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居之所,心灵之园

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

 
 
 

日志

 
 

生活记录:2017年06月04日 星期日 阵雨  

2017-06-04 22:17:06|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拥有一官半职,最大的好处就是有待遇可享受。

待遇这玩意儿非常有意思。表面上看,你担任什么职务,就注定你是什么角色,角色的内涵,就规定你必须付出相应的精力来负责处理职务所圈定的事情,具体的事情你肯定不用去干的,有手下人安排——至于能不能干好另当别论;而实际上,它跟利益的关系非常密切,简言之,待遇就是利益,与能力没有任何瓜葛。也就是说,即使你能力平庸,但只要你担任了某种职务,你就一定能够享受相应的待遇。

一般而言,官职越大,意味着责任越重,而相应的个人能力就应该更强,这样才能有所担当,有所作为。在现实生活中,我们所看到的情形不完全如此。我们在单位上,在部门里,明明知道某些人的能力就是一般,但是,他所担任的职务却比有些能力比他强的人要高,待遇要好,这说明什么呢?说明社会并不以能力大小论英雄,应该还有其他的衡量条件——至于什么衡量条件,你清楚,我清楚,我们大家都清楚。

很多人趋之若鹜去谋求一官半职,多半考虑的不是运用自己的能力,为单位、为部门做出自己应有的贡献,而是冲着待遇而去的;而且冲着的不仅仅是担任职务期间的待遇,更重要的是退职之后,依旧可以心安理得地享受待遇,而且是合理合规的。

 

不在江湖,难说江湖话。

之前,在学校,有担任职务的,自然也有从职务上退下来的,老师们都不太清楚当初退职的人是怎么的一种待遇法,譬如,担任某种职务应该到什么时候退下来,如果退下来的人,他还没有到退休年龄,仅仅是退职,那么他在这期间的待遇又该如何。

忽地有一天,听说担任副校级的人也不能与往常一样,想做就可以继续做下来,一直做到“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而是到了一定的年龄,就会被上级某部门找谈话,告知有统一的规定(或许也是刚实行的),你到了退职的年龄。在学校,近一段时间,就疯传某某某、某某某和某某某都被谈了话,意味着他们的领导生涯就此终结。

学校似乎没有规定退职的领导应该享受什么待遇,形势所迫,即便是暂时在位的,也开始考虑万一退下来的方略。我相信担任了某种职务的人,都心照不宣,虽说一定在打自己的小算盘,能开大多价就尽量开多大价,但可以肯定,他们的算盘几乎都是一样的——反正单位上的规定,又没有法律的顾忌,自己高兴就好。

长子告诉我说,你那一天没有去开会,我一个人坐在那里非常尴尬,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我坐在办公室里非常无聊,也没有什么正经事要做,看着到了下班的时间,为了轻松轻松,调剂一下紧张的氛围,在电脑上玩玩游戏。

长子走进来,说,你不想听听那一天学校开会的内容。我说,我想听找谁听去。他说,你可以找我。我说,你那么忙,我找你也不一定显得你有空。他说,我就给你介绍一下会议的内容,就是一点,退职下去的副校级应该享受什么待遇。

我好歹也是一个有“待遇”的人,虽然微小,但你不能否认大象是动物、屎壳郎和蚂蚁就不是动物——小的待遇也是待遇,对不对?基于这样的缘由,对“待遇”二字,还是具有强烈的敏感性,就问,你说说,他们怎么制订待遇的。

长子说,退职之后,首先,想上课就上课,不想上课就不上课;想上班就上班,不想上班就不上班,可以自由来去,不受按手模打卡的约束;其次,学校规定的行政津贴照常享受,一直到退休;第三,年级组这一块,如果不上课,每个月可以享受教一个班的待遇,外加班主任津贴;如果上课,这上课部分另外计算。

作为文科老师,我对数字一向是不太敏感的。学校也罢,年级组也罢,只要分发带有数字的东西,人家少我那么一些,我是不会计较的,因为我根本不会计算,也懒得计算;倒不是自己大方,而是对数字没有概念。更重要的一点,我相信虽然我自己对数字不敏感,总之在文科,总有对数字敏感强于我的同仁,我们都是一样的,参照他,就可以知道自己是上当受骗了,还是中规中矩了。

我大致地估算了一下,对于即将退职的副校级领导,以他不上班、不上课为例,他依旧可以从学校、从年级组享受一个月至少三千以上的待遇——这在学校,已经是非常高的待遇了。因为像我这样的老师,辛辛苦苦一个月,牺牲四个双休日(八天),还有八个晚上的自习,还有十二个早上的早读,还有什么段考阅卷、出勤、教学质量奖,等等,能拿到手的所谓补课费,也不过是二千七八百,还是累得半死才得到的。

这待遇很是诱惑人。在学校,有哪个老师听到这样的待遇水平(消息会不胫而走),心中不会怦然而动?不会“於我心有戚戚焉”?从而勾勒起千思万绪:孙悟空说,“皇帝轮流当,明年到我家”,是不是也有可能这待遇的“馅饼”终归有一天恰好砸在自己的头顶中央?不是没有可能。

据说,近来学校暗流潜涌,觊觎者比比皆是。想想也应该,也合乎情理:太阳下山的晚上,你在玩游戏,你看看电视,你在喝小酒,人家却在跑腿,在搬砖建台阶——这样一比较,差距就出来了!不能怪人家努力,而应该骂自己太不上进。

长子说,当然也有减弱一点的。我说,减弱什么。长子说,就是再也不能一个人拥有一个大办公室,至少要两个人一个办公室。我笑着说,这有什么减弱的,相对那些待遇而言,这些可以忽略不计。长子说,我们上不上,下不下,是不是应该也去争取一些。我说,作为文科老师,我相信一切都是因缘,命中有时终须有,命中无时莫强求,你孜孜以求的利益,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最后有人会算计,你依旧得不到。

我说这话是有原因的。纵观历史,晋代的石崇,清代的和珅,都喜欢敛财,而且敛得还不少的。可是,这敛的财自己没有享用到,还搭进自己的性命,自己做了一只储存了很多松果的小松鼠,最终什么也没得到,落个竹篮打水。

长子说,这倒是实话,是这么一回事。我说,如此,还有什么可提的!领导若想为我们打算,他早就想好了,那天开会也就会顺便提了出来;那天开会没有提出来,就说明他不想为我们谋待遇。他没有这个心,你就是磕破头也是没有作用的。

说虽这般说,心里还是有点酸不溜秋的。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