,怎么能跑得快呢!不过,小孩子不畏惧这些,昂着头,甩开膀子就跑,因为跑步而带起来的泥巴,沾着了后背的衣服。

雨雾迷茫,气温却不低。我在操场上慢慢行走5个圈,就感觉后背汗涔涔的,身上有些许沤热,完全不像一般情况下,雨后的气温非常凉爽。可能因为下了雨、有积水的缘故,外面到操场上前来锻炼的人少了很多,没有天晴时的一半。

 

这是慵懒而又宁静的一天。

因为高一、高二的学业水平测试,天可怜见,“又得浮生半日闲”,可以不去飞跃校区上课;当然,也没有参与考试的资格。在这之前,听说还可以安排我们朝阳校区四个人做做监考工作,这是教务处主动打电话问询的,后来又听说领导直接找到教务处,说不给予安排。至于为什么不给予安排,领导不可能给出答案。

朝阳校区有两位前去寻找了领导,也没有听到有什么原因的回答,其中有人问我,是不是你也去找找领导。我当即摇头,表示坚决不去,因为我有我为人的准则,无论这准则幼稚可笑,还是鄙陋不堪,“嗟来之食”是永远不会吃的,乞求之事永不为也。在这个上头力举民主、下面依旧一言堂的时代,领导在心里已经做出了的安排,是不会轻易改变的,除非你操刀而去——可文明时代,早就灭绝了冷兵器。

不去也罢,乐得清净。

早上吃罢早餐,为了消化满腹的炒粉,独自在操场上散步,走了一圈又一圈,直走到自己感觉满意为止。上午到办公室里,烧开水,泡茶叶,然后坐在椅子上,捧一本《读者》看看,虽然很多东西读不太懂,或者说引不起自己的共鸣,但读到自己能够领悟的,也能嫣然一笑,感觉性情至极。

譬如,明代名臣、学者、“蜀中四大家”之一的赵贞吉(号大洲,四川人),有一次,同朝做官的江西德安人何吉阳问他:“大洲,你近来在不在讲学?”赵大洲回答说:“没有讲。”何吉阳说:“你如果不讲学,怎么会有所成就呢?”赵大洲回答说:“不讲学,正是我的成就之处。”

忽地就想到了《老子》中的文句,云:上士闻道,勤而行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大笑之。弗笑,不足以为道。是以建言有之,曰:明道若味,进道若退,夷道若纇;上德若谷,广德若不足,建德若偷,质真若渝;大白若辱,大方无隅,大器晚成,大音希声,大象无形,大道无名。

译文:上等人士听了道,勤奋去实行;中等人士听了道,将信将疑;下等人士听了道,反而加以讥笑——不被他们讥笑,不成其为道。因此古语有说:光明的道好像昏暗,前进的道好像后退,平坦的道好像崎岖;高尚的德好像河谷,广大的德好像不足,刚强的德好像懦弱,充实的德好像空虚;最洁白的好像污浊,最方正的没有棱角,最大的器具最后完成,最大的音乐没有声响,最美的风景没有形象——大道隐匿,没有名称。

根据老子的说法,后人还演绎出其他的说法,譬如“大爱无疆”、“大辩无言”、“大念无心”、“大术无咒”(最广阔的爱是没有边界的,后人称为博爱;最佳的辩手是不说话的,宛如武林高手过招,不见其招数,胜败已定;最高的追求是无心之求;最高的法术是没有具体咒语的)。

最能让人产生笑话的当属“大辩无言”。倘若你跟学生说起这个词时,你单单嘴里说,却不在黑板上写出来,所有的学生都会哄堂大笑——他们囿于不丰富的学识,一定会误以为老师说的词语,意思应该是“上厕所的时候不能说话”。尤其我上语文课的时候,正是学生边听课边吃早餐的时候,你若碰到类似的话题,就这般说出来,学生就会装作很恶心的样子。

这是刚开始时候是这个样子的,一段时间之后,百炼成钢,见多不怪。若果在我们班级,再怎么是学生吃早餐的时间,你再怎么说这类似的话,你完全不用自己说出来,有学生会主动说出来——大辩无言,尽管他的嘴里还填满了腌粉,或者炒粉。

 

有文章说,从统计1978年至2005年北大学生的家庭出身时发现,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是农家子弟用知识改变命运的黄金时代,三成以上的北大学子出自寒门;从20世纪90年代中期,农家子弟的比例开始下滑;2000年之后,考上北大的农家子弟仅占一成多。与之相反的是,20世纪90年代后,考上北大的干部子弟比例快速攀升,这些人占全社会入口的1.7%,他们的子女却有40%进入北大。

我虽然无能力去考北大,但至少是上世纪80年代中期考入大学的,想着自己通过努力,能从农村走向小县城,虽然离家乡不过10公里,但命运稍微改变了些许,至少为小孩子的成长奠定了薄弱的基础,就像是爬台阶,总算爬上了相对关键的一级。

想到这里,小农经济的幸福之情油然而生。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