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居之所,心灵之园

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

 
 
 

日志

 
 

生活记录:2017年06月21日 星期三 中雨  

2017-06-21 21:50:07|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傍着雨声睡眠,是我以为最佳的休息状态。

“帘外雨潺潺”,人的内心处在一个静谧环境之中,耳边响着嘈嘈杂杂的没有节奏频率的雨声,以动衬静,便感觉有“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的情景。如果非要用一个比喻来形容不可,思来想去,当属刘鹗《老残游记》中“明湖居听书”一节,写王小玉唱书的修辞:声音初不甚大,只觉入耳有说不出来的妙境:五脏六腑里,像熨斗熨过,无一处不伏贴;三万六千个毛孔,像吃了人参果,无一个毛孔不畅快。

但也有煞风景的事情,你眠得正酣,恼人的手机铃声陡然响起。这般早,有谁会打电话来呢?不是自家人肯定不会这么早,不是不相识的人也不会这么早,而且肯定是有什么事情——我相信一大早听到手机铃声的人,都会如此的想法,所以,你不得不去接听;但你接过电话,居然什么都不是,而是打错了,便“无端生事由,恨恨那可论”。

我就在享受雨声中酣眠的时候,听到手机铃声,看看号码,虽然没有储存,但至少是“江西宜春”的,心想,大抵是一个熟识的人,应该有什么事情。结果,一接电话,对方说,还没有起来,我要打点米。可是我并不是碾米厂的人,你打米关我“尸比”事,一大清早的又不好生气,好歹咱也是素质高的人,便压抑住心中的怨恨,轻轻说一声:你打错了。

话虽然说得轻轻的,心底里却是恨不得将对方生生地吃了。

 

学生昨天发微信过来,跟我说,今天他们几个人要到我办公室里来坐坐,要向我汇报一下有关三十年同学聚会的事宜。我说,欢迎至极。

学生是我刚参加工作执教的第一届初中学生,从1981年9月到1987年7月,整整三年光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尽管三年的时间倏然而过,但印象依旧深刻;可能因为刚参加工作的时候,人很年轻,记忆力比较强,所以,对大部分学生记忆犹新,如果让我现在提及某位学生,我的头脑里依旧会闪现着他读初中时候的样子。

令人奇怪的是,5年前,我们曾经举行过毕业25周年的聚会,所有的学生都长大了,容颜肯定发生了些许变化,我大体依旧可能说出每一个人的姓名。这些学生闯荡江湖几十年,与过去印象中的羞涩迥然不同,个个能说会道,知道“恭维”老师,尽挑一些优美的词汇来形容老师,幸亏我不会迷失自我,以为自己就是“吴圣人”,权当学生礼貌所致。但是,我对5年前学生的形象,远不及他们读初中时的印象;他们褒扬我的词语,也全都遗忘殆尽。

我想,这足可以说明人的记忆中,最初的印象便是永恒的印象。

5年的时间依旧过得很快,就是30年的时间也就是弹指一挥间。

听说,很多学生力举要举行聚会,用他们自己的话来说,“我们也不再年轻了”。掐着指头细算,他们也应该都进入了不惑之年。前两天,黄丽君同学在微信里问我,还有没有毕业时全班的集体照。我说,有的。她说,他们也找到了同学珍藏的一张集体照,可是有点泛黄,不太清晰。

那天晚上,我把自己的相册一一搬出来,不太复杂的就找到了30年前的毕业照。在毕业照的下方,我特地有小纸条写上了几个字:“风雨三载情,云月千日意。”说实话,毕业之后,这集体照就基本上没有时间拿出来翻阅,沉寂在相册里,与时光一同慢慢褪色。

年轻的时候,都是奋斗的时候,我相信不仅仅是我,所有的学生也是如此。谁都没有时间去回忆短暂的初中生活,哪怕再有意义;我也没有时间去回顾,只顾一昧地往前走,往前奔,带了一届又一届,初中的,高中的,送走了一批又一批。物换星移几度秋,社会发生了巨变,情感似乎也变得渐渐麻木,都把教书当做一种职业而已。再后来,不经意之间,鬓发白霜,就过了知天命之年,

我的相册,底层是有一层胶的,相片放上去之后,基本上就牢牢黏住了;还有一层清晰的薄膜遮住,天长日久,相片已经与相册的底层融为一体。我轻轻地想撕下来,结果,一撕,相片似乎变得脆弱,就破了,就赶紧停了手;而薄膜虽然依旧清晰,但当我揭开之后,发现相片不能撕下,想再严严实实的遮盖起来,已经不可能了。

我就跟学生说,我把相片压在相册里,现在拿不出来,一撕就破。学生说,我们处理了,还比较清,明天来和您聊聊天。然后把处理好了的相片发给了我,我在手机里看看,果然清晰,比我保存的还要好。

 

这雨一下,就似乎下个不停,我骑摩托去飞跃校区,上完课之后,回来时雨依旧下着。刚到办公室,学生也刚好到,只有黄丽君和杨小军两位同学。黄丽君说,我们师生可以说是心有灵犀一点通,本来有几个同学一起来的,临时有的有事情,就没有来。我说,你们正是干事业的时候,忙一点可以理解,也是应该的。

其实,聚会的时间、地点在微信上都已经说过的。黄丽君同学说,主要是考虑双休日,大家都还有空。我记得他们定在8月5至6号,就说,我看了你们安排,我想我可能不能参加。学生问为什么。我说,下半年我叫高三,七月份补课要到7月20日,之后,我们一些老师想一同前往云南贵州玩一趟,回来之后,我和师母会去南京,估计要呆到8月10日,所以,你们定的那个时段我可能还在南京。学生说,你可以提前回来嘛。我说,要看看师母的态度,她如果舍不得外孙女,想在南京多呆几天,我也没有办法。学生说,那你尽量做师母的思想工作。

中午,就有在南昌工作的陈苹同学打电话,说,老师,你不来我们就感觉少了很多气氛,毕竟我们是你第一届的学生,当时你的教学理念影响了我们,总感觉我们那个时候很幸福。我说,我尽量争取。陈苹同学说,不是争取,是一定要来。

太太问我什么事,我说,学生30年聚会的事情。太太问什么时候,我说,8月5至6号。太太问在哪里,我说,学生定在庐山西海,住一晚。太太说,可以嘛,我们可以去看看。我心想,你这是没经过大脑思考的话,到时候一在南京,看到活泼可爱的小外孙女,你的腔调一定会变的,会央求我能不能再晚一天回家。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