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居之所,心灵之园

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

 
 
 

日志

 
 

生活记录:2017年06月28日 星期三 小雨  

2017-06-28 21:39:15|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尽管喜欢下雨的天气,以为富有诗意:(与伊或撑伞或不撑伞)雨中漫步,雨中谈诗,雨中观景。但雨下多了,下久了,就有点腻、有点烦的味道。这就如同年轻人谈恋爱,一日不见,如三秋兮,但天天腻在一起,眼睛中冒出的熊熊烈火终究会熄灭,有时也会产生审美疲劳,说不定还会产生矛盾,说不定就会闹情绪,说不定因为情绪而吵嘴,说不定因为吵嘴而劳燕分飞——正如苏格兰民歌:“少了一枚铁钉,掉了一只马掌;掉了一只马掌,失去了一匹战马;失去了一匹战马,损失了一位国王;损失了一位国王,输掉了一场战役;输掉了一场战役,毁灭了一个王朝。”道理是一样的。

昨天下午开始停雨,来来往往的街道上,地面很快就干涸了。

晚上虽不见天空闪烁的星星,但至少没有下雨的迹象。广场上,跳舞的人跳得正酣,音乐震天响,似乎要把好几天积蓄的能量全部倾泻出来。我也如此,好几天没有打球,这一上场就不知天高地厚,闭着眼睛就玩得不亦乐乎,不知老之已至。大汗淋漓,从体育馆打得“腰酸背痛腿抽筋”回来,连濛濛细雨都不曾有,便以为今天至少也应该是一个阴沉的天,只要不下雨就行。再说,何况操场上的积水,已经退却殆尽,锦河里的水位也在渐渐下降——再说下雨就有点不合时宜。

有一艘双体合一的挖沙铁皮船横搁在南街的锦河边上,都不知道当初是怎么捞上来的。听说,是从上游冲了下来,并且撞击大桥的桥墩,差点撞破了天燃气管道——后来居然腾讯视频上看见了真实的画面,所以,有关部门就采取措施捞了上来。

那双体的铁皮船就搁在大桥底下,阻挡了一部分人想穿过高安大桥,径直南行,到月亮湾那边去散步。这锈迹斑斑的铁皮船,搁在岸上,就像一条巨大的鲨鱼搁浅一样,死尸一具,好奇的人们站在旁边,估计如我一般,这怎么捞上来的呢?唯一解释,就是当时的水位颇高,人们顺势徒手用力拉上岸来,仅此而已——毕竟,高安还没有大型的救援设备——不过,傍晚我到锦河南岸去散步,就没有看见那双体的铁皮船,估计又趁着水位还算高的时候,又放了下去。

然而,这老天爷就是不给面子,一大早就开始下雨,滴滴答答的,还比较大。

我们昨天还已经安排人今天准备在篮球场、操场撒石灰消毒,看来,这等安排必须取消,哪个家伙会趁着下雨的天气给种植的蔬菜浇水呢!领导说,算了吧,等两天,天气不下雨。——做具体事务的人,就希望积水退去之后,因为没有消毒,也不要发生禽流感之类的H或N流行性病毒,免得担当责任。

 

高考分数一公布,沉静了三两天,也可以说经过了三两天的思考,这样的时候,有不少的朋友、家长开始垂询小孩子补习的事宜:要不要补习,可以不可以补习。

一般碰到这样的咨询,我都是回答说,必须认清楚的一件事就是,是小孩子读书,不是你家长读书,所以,补习不补习,先要征求一下小孩子的意见。他认为可以补,就让他补;他不愿意补,宁可走一所一般的学校,就让他走。因为,即便到一所一般的学校,他依旧可以通过考研提高自己的文凭的含金量,为什么非要一步到位呢!

也有小孩子想补,但我以为不能补的,这就算是比较了解小孩子的情况。有个朋友的小孩子,我就认为不宜补习,因为从小孩子个人的接受能力来看,的确是一般的,而且非常一般。从高一到高三,成绩表现一直平平,基本上可以说,小孩子多少名就可以知道这个班级有多少人,没有什么潜力可挖;如果补习,成绩一定没有明显的变化,反而对小孩的情绪有冲击——这样的情况,不如让小孩子读一个三本也就可以了。

今天有朋友问我,她有一个亲戚是万载的,读文科,打听到高安二中的文科教学质量非常不错,想到二中来补习,问问可以不可以,有什么措施。我虽然在高二年级组,但对招收补习生的事情没有过多关注,问了问小孩子的成绩,然后咨询了一个年级组,回答说,这样的成绩可以,除了免收补习费,每个月学校还发放100元的生活费,其他费用一如应届毕业生,包括学杂费,资料费,补课费等等。

今年高考,有不少朋友、关系比较密切的同事,他们的孩子都参加了高考。平日里的成绩,大抵都不是那么令人满意的,很多人就以为,能够努力一番,上一个二本就行,要么好一点的三本也可以。成绩一出,在我们这些小圈子里,万马齐喑,只有一个男孩子差强人意,也不过四百来分,更多的就是三百八九十分,与朋友、同事平常的“二本三本”理想相距甚远,弄得我都不好意思去认真打听小孩子的具体成绩,除非他们自己说出来。

之前,有时间相处的时候,尤其是偶尔的酒桌上,都兴致勃勃地谈论,高考之后,小孩子只要考得过得去,我们就几家人一同外出旅游,走云南,走贵州,那里有学生,有朋友;至于是自驾游,还是坐高铁,仍旧在火热的争论当中。但是,现在,这等的话题就烟消云散,大家都打不起精神来,我也不好雪上加霜,无聊地提及这样的话题。

 

下午年级组召开期末考试总结大会。

三个程序是必走的:先是介绍期末考试的成绩比较,谁谁谁所教的什么科,在同类型班级中名列前茅,谁谁谁的平均分要低于规定的数值(含期末考试监考、阅卷的情况),再就是总结年级组前一段时间的总体情况,说说今后的打算;最后,当然就是负责年级组工作的副校级领导作总结性的发言。

丁琪最头疼的有二:一是有些老师已经是病入膏肓,论教书,教书成绩“在孙山之后”;论表现,表现老油条一根,监考迟到,该晚自习的时候随意换课,这就宛如身上的一个瘤子,割又割除不了,看见心中又不痛快;二是从高一开始,组建了两个班,作为“翻转课堂”试验班。这两个班的学生,论成绩,原本还要高于奥赛B班,可是,经过两年的“翻转”,总体成绩比奥赛B班差多了。

丁琪说,就是因为两个班的任课老师都是一套人马,没有比较,所以,不思进取。现在看看,同一份试卷,成绩却相差这么大,这些科任老师,你们想一想,你们在干什么?我相信,教这两个班的科任老师,现在后悔死了,当初图什么新鲜,搞什么教学改革,教学改革是这么容易搞的么!还不如固步自封,亦步亦趋。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