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居之所,心灵之园

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

 
 
 

日志

 
 

生活记录:2017年07月09日 星期日 多云  

2017-07-09 22:41:26|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往年的这个时候,高安小县城,正是各种瓜果成熟上市的时候,诸如葡萄、西瓜、梨瓜——都是本地栽种的。因为很多人开始引进很多新的品种,即使像常见的西瓜,也很少见得到过去那种本乡本土、看相不好的土里八七的西瓜,基本上都冠以各色响亮的名号,尤以“麒麟”为最。摊子上,也开始流行广告词,要么用小型的录音喇叭叫个不停,要么就写在一块纸板上。广告词都在网上学的,什么“比情人还甜,比老婆还熟,比小三还有味道”。

今年又到了瓜果成熟的时候,然而,大街小巷,很少能看见各种瓜果摊点。在南街的中山商贸东大门,偶尔的一家,一个瘦不拉几的老农,辆电动三轮车,一台放在地上的电子秤。然后,我两次经过这个摊点的时候,两次看见老农自己在啃吃西瓜,买的人并不多,估计一来西瓜的样子不好看,二来西瓜的味道不太好。

前段时间,下的雨不仅多,而且时间久。我虽不懂栽植水果,但深知光合作用对瓜果的影响。一种瓜果,正处在生长时期,正需要阳光普照的时候,可是,一个多月见不到具体的太阳光,靠白天的经过云层阻挡了的光线,怎么能够成熟?怎么能够长得甜蜜?

至少在去年,在高安大桥的南边,通往月亮湾的路口,经常有一位年轻人摆设的摊点,以卖葡萄为主,兼售其他。这年轻人卖的葡萄,个头大,且新鲜,而且价格也不很贵,每斤不过5元钱,或者7元。上个月月底,我们几个人曾经到了祥符的一家葡萄基地,到葡萄园里去采摘葡萄,却也是不太甜,而且价格高得惊人,每斤18元。

我们问怎么这么贵,到城里去买葡萄都不要这么贵。那些工作人员说,图的就是一个新鲜,还有一个自己采摘的乐趣;当然,你们还可以随便吃,如果喜欢吃的人,吃那么一两斤也是有数可算的。想一想,她们说的也都有道理。

今年,那个小伙子的摊子至今不见踪影,我们想吃的那种价格既便宜、味道又好的葡萄自然也不见踪影。这让我们多多少少有些期待。每次走路也罢,骑摩托也罢,去体育馆,途径大桥下面,都会习惯性的往那里看一看,结果,当然令人失望,空空如也,那块场地停满了车辆,已经没有了摆摊设点之地。

过去,我对瓜果并不是十分感兴趣,吃也行,不吃也行;现在似乎渐渐喜欢起来,每天吃点水果,已经成了惯例。尤其是葡萄,不能说是痴迷,但只要家里有,就非吃不可,不过,一般都是在晚上,从体育馆打球回来,然后洗上一串,坐下来慢慢吃,连同葡萄皮,一同咽下,就是那种“吃葡萄不吐葡萄皮”。太太是要吐葡萄皮的,担心葡萄皮上有残存的农药;我对残存的农药是无所谓的,说不定还可以以毒攻毒,把体内自己发现不了但确实存在的害虫给消灭了。当然,更重要的是,因为,在网上,有言论说,葡萄皮含有什么丰富的成分,对人体怎么怎么的好,吃葡萄吐掉葡萄皮,其实是一种浪费。

 

昨天傍晚,我独自骑摩托去体育馆的时候,在校园内碰上柳根,开辆车子从转弯处下坡,看见我他停了车,打开车窗玻璃,问我去哪里。我说,去体育馆打打羽毛球。他就推开车门,下了车,说,你拿一袋子梨子去吃。就在后备箱里提出一袋子梨子送给我。

我到今天早上,准备去飞跃校区上课的时候,才认真看了那一袋子梨子。青褐色,个头有大有小,看上去水分蛮丰富。一袋子估摸着有十来斤,我就分成两份,用红色的塑料袋子装了一半,放在摩托车的后备箱,带着去了新校区。

两节课下来,天气阴晴不定,南风是很大的,也很凉爽。

昨晚下了一晚上的雨,气温稍微有点下降,这个时候,如果不再下雨,骑摩托回上湖一趟,应该是非常惬意的。我看天气应该不是下雨的天气,不过,古人云:晴带雨伞,热带寒衣。凡是都应该讲究一个有备无患,未雨绸缪,所以,我还是带了雨衣。说话之间,我就骑了摩托,行驶在回老家的路上。

估计是星期天的缘故,路上的车辆比较多,骑电动车的人也比较多,各人都忙着各人的事情。我在樟高公路聂墟段,看见一个中年男人,用一根棍子挑着很多葫芦丝,在路边慢慢走着,手里也还拿着一个,边走边吹着,心里就在想,你推销葫芦丝不在城里,倒是跑到乡下来,乡下有几个家庭会买葫芦丝的,这不是白忙乎么!

等到我从家里返回高安,在通往我们上湖的路上,一个靠近路边的村里边,又看见这位中年人,这一次他只是没有吹葫芦丝而已,依旧这样不紧不慢地走着。依照他行进的路线,必定要到我们上湖去,就感觉生活的不容易,很艰辛。

回到家里,家门洞开,父母都不在家里,经常停放在家门口的那辆三轮自行车不见了,也不知老人家干什么去了。我上了楼,开门口,把梨子放在茶几上,便下了楼,骑上摩托,又返回了高安。我猜想,父母回家之后,看见茶几上的梨子,一定能推断出是我回家送的,因为除了他们,就只剩下我有家里的钥匙。

 

一个人在家里,必须要弄饭的;毕竟,这等消息还没有散布出去,朋友们没有人知道我是一个人在家里,自然他们热衷的饭局,按传统的规矩,是坚决不叫我的。

早上离家去上课的时候,我在电高压锅里放了些水,然后把一碗马齿苋烧红烧肉的菜放在里面,然后上面放一个隔层,用一个扁平的不锈钢的碗洗了些许米,放好了水,搁在上面,再预定了煮饭的时间——这样,回到家里,至少,饭是熟的,还有一小碗的菜。

单有一碗小菜是不够的,回家之后,再炒一个豆芽。太太叮嘱说,你要炒菜先炒豆芽,不然,豆芽容易坏的;还有,那酱豆干也要早点炒掉,不然也会坏的。我心想,那里能吃这么多。于是把酱豆干放在冷冻室里去了,这样可以多放几天。

可能是昨晚打球过于疲劳的缘故,这个人居然非常渴睡。

昨晚睡得比较早,还没有到10点半就睡下了。今天中午也是,吃罢中饭,人就感觉非常想睡,躺在床上,尽管有点热,不想开空调,立马进入梦乡。

人家说,年轻的人容易做梦,年龄大的人梦就会少一些,甚至没有。可是,这中午我居然还会做梦,居然带有传奇色彩的梦。梦见自己在垂钓,眼见得浮标慢慢往上升,显然是鱼儿咬了钩正往上送,便猛地一提,结果轻飘飘的,不是想象中的大鱼,而是三只鸟。之后,这三只鸟就幻化成三个人:一个小女孩,居然手腕上文了图案,文了一个可爱的小孩子笑的脸;另一个中年妇女,估计应该是小女孩的母亲,责怪小孩子贪玩;然后再一个带着尼姑帽的老年女性,个子矮矮的,严肃的脸。

我把她们放了回去,说,以后千万不要乱咬钩,再钓上来就不放回到水里去。母女俩千恩万谢走了,那位老年妇女伸出手,在我的手掌上跟画符一样画了几个圈,然后就走了。我心想,这是不是有什么暗示?该不会是什么数字,是不是福利彩票中奖的数字号码——可惜我从不买彩票,而且,在梦中,我也没有认真记住她写的是什么数字。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