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居之所,心灵之园

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

 
 
 

日志

 
 

生活记录:2017年08月12日 星期六 雷阵雨  

2017-08-12 21:08:17|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备课组办公室,我的办公桌上,原本是有两个盆景,一盆插花的;现在只剩下两个盆景。

这三件赏心悦目的盆栽(盆插)都是严霞同学赠送的。插花是勿忘我,似乎还有一种,不过我不知道花名,早已凋零——别说花瓣,就连花枝都不见踪影。两个盆景,一盆是君子兰(九片),一盆是摇钱树(叶子稀疏)——若是从我这个半拉子文人的角度,君子兰自然是挚爱,而摇钱树多多少少有点俗。

盆中的土质,我疑心不完全是土,而是夹杂着木屑的土,应该储存不了多少水量的。平日里尽管多暇日,但都用于闲聊,对两个盆景的照看也是不细心。比如浇水,就没有固定的时间,可能一个星期,也可能两个星期;高兴起来,有时会连续好几天都浇。

有人说,浇水也不能过于勤快,最好是一个星期浇一次。

两个盆栽的花盆,都是上下相通的,多浇一点水,多余的水就会从底部流下来,浸漫我的办公桌,致使我办公桌的桌面因为水渍的缘故,有点斑驳;再加上顺着流水而下的土渍,桌面就不很干净——幸亏对面新和老师的桌面比我的更糟,几乎凌乱,加上满是烟灰,更是不堪入目。这样一比较,我的桌面比他的桌面还要好看一些。

7月21日放暑假的时候,想着有将近20天的时间不能到办公室里去,而天气又酷热,尽管在办公室没有太阳的灼烤,但水分的蒸发量还是应该有的,所以,就非常担心这两个盆栽的命运。尽管离开的时候,足足浇了一遍,可稍微多一些,多余的水就会流出来,就感觉这两个盆栽迟早是要干枯死的。

摇钱树如果干枯死了,倒也是无所谓,因为原本它的名字不好听,而且它的叶子又像是辣椒的叶子,可观性也不强;但如果君子兰干枯死了,就有点惋惜,好像一个美人憔悴在自己的手里。于是,浇了水之后,我还把我平日里擦手的白毛巾浸泡在水中,让白毛巾吸足了水分,然后覆盖在君子兰的四周,最后还对其他同仁说,诸君,如果有谁中途回办公室,帮忙浇一点水。

没有人响应,没有人承诺,我喟叹万分:老天爷要我的盆栽干枯而死,实在是天意;人力不可挽救,也罢也罢!就思忖着到时上班的时候,把干枯的盆栽拔出来,把土倒掉,把花盆洗干净,之后呢,当然只有睹盆思花。

8月10日,一大早赶到办公室,最先想到的就是盆栽。想象中的情景与现实中的情景迥然不同,尽管叶子上布满了灰尘,先前的翠绿有点凝滞的曲调,但是,至少不但没有干枯而死,反而依旧茁壮。我就问,谁做的好事。

依旧没有人响应,没有人答应。我疑心是教奥赛班的老师做了默默无闻的好人,因为他们上课的时间提前到了8月1日。不管如何,两个盆栽总算是度过了艰难的一个暑假,多多少少让我感到欣慰。办公桌上有点绿色,可以显示我热爱生活的奢望。

 

这段时间,学校多多少少有点涟漪,主要领导的调整,让大家在课余有了一点点谈资。

听说先前的领导开始自己亲自动手,把自己办公室里的书籍陆续打包,虚位而退,这让所有的有心人颇有点日薄西山、英雄落寞的况味。人要离职,教师当中,负面的言论就多了起来——所谓“当家三年狗也嫌”,这个就不多赘言。

当然,大家谈论的不全是旧人的离去,也有到底是哪位新人的到来。之前,江湖传闻颇多,一天一种版本,说话的人都坦言自己听闻的是最新的消息。好在二中教师,历来就是以教书育人为己任,对外界的消息不能说不感兴趣,但上课期间,依旧能履行自己的职责。所以,尽管暂时群龙无首,正常的教学秩序依旧井然有序。

早读时分,早到的老师是不用到班级去看看早读情况,就更有时间吃吃早饭、聊聊天。有人感慨地说,看来上面没有人,想当点芝麻官都是困难的。有人说,估计这段时间,某某某是最痛苦的。连荣说,这还不算是最痛苦的,最痛苦的人还有,当年人都坐在会议室,就等宣布;结果一分钟的事情,人就被叫了出去,什么都没有。我说,由此还影响了一生。

只有在二中经历资深的人,如我,方能知道此事。

新来的很多老师,对此一无所闻,就问,真的有这样的事情。事实上也真是有这样的事情。“城头变幻大王旗”,还真是有点眼花缭乱。有老师说,关键的是当初微信里面明明白白说了人家的名字,最终什么都没有,这之后让人家会感觉有点不好意思。我开玩笑说,幸亏我有先见之明,预先跟你们说了不要推荐我,否则说不定最痛苦的人就是我。葛先生说,我们都看到了你的要求,全都按照你的要求做了,没有推荐你。

我慢悠悠地说,平心而论,我感觉自己的确年龄偏老,精力不济,没有活力。连荣说,怎么有这样的想法。我解释说,前天我在荷岭白沙观水库游泳,有很多年轻的女孩子也在那里游泳,人家都穿着薄如蝉翼的游泳衣,一入水似乎就荡然无存那种;旁边有很多文了身的年轻人,穿着紧梆梆的泳裤,出水的时候,下面鼓鼓囊囊,好像塞了一个十公斤重的铅球;而我,自己低头认真看看,像一个鹌鹑蛋一样。

所有的人都大笑起来。

连荣说,其实这说明你进化得很快,那些像铅球一样的人,都是没有进化的人。原始社会,那样的人都跑不动,所以都被野兽给吃了,那些像鹌鹑蛋的人倒是跑得很快,就活下来了。我说,你这个理论倒是新颖,看来我不但没老,反而进化了不少。

新来的肖老师说,我就喜欢听吴老师说话,风趣幽默;你们想想,一个男老师,居然喜欢听一个男老师说话,那说明他说话多么吸引人,女老师就更加喜欢听。我说,我这个人就是“下而不流,龌而不龊”。连荣说,就是因为这样,你让多少女老师在背后骂你,人家不喜欢你这样。

笑谈一阵,大家拎起教科书,说,上课去,赚钱去。

 

傍晚6点,天空乌云密布,陡然间,天地一片黑暗,跟夜晚无异。忽地电闪雷鸣,大雨滂沱,风往四周旋转,南边的窗户会飘进雨来、北边的窗户同样也是如此。闪电如蛇形,雷声震耳欲聋。偶尔站在窗户边,猛然一道耀眼的闪电,赶紧缩了回来,紧接着一声惊雷炸响,高安人把这种雷叫做“邹锣”。

这一场雨下了很久,直到7点余,才勉强停了下来。

我和太太骑着摩托车去看望一下岳母大人,路上又碰上下雨,幸好带了雨衣。在岳母大人那里坐了良久,陪她聊聊天,顺便说一说为老人家做寿的事情。岳母大人说,千万不要给我买任何东西,什么玉镯金戒指,我都不要;做一桌酒,大家在一起坐一坐就行。

将近9点回来,老天爷依旧下着雨。户外凉爽,室内依旧是闷闷的。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