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居之所,心灵之园

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

 
 
 

日志

 
 

生活记录:2017年07月17日 星期一 晴  

2017-07-17 22:47:55|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太太不在家的一个星期,我个人的饮食以崇尚简朴为主,能多简单就多简单——其实,说句良心话,说简朴是冠冕堂皇的借口,说到底就是不愿洗锅碗瓢盆,所以,早餐吃方便面,图的就是吃完之后,把盒子往垃圾桶里一扔,厨房里依旧干干净净。

虽说仅仅自己动手,饮食才一个星期,体重却减轻了两公斤,这让我多少有些成就感。现在的人,都害怕肥胖,因为肥胖而得的疾病种类繁多,别的不太懂,至少“三高”是少不了的;而且行动迟缓,说话不连贯。

新和老师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几乎日日有小酒,天天有聚餐,都是一些“酒”同道合的朋友。我们两个人的个子差不多,但无论东西南北看,他都比我肥硕良多——我猜想他的体重应该在90公斤以上。他自己说,等到放了暑假,我就去减肥。

对他的这个话,不能说全信,也不能说半信,只能说微信。补课的日子这么繁忙,他还不是一样的吃吃喝喝,放假之后,更是有空,焉能去减肥。我们备课组有时难得聚一次餐,他都是不屑与我们在一起,因为没有志同道合的“酒友”,自斟自酌的喝酒方式他是不喜欢的,所以,宁可舍弃与我们一起用餐的机会,而转向具有更浓烈风味的地方去。

葛先生的个头比我稍微爱那么一毫米,身体看起来也肥硕,可是他说他真正的体重不过就是70几公斤,我都表示怀疑,以为不可能。但是有一次,我们在朝阳校区校门口北边的一家药店门口,那里放着一台秤,他站上去称,果然就是这么重,明显地跟体型相距甚远。我就在想,估计他身上的肉都是一些泡泡肉,不像我,有一点泡泡肉,更多的是肌肉,比重要大毕竟我喜欢剧烈的运动,而他运动的内涵仅限于散步,而且非常优雅地散步,“盈盈公府步,冉冉府中趋”——他是一个比较讲究形体艺术的语文老师。

 

罗先生是化学组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居然有我们办公室的钥匙,只要喝了酒,必醉,一醉必定躺在我们办公室里,因为新和老师后面就是一张床铺。他睡得舒舒服服,把酒气、鼾声赠送给我们。一些老师心中有苦,却不知道怎么表达。

前天早上,新和老师一进办公室,就说,哎呀,什么味道,不太对头啊。这一点的灵敏的嗅觉,任何人不得不佩服新和老师,这是天生的,我进来很久,都没有闻到。新和老师的办公桌面,跟我的办公桌面差不多。他抽烟的时候,有烟灰掉落,也不擦拭;罗先生必定坐在我的办公桌前,同样抽烟,同样有烟灰掉落,同样也不擦拭。

我办公桌上有两盆花,其中一盆君子兰,很高尚的一种花卉。我精心照料,这君子兰虽然不显郁郁葱葱,但能由八片叶子长成九片,就算我用心照顾。可是,盆里经常有烟灰,一定是罗先生抽烟的时候,把烟灰故意弹到花盆里的(我桌子上但凡有喜糖盒子,包装盒子,罗先生都当做烟灰缸,还洋洋得意地对我说,我把你任何东西当做烟灰缸,你老兄肯定一句话都不会说我,谁叫我是你的老弟呢)——我无可奈何。

新和老师把桌子上的一张纸拿开,桌面赫然显现出一个大洞,有拳头那么大的洞,洞口自然是烧焦的。新和老师说,除了罗先生,就没有其他人敢这么做的。后来得知,果然如此。却原来前一天晚上,罗先生喝醉了酒,又抽烟,烟头塞进烟盒里,烟盒放在桌子上,然后,自己躺在床铺上,跟周公闲聊,而烟盒子就自燃起来,就把桌子烧了一个大洞——还好他居然发现了,不然,真的有点事故发生。

今天我都在骂罗先生,说这家伙做好事做一半,不做彻底,以后不能让这种人到我们备课组办公室里来。新和老师说,他都把我的桌子烧了一个窟窿,怎么还说他做了好事。我说,如果这把火烧大了,把办公室烧了,我们不就会提前放假么!我们就可以多几天休息。新和老师说,这有什么用,我们搬到别的教学楼去。我说,暑假休息期间,学校出了事故,你说领导还敢继续补课么!新和老师说,想想也是。

 

据说有“有钱难买老来瘦”的说法,窃以为可能比较有些许道理。瘦一点的人,尤其是老年人,身上的疾病因子要比胖的人估计要少良多。

那一天晚上在“滋味堂”,众同仁就说到朋友细勇英年早逝的事情,然后,大家掐着指头说身边熟识的人,都是一些比较肥胖、且脸色通红、显得热血沸腾的那种,结果,几乎都以中风作为人生小说的最后一个章节。表现好一点的恢复得还可以,至少可以自己拄着拐杖、慢慢行走;差一点的坐在轮椅上,整天靠人推着轮椅出来看看天空,看看太阳,看看白云,看看月亮和星星;再差一点的就躺在床上,整天面对着一堵墙壁,有思维还只能用于回忆。

之后,大家得出一致的结论:要少喝酒,要少吃肉,要多锻炼。

总结完了之后,东道主把白酒瓶子往桌子中间一放,说,这里还有两杯,总不能浪费吧!怎么分,你们看着办。有人说,我跟谁谁分了,但是你们必须喝啤酒。东道主对着服务员一招手,说,给我搬一箱啤酒来。

我说,不是刚刚总结完了么,怎么几秒钟就忘记了,你们是鱼吧!听说鱼只有7秒钟的记忆,之后就什么也忘记了。众人说,是要少喝的,但也不能浪费,应该从明天开始。

家里有一台放在地面、然后人站上去就可以得知体重的秤,平时闲来无事的时候,可以站上去看看,以便安排这之后的饮食。昨天我对太太说,你不在家的日子,我减了两公斤。太太不相信,说不可能。今天早上,她把秤放在地上,自己先踩上去,一丝一毫未减;而我站上去,指针停留在77与78之间。太太问,怎么会这样。我说,饮食有度。

网上说,一个人的体重,最好是他的身高,减去100,就算大致差不多合适的体重。我一百七十五公分,减去一百,就剩下75——这也就是说,我体重为75公斤就算是比较合适的。之前我最重的时候,是82公斤,然后基本上就在80上下。有一年夏天,我差一点就到了75公斤,76公斤,然而这一斤始终减不下来,不知道什么缘故,

论理,吃的东西也不太多,锻炼也是持之以恒的,可是,为什么偏偏想降至75公斤,总总不能遂人愿,是不是76是一组吉祥如意的数字!但愿。

不过,我相信,我不可能就此减下去。太太胖我之心不死,她肯定不愿意看见一个家庭有“一胖一瘦”的格局存在,她势必会采取任何措施,再加上“为我好”的优良借口,拼了命地给我加餐加饭。像今天中午,一大碗的排骨河蚌汤,还有一大碗的绿豆,说都是“降火的”,吃了头上、脸上就不会再有红痘痘。

我恢复身体体重的必然,从今天开始。或许感动了苍天,到了晚上7点,猛地一阵大雨,持续了半个小时,暑气稍微减弱了些许。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