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居之所,心灵之园

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

 
 
 

日志

 
 

生活记录:2017年06月08日 星期四 多云  

2017-06-08 21:37:09|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虽说并未完全置身于高考之外,今年的高考负责“天大”的事情——民以食为天——但毕竟没有紧跟着学生,没有参与到与考试密切相关的事件中去,也就没有可能到校门口去体验年复一年、届时就能出现的盛况,所以,高考对于我而言,就算是别人的事情,“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

转眼间,高考就过去了一天,也就剩下一天。

老天爷算是有点善心,帮了所有考生一个不大不小的忙,至少昨天的天气还算是凉爽,对考生发挥水平而言,没有设置“天为”的障碍。今天的天气比昨天稍微热了一点点,一早太阳就通亮通亮的,看着有点热。天气预报说,气温最高的时候,可以达到32°——但这只是理论上的,即便是真有这么高的温度,估计也应该是中午时分,考生都已经结束了上午的考试,正在寝室里看书,或酣然入梦,影响并不是非常大。

考生用早餐是陆陆续续的,没有形成拥堵的场面——不像中午晚上,稍微集中一些;再说人也不是很多,两所中学加起来也不过五百余人而已,学生膳厅上下两层,足够容纳一千余人,区区五百,不算是多的。带队的老师也早早在维持秩序,昨天他们提意见说,早上的馒头是不是可以蒸热一些。今天就说,一说你们就改正了,今天的馒头比昨天热多了,吃起来就蓬松蓬松的。不过,他们又说,中午晚上的菜有点咸。

学校的张姓厨师,习惯性地喜欢多放盐,我戏称他是“狗改不了吃屎”。前天上午,还没有开始供应饭菜,就给他打了预防针,特地找他说,张师,你这多放盐的习惯也应该改一改,菜里面盐太多了,考生容易口渴,口渴就想喝水,喝水又要上厕所,影响考试。他点头答应倒是爽快,一副诚恳改正不足的模样,连声说好好好。可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炒菜的时候,估计又是习惯使然,手里拿着颠勺,往盐袋里一挖,就是那么一大勺——反正对于他而言,盐的价格不贵,再说又不是他家的。

人家兄弟学校老师提意见的时候,恰好张师站在那里。我就走过去对他说,你这只放盐的手是不是要剁掉一小节,早就给你说过,少放盐,少放盐,可你就是死不肯改悔,人家都提意见了。张师尴尬一笑,说,习惯了,习惯了。人家学校的领导倒是大度,说,估计初中生吃麻辣,把胃口吃得更需要刺激,一点点盐的菜,学生吃得不过瘾,所以需要多放盐。

我对石脑中学的杨校长说,我看这班学生非常放松,没有什么紧张感,谈笑自如。杨校长说,这里都是一些读书不太好的考生,反正都是考专科的,多少分都可以去读,所以,一点都不紧张;紧张的在新校区。

说话间,一个女孩子穿着非常简单走了过来,杨校长说,你看看这样的学生,会是读书的料子么。这女生穿一件布料很薄的直筒套裙,两条长腿差不多都在外面,让人有点不好意思观看。我说,现在教书,要适应学生的变化,思想要更前卫,心胸要更宽广,要能容纳学生中所有存在的一切,包括抽烟呀,早恋呀,染头发呀……所谓“活到老、学到老”,还真是这样。不然,按照传统的思维,人都是会被学生气死的。

 

开考的时候,想到办公室里坐坐,闻老师他们坐在考务办,看见我连声喊我过去坐坐,说过来聊一会儿天。我就到考务办坐一坐,跟他们闲聊一会。

等到起身离开、走出考务办门口的时候,看见有年轻的女医生在帮人量血压。等到那人量完了,我坐下说,麻烦帮我量一量,看看血压怎么样。年轻的女医生问我,你早上运动了没有。我说,应该没有运动。她又问,心跳如何。我开玩笑说,刚刚感觉很平稳,看见你之后,不知为什么,就砰砰砰直跳,你瞧瞧,都快跳出来了——然后做出一个用力气压住心跳的动作。

旁边的人就笑了起来。

陈副校长坐在旁边,对我说,你知道她是谁么?你知道她是哪一届的?我惊讶地说,是学生?完了蛋,我作为老师的光辉形象毁于一旦。陈副校长对年轻的女医生说,你还记得这位老师么。女医生说,他跟以前一样,说话很幽默。我问,难不成你是九二届的。陈副校长说,人家有这么老么?你这么一说,弄得她心里疙疙瘩瘩的。我疑心这学生应该是零零届,或者是这之后的零一届,零二届的。

年轻的学生医生量了之后说,有点偏高,一百四的,一百。陈副校长说,他刚从食堂那边走过来,应该坐一会再量,可能会更准确些。起身告辞,对学生医生说,今天的事不准说给其他同学听,免得影响我的光辉形象。

昨晚在体育馆打球,“不知老之将至”,跟一般年轻人拼死拼活,只求运动的快乐,当然还有完胜对方的愉悦。平日里玩球,每每都是这样:上场之后就不知天南地北,只顾高兴。可是一下场,尤其是回家之后,睡觉之前,各种疲劳就凸现出来。今天就感觉有点萎靡不振,早上吃罢早餐,回到家里,就有想睡的念想。太太说,你是老了,这是明显的老人睡觉的方式——回笼觉。我疑心这血压偏高,跟昨晚的睡眠质量不高有很大关联。

这中午的渴睡立马就来了,一觉睡到4点,依旧不想起来,感觉非常舒畅。

 

晚上广场依旧不让跳广场舞,有些广场舞迷就干脆跳幽灵广场舞,没有音乐,只有影影幢幢的人,大抵整齐划一地挥舞着相同的动作。

我是不敢再去体育馆打球了,经过体育馆门口,也只是探头看看,就顺着碧落路往上走,一直走到高安大道,然后顺着高安大道往东行,到了还在兴建中的“瑞雪国际大酒店”,转向锦惠北路,到了鹏泰超市。

这是我们第二次到这个超市去,其实没有什么可购买的,只是因为我不想打球,太太跳不了广场舞,所以,就去散步,散步总得有一个目标,就说,去鹏泰玩玩。这就到了鹏泰。鹏泰超市算是目前高安最大的超市,上下四层,的确比较宏伟。我们随大流在超市里东逛西逛,太太喜欢吃酸豆角,说买一点回家,早上可以腌粉吃。

买一点酸豆角,太太说,等下回去没有东西吃,我们各自买一瓶酸奶吃吧。然后买了三瓶“冠益乳”(买二赠一),之后就回家。在路上一人一瓶,那酸奶算是比较浓的,喝到最后,发现里面还有一些,再怎么的倒也倒不出来,又没有吸管,用手又扣不到,把一个瓶子捏成扁扁的也无济于事,感觉很浪费,顿时心理好累好累。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