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居之所,心灵之园

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

 
 
 

日志

 
 

生活记录:2017年07月01日 星期六 中雨  

2017-07-01 21:21:10|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日子倘若是掰着指头往前去数,就宛如一个步履蹒跚的老人,你说他走得如何的快,也只能是这么快,所以,平日过日子,我们总会感觉日子奇慢,过着过着,蓦然回首,怎么才过一小时,怎么才过一天;但是,日子倘若是回过头去张望,什么“白驹过隙”,什么“弹指一挥间”,你用尽天下所有形容时间过得倏然的词语,都是可以的。

浅层次的记忆中,上个学期似乎还在期盼,大家还都在说,到了过年就可以过几天轻松的日子。然后,一如所愿,当然就到了过年的日子。过完了年,就是新的学期,往后一看,哇!这学期似乎没有什么假期,该怎么度过。这种困惑好像还在昨天,然而不经意之间,从二月中旬开始,到三月,到四月,到五月,到六月,到今天,整整四个多月,日子也就这样不紧不慢的过去了。

 

学校今天放暑假,自然免不了开期末总结大会。

今天的期末大会分两个阶段进行:第一阶段是以各个教研组为单位,包括初中部的老师,都要集中一个地方,让执教这一届高三的老师就高考谈谈各自的见解。领导说,尽管初中老师不接触高考,但了解总比不了解好。

我们语文教研组开会的地方在高三教学楼的一楼大会议室。其实,之前的几天,高三语文备课组就跟我们高二语文备课组有着面对面的交流(高一语文备课组因为忙于期末考试,就没有参加,初中部更是)。内容一样,形式一样,都是听一个人说说今年高考的一些情况。

高三年级一楼大会议室,似乎刚刚举行过填报志愿的讲座,很多桌子上都搁放着不少的印刷材料。瞧瞧上面的内容(即招生学校简介),原来都是一些江西本土的普通院校,稍微有点名的,诸如南昌大学、江西财经大学、江西师范大学都没有“忝列其中”——可见,这填报志愿的讲座,其实水平层次并不高,估计是这些名声卑微的学校,想争夺那些分数与三本有上下关系的学生。

我跟坐在后面的袁慧老师说,袁慧,我们一同报考宜春师专吧。袁慧笑着说,我都担心没有资格报,有几次晚上做梦参加高考,发现自己除了会做语文,其他学科都不会做,哭得半死。后面还有几位女老师都纷纷参与进来,都说自己有这样的梦境。

我自己也曾有过这样的梦境的,的确如此。除了语文,其他学科一片空白,梦中的自己,后背一阵一阵发凉,头上还冒热汗,感觉前途一片黯淡,内心“何事秋风悲画扇”。等到醒来,方觉室南柯一梦,方才常常舒了口气,原来自己已经参加过高考的。

第二阶段全校教职员工集中在行政楼一楼大会议室,主席台上方的LED屏幕上,轮流播放着“高安二中全体教职工大会”、“以‘四心四干’的作风,办人民满意的学校”、“注意暑期安全,健康幸福每一天”,以及“暑期多休整,勤充电,做终身学习的学者型教师”等标语。同样,先是邀请了高三年级的年级主任,以及不同层次的三个班型的班主任发言——朱满华老师是其中的一个。

朱老师年龄比我小,但头发比我白的多,因为他脑袋小,头发留得长,就更显得苍老;他心态非常不错,工作非常认真,虽然有时陡然间会发点小脾气。这次他带的普通班就比其他的班级考得要好,不然,哪里有他上台发表讲话的份。

我们平日里昵称他为“满伢”,还有尊称,即“朱校长”。因为,平时一同聊天,或者在一起玩排球,他对学校的大事小情,点评起来都是以领导的身份发表讲话的,故此我们都尊称他为“朱校长”,他也笑着默认,配合着表演,常常令人捧腹。

他有着超人的抗打击能力。前段时间,学校有停薪留职的老师在一些老师中间,搞非法集资,事后,这位老师悄然出逃,不久被抓了回来,锒铛入狱,听说现在羁押在拘留所。但是,很多老师的血汗钱,就算是打了水漂,“金钱一去不复返,此地空余伤心人”,很多人伤心透顶,“朱校长”也是如此,但他很快就抗过来了,生活还需要继续,他如是说。

那一段时间,就像鲁迅先生小说《祝福》中描写祥林嫂诉说儿子阿毛被狼吃了的那一段,在经过反反复复叙说之后,很多人有些厌恶,但,“有些老女人没有在街头听到她的话,便特意寻来,要听她这一段悲惨的故事,直到她说到呜咽,她们也就一齐流下那停在眼角上的眼泪,叹息一番,满足的去了,一面还纷纷的评论着”。

同样,也有带着渴望心态的人向“朱校长”打听他上当受骗的事情。“朱校长”倒是爽快,谁打听就都说给人家听,一点都不隐瞒,再后来,有人再打听,他就改变了说法,说,没有被骗,但是损失了三十万倒是真的。有人非常疑惑,说,你三十万是怎么损失的。“朱校长”说,我家在荷岭山脚下,农村里不是建房子么!我也就划了一块地,建了一幢三层楼的房子,连房子带装修,一共花了三十万。前段时间不是下大雨么?碰上山体滑坡,把房子给冲垮了。

这一次他上台发言,一改先前的傲慢,居然学习前面发言老师的文质彬彬,一上台,先给坐在主席台上的领导鞠了一躬(这在平时任何领导都得不到这种待遇的),再给坐在下面的全体老师鞠了一躬。可能担心话筒音质效果不好,他俯下身子,嘴巴几乎贴在话筒上,一张开,坐在下面的我们就有点震耳欲聋的况味。

大家就笑个不停。徐冬平先生是行政办公室副主任,负责协调会场情况,见状赶紧过去,悄悄说,不要靠这么近,声音太大了。然后动手稍微把话筒拨高了一些,这样离“朱校长”的嘴巴距离稍微长一些。“朱校长”不以为然,又把话筒压低来,嘴巴依旧贴在上面,声音铿锵有力,整个会场洋溢着他中气十足的讲话声。

 

白天自然又是一天的雨,会议散时,更是滂沱。

傍晚雨停了,天空中的厚积乌云稍微颜色变淡,似乎还露出了些许蔚蓝的颜色,还有西天边泛出的橘黄色的霞光。我和太太依旧去锦河边散步,看见河水较昨天又涨了一些。昨天高安大桥桥墩上张贴的“匠心巧干”四个字,至少有两个字露在水面,今天就只剩下一个字了;而且,最下面一级的堤坝已经被水淹没,有大人带着小孩在蹚水玩。

太太说,看今天这河水,才称得上叫“江”,从前只能叫“沟”。我说,我们这里一贯叫“锦河”,上高那里才叫“锦江”。

散步的时候,对面走来了两个相对年轻的姑娘,其中一个对着另外一个说,加上岁月沧桑……我对太太说,还真瞧不出来,居然有人会说“岁月沧桑”,文化底蕴还算深厚,我还以为像这样高雅的词汇,只有我们这样的人才能说出来,果然高手在民间。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