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居之所,心灵之园

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

 
 
 

日志

 
 

生活记录:2017年06月02日 星期五 多云  

2017-06-02 21:29:19|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气预报之前说,我们这个地方,应该有连续三天的雨,气温也不高。这让不喜欢酷热天气的人们欢喜得不得了,“举欣欣然皆有喜色”,以为至少前一段时间的酷热,换来了三天的清凉,值还是值得的,可以好好躺在床上酣眠。可是,这才仅仅下了一天令人怦然心动的雨,天气立马就变晴了。凉爽的天气也仅仅过了一天,让人总有不满意之感,正如郁达夫在《故都的秋》中所言“色彩不浓,回味不永”,没有酣畅淋漓之趣味。

早上去飞跃校区赶早读,备课组长邓先生在微信群里发了一则消息,云:各位老师,接学校通知,按省教育厅要求,在我校基础年级开展以“古色,红色,绿色”为主题的征文活动,每班上交五篇到教研组!为了使征文多样化,现对26个班进行分工——1至8班负责“古色”主题,9至17班负责“红色”主题,18至26班负责“绿色”主题。要求高考放假结束后上交,用学校作文纸正楷写,结尾写上指导老师的名字!如获奖,有教育厅证书!

在办公室,邓先生问道:你们看见我发的消息么?这次高考放假,让学生写一写。

我开玩笑说,怎么没有“黄色”,我教的两个班负责写“黄色”主题还差不多,其他的颜色完全吃不烂。有同仁附和着说,这种颜色还比较好写,有着丰富的题材。

 

负责飞跃校区卫生环境保护的老周,工作责任心那是没有什么可指责的,他的已经完全度过了更年期的夫人,应该有六十来岁,按理完全进入了老年人的行列,可是脾气一样的急躁,骂起人来就彰显了她来自于农村的素养,简而言之,十足的一个毫无教养的泼妇。

在朝阳校区,就垃圾而言,最早是没有人捡拾的,都是安排学生每天打扫,然后把垃圾往垃圾坑里一倒,过一段时间,环卫所就派车辆来运走,学校每月给多少钱环卫所。后来,一位郊区的老太太,不知道从哪里学习到了先进的理念,每天都在学校的垃圾坑里捡拾垃圾,听说赚了不少的零花钱。

没有不透风的墙,纸里包不住火,雪里埋不了小孩,“世界上没有什么垃圾,只不过是放错了地方的资源”,这等理念要传播起来非常迅速,学校一些整天在家里围绕锅台转的妇女们,从中也寻找到了商机,有几个也纷纷加入了捡拾垃圾的行列——毕竟,只要捡拾到了垃圾,就能赚点小钱,贴补家用。

有两个国人的地方,就一定有竞争;有国人竞争的地方,就一定有矛盾冲突。对于学校来说,垃圾是不会因为捡拾人多了起来,也就变得多起来;垃圾的数量是不变的,但是捡拾的人多了,能够捡拾到手里的相应就少了。有一段时间,校园里的垃圾坑边,经常会发生相骂甚至打架的事件,说来说去都是几个老妇人之间的事情。

事情虽然不大,可是影响却不好。外人进到校园里来,就能听见与教书声、读书声不相和谐的相骂声,甚至群殴的场面(几位家属跟郊区的老太太为一个矿泉水瓶子就能打起来),就一定会认为这学校没有良好的教学氛围。

基于这样的缘故,学校有足智多谋的人,就想出了一个法子,市场经济时代用经济做杠杠,那就“招标”吧!简单的操作办法,每年给学校一定的费用,校园里所有的垃圾由竞标者承包;当然,优先老师的家属。

这样一来,老师的家属成功地将外面的“竞争者”驱逐出去了校园,自此,学校垃圾坑边,就永恒地出现着那几个人合作者的身影,相安无事。外人能够看见的场景,就是一辆大板车,上面堆放着高高的垃圾,用绳子胡乱地捆绑着,一个老年妇女在前面拉着,后来有那么一两个人推着,说说笑笑出校门,估计心中在盘算着这回又该赚多少钱。

不过,我不太清楚这承包的钱是多少,但是我听说学校还有一点点的附加条件,就是这些承包者有义务隔一段时间清理教学楼围墙里的垃圾,像志远楼、广博楼,楼与围墙之间有一定的空隙,每个一个星期,或者更长一点时间,里面垃圾成堆。

初中学生的破坏能力,以及污染环境的能力令我叹为观止。不接触初中学生的人,都不会知晓现在的小孩子为什么这样的没有约束力,他们随心所欲,为所欲为,想当然的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全然不顾有什么后果出现。比如,他坐在教室里,突然想往楼下抛一张凳子,他是不会顾及楼下有人来来往往的,顺手就是一抛——万一砸到了人咋办?砸到了再说。

教学楼和围墙之间的缝隙,隔一段时间打扫得干干净净,但不需要一天半日,立马就有废纸堆积,学生是不会考虑卫生环境的,他们考虑的就是方便自己。像志远楼,靠近北边的窗户,其实都安装了网眼细密的防盗网,学生想丢废纸,都需要往网眼里塞进去;但是学生不想这般费力,他们会从家里带来工具,将网眼撬大,以方便他们顺利将废纸抛出去。

在朝阳校区校园里,东南边的发电房旁边,有一块没有抹上水泥的地面,最早就有看守自行车的老人,闲来无事,重操旧业,怜悯土地的浪费,将其开垦出一块菜地。你们还别说,种的菜郁郁青青,数量足够供应一家人的。学校曾经禁止过,但老人家不为所动,辛勤耕耘,可能领导也认为不伤大雅,久而久之,也就这般保留下来了。

有了初一,就一定会有十五。你能够利用一块空隙之地,我焉能不行?自去年以来,在校园里种植蔬菜的现象愈来愈多,所占据的就不仅仅是空地,更多的是利用家属区里面的花坛、树坛,种菜的人悄然拔掉一些低矮植物,种上几株辣椒,或者几株小葱,方便平时食用,煮碗面条,摘个辣椒,掐点小葱,做做佐料,也是蛮好的。

在广博楼与围墙之间,就有一些空地,老周的夫人就在里面种菜。平日里照顾非常细微,反正用水很方便,广博楼卫生间的水龙头,扭开就有哗啦啦的水流出来。不仅仅是她种,也引来了她的合作伙伴一起种。这不,前段时间,我们就把她们扭坏了的门重新焊好,重新换上一把锁。

有了这些措施,菜是种不成了,眼睁睁看着种植的菜因为没有浇水而面临枯死,老周的夫人就开始骂人。骂人的质量如何,使用的词语有多重,我是不知道的,但我可以推想,估计不会轻描淡写,十八代祖宗肯定是要受到牵连的。

工作人员转述周太太的话,说,难道单单是我们种菜么?其他人也有种的。就算我们用了一点学校的水,可是,校门口那两个水龙头,有多少人在那里用水,洗菜,洗衣服,洗脚——你们管了没有?@#¥%%……&*!

她骂人委实是不对的,但说的内容还是有点道理,在校园里,占小便宜的大有人在。家大业大,管控方面肯定是有缺陷的。可能是因为是“分校”缘故,带头负责的领导认为自己不具备完全的行政执行权,于是姑且;下面各处室原本责任不分明,一见领导都这般“姑且”,也就心安理得,“姑且”起来。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