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居之所,心灵之园

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

 
 
 

日志

 
 

生活记录:2017年07月05日 星期三 多云  

2017-07-05 21:38:23|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气的炎热不是渐推行的,而是断崖式的。

不下雨的时间,掐着指头去算,从昨天到今天,才勉强区区两天,气温就开始处在高位状态,今天最高温度就达到了34度;见得白炽的阳光普照大地,人都有点不敢在外面走动,只想呆在一个地方,聊天,吃东西。

当然,不下雨的日子,尤其是早上,其实还是蛮凉爽的。天空虽然不至于通天的都是蔚蓝的天空,但从白云间露出来的天空,确实是蔚蓝的,蓝得有点醉人。树叶碧翠欲滴,泛着青光,清风吹拂,宛如成千上万个绿色的精灵,在树枝上跳跃着,喧哗着。

天气稍微一热,教室里的空调就开始轰隆隆的运转,悬挂外机的一面,滴滴答答,像在下雨一般。学生在这样环境里除了上课不认真,或吃东西,或睡觉,是无比幸福的。

 

去上课的时候,就看见梁澜同学独自一人站在走廊上吃早餐,看见我过去,似乎生怕我抢了她的吃,赶紧把一个小包子往嘴巴里一塞,腮帮子顿时鼓鼓囊囊,然后笑容都展不开的进去了——现在很容易看见这样一种吃东西的惨状。

我站在讲台上,对学生说,我愈来愈感觉到传统文化的严重缺失,作为语文老师有点悲哀,也深感传承文化的责任重大。学生说,你看见了什么,又有什么感叹。我说,刚才我看见梁澜同学站在走廊上吃东西,居然把一个小包子一下子塞进了嘴里,完全的没有吃相。学生说,那怎么的才有吃相呢。我说,过去的大家闺秀,或者小家碧玉,人家都是小姐,有修养,讲规矩,吃起东西来,都是轻轻地拈起来,然后放进嘴巴里的——哪里有什么往嘴巴里一塞的现象。

我边说便扮演着拈东西吃的样子,伸出右手的大拇指,然后再伸出中指,两者中间夹着半截粉笔——整个右手的造型,很像一只孔雀脑袋。学生见状就大笑,纷纷指着前排说,王佳发就是这样的。王佳发同学是五班的班长,学习成绩在班上基本上属于第一,雄性,但行为举止有点雌性化。

譬如,有一回上课的时候,他照着圆镜子,用眉笔(?)给自己画眉毛。我就说,当窗理云鬓,对镜贴花黄;我以为你上课照镜子画眉毛有两个不妥。旁边的同学就问,有那两个不妥呢。我说,第一,用圆镜子不妥,要用方镜子——因为圆镜子是照妖用的,而方镜子是人用的,你们看见过有很多人家大门上方安装一面镜子,目的都是照妖,用的都是圆镜子,没有方镜子的。第二不妥,你不应该用2B铅笔,而应该用正宗的眉笔,这样更有色泽。

这节课讲解的是病句,有一个修饰不当的词语,说“一台剧本”。我说,即便是我们的习惯,都是说“一个剧本”,或者说“一台戏”,没有说“一台剧本”的。什么叫一台?至少内容要丰富,情节曲折有可观性,热闹非凡。我们有一句俗语,叫“三个女人一台戏”,说的就是这个意思。学生摇头说,不懂。

我细细解析说,三个女人一台戏,可以从褒贬两个角度来分析。若说到褒义,是说女人天生爱热闹,只要有三个女人在一起,她们就会叽叽喳喳,谈天说地,满脸愉悦的样子,因为她们感觉很幸福;若是说到贬义,就是说女人天生舌头长,喜欢搬弄是非,添油加醋。

女同学就开始叫嚣,胡说,乱说,哪有啊!我说,从前有一个国王骑着马外出打猎,因为风大,一根马身上的毛吹到了他的嘴边,国王吐了一口痰,把马毛也吐了下来。旁边的一个侍女看见了,回去跟其他的侍女说,今天国王口里吐出了一根毛。其他的侍女再一传,说,国王嘴里吐出了一撮毛。再一传,说,国王的嘴里吐出了一团毛。最后就变成了,国王的嘴里吐出了一只兔子。

就有女同学笑着问我,老师,那师母是不是也喜欢搬弄是非,添油加醋啊。我说,肯定不是。然后全班女生一片哗然,说,师母怎么就不是呢。我说,蓬生麻中,不扶自直;白沙在涅,与之俱黑——懂不懂。学生说,不懂。我说,所以呀,我们师生之间的拥有的知识层面不一样,就很难交流。学生说,切——我说,换句话说,就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懂了吧。学生说,懂了。我说,既然懂了,老师就告诉你们为什么师母不是那样的,因为有我这个知识渊博、修养高雅的人在师母身边,耳濡目染。

全班没有一个学生认为我说得有道理的,满脸都写着“不屑”或者“鄙夷”两个字。

 

昨天下午进行了周周练,这今天,备课组的同仁就坐在办公室,伏案改试卷。

其实,学生对这样的练习,已经严重产生了抵触心理。别的不用多举例,单单看他们的整体书写,就完全可以说明问题。先前,我还表扬过五班的学生,书写工整的比较多,现在看来,大浪淘沙,只剩下区区几个人。大家都是怀揣着应付的心态,想做一点就做一点,不想着就大片大片地空着,一字不着。

这次周周练的题目是金老师出的,大家都知道,但是说话的时候,想调侃她的都装作不知道。连荣说,这题目是谁出的呀?这样的题目,我想“戳骂”(高安话,就是骂的意思)她。旁人就说,没有那么严重吧。连荣说,那好吧,那就不要“骂”字。金老师笑骂道:你找死是吧。

大家就无耻地笑了起来。

我说,这是哪个出的题目呀?一看就知道一定是处在更年期的人出的,整个题目非常的不流畅,点点滴滴,断断续续,不酣畅淋漓啊!金老师说,你怎么知道断断续续,不酣畅淋漓。我说,看看这诗歌鉴赏,作者为什么咨嗟,这好像不应该是鉴赏题嘛!

天气有点热,有同仁说,开空调吧。新和老师说,开空调干什么,有电风扇就够了。我说,瞧你这体态,外强中干啊!“虎见之,庞然大物也,以为神,蔽林间窥之,稍出近之,慭慭然,莫相知”——这是柳宗元《黔之驴》中的句子,我依旧可以背得滚瓜烂熟。

新和老师说,随你怎么说,我不是说我不喜欢空调,而是金老师她说她有点腰间盘突出,不宜吹空调,我是可以吹的。连荣说,我想不教书,干脆去乡下搞什么精准扶贫。我说,就是那种到乡下去,专门找那些死了老公的,或者老公去外面打工去了的妇女,去“精”准扶贫的吧。宓博说,传“精”送宝的那种,弄得不好,你会“殚精竭虑”的。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