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居之所,心灵之园

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

 
 
 

日志

 
 

生活记录:2017年08月07日 星期一 多云  

2017-08-08 22:28:46|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过是前两天的事情,也不知道这事情产生的背景是怎样的,反正小外孙女就喜欢上了“捉迷藏”——反正我是没有教给她的,她的阿婆也没有教给她,似乎就是那么一不小心,她自己就参透了这么一种游戏,在她的嘴里,就叫做“躲躲”。

这种游戏只在我和小外孙女两个人之间进行,别人休想插一足。在小孩子的眼里,这是一个非常好玩的游戏。一般的情况下,是由我来躲起来,让小家伙来找我。可能我的教育思想囿于循序渐进,开始时,就简简单单站在房间门内的侧边,小家伙只要一进房间就能看见我。在她的眼里,她看见了我就意味着一种莫大的成功,她能从中得到非常开心的乐趣。

这样一来,她的兴趣非常高涨。偶尔的时候,我会来一次比较困难的——那就是在大房间里,一般简单的也就是站在门侧,不过我有时就趴在床铺靠近飘窗的位置,小家伙以为一进门就能看见我,结果没有。

她没有推断能力,明明看见我进了房间,为什么不在房间里呢?她反倒以为我会在另外一个房间,所以就跑到另外一个房间去,结果当然是没有的。她找不到我,就会显得很着急,就跟她的阿婆说:阿东,没有,没有。她的阿婆就会指着大房间,说,在里面。

她再次进房间的时候,我必须让她找到,就故意抬起头,露出一点点来。她看见了,就赶紧跑到飘窗边上来,一看我趴在地上,就高兴地咯咯直笑。这个秘密就此揭穿,下一次我再躲在这个地方,她也轻而易举地会找到。

这个游戏在晚上尤其显得开心,因为全家都在,让全家人看着她能够找到躲猫猫的人,她可能感觉到一种成就感。但女儿就不太同意晚上也这样的疯,说,等下想让她睡觉都难。

事实上真是如此,到了应该睡觉的时间,她居然没有一点瞌睡,依旧傍着我,嘴里不停地说:躲躲,躲躲。我说,我们明天再来好不好。她就说,不好。免不得又跟她疯一阵,就愈加不想睡觉了。

早上,应该醒来的时候,就不醒来,有时可以睡到八九点钟。小孩子刚刚醒来的时候,懵懵懂懂,你还不能早早就让她起床,帮她洗漱。你要跟她慢慢聊天,逗她,最佳的方式就是跟她说:躲躲么,躲躲么。她一听就来了劲,意识立马就清醒了,别的事情都可以撂在一边,先玩一阵“躲躲”的游戏。

昨天晚上,我又跟她来一个“坐飞机”。用我的右手托着她的双肩,左手紧握着她的双脚,然后一会儿钻高,一会儿俯低,在家里“飞上飞下”——这个新颖的玩法又让小家伙兴奋不已。当我把她放下时,她会抓着我的手,说,又来,又来。女儿说,又这样的疯,到时候又不肯睡。太太说,喜欢上了这样玩法,看看我们回去了怎么办。我说,反正我剩下两天就要回去,到时候累趴她爷爷去。

 

这段时间,学校据说风声不断。

前两天我回去,就有同仁跟我说起学校的事情来——当然这里不好详细地描述,总之,是关系到领导班子调整的问题。年级组刘主任在微信圈里发消息说,请本年级组高级教师今天上午(8月5日,周六9:00准时到办公室一楼会议室开会,推荐某某、某某某为副科级干部,某某某为正科级干部。诸位若没事,烦请您们准时到场!谢谢!

高三语文备课组微信群里,就有同仁问:请问,有谁知道,明天高级老师开什么会。徐先生说,好事。有同仁问,是投票吗?宓博说,选校长。我开玩笑说,千万不要选我,我会生气的。有同仁直接呛我:祝贺你,没给你生气的机会。

语文教研组组长也干脆得很,在微信圈里转达说,语文组各位高级教师,于8月5日上午9点到行政楼一楼会议室开会,请推荐某某某、某某为副科级干部,某某某为正科级干部。

这等热闹的事情,吾辈平庸,姑且听之。不过,好在我只在学校呆了一天,就匆匆赶回了南京,就丧失了我开会的资格,这原本也是我所希望的,因为避开了我内心的尴尬——我总以为我很了不起的。

第二天下午,我在南京大地影院看电影,看得正酣,就接到一个电话,是曾经的同仁、如今在高安中学发展的一位领导打来的,问我你们学校选举领导的事情到底怎么样。我说,我不知道啊。她问你难道没有参加会议么。我说,没有,我为什么要参加会议。她说,那你知不知道你们学校到底是谁能够当副校长。我说,不是已经内定了吗?我接到微信通知,都明确无误地点名说要选谁。她说,你这是过时的新闻,现在又变了,两个副科级的干部,至少要有一个40岁以下的。

这倒是很新鲜,看来这中原逐鹿、鹿死谁手还没有一个明确的定论。一位即将退职的领导对我说,没有宣布的事情,一分钟之内都可能发生变化——宣布才是真理。在这样特殊的时期,自然是有人着急有人失落,有人欢喜有人愁闷,有的人估计又要失眠一段时间。

又听说高中部和初中部要完全剥离,曾经担任过四中校长的方姓之人要到二中初中部领衔主演;又听说人员的调整,是先前二中的全部到高中去,之后六中的、还有新近调入的、聘任的全都留在初中。

很多人不愿意留在初中,认为初中没有发展前途,同样估计这段时间,所谓“人有人道,鬼有鬼路”,大家卯足了劲,都在想方设法遂了自己的心愿。今天上午,一个玩得好的同仁,还不是老师的编制,只是处室工作人员,都给我打电话,说,我想请你帮个忙,到校长那里跟我说一说,我要到新校区去。

我满口答应——这是我做事的原则,但凡我做不到的事情,都会满口答应,反正是做不了的,暂时做做好人再说。说句实话,在这样的多事之秋,领导想着自己的命运自己都不能自我掌控,估计也不会心中愉悦, 让一个心中不愉悦的领导帮你的忙,想都不用想。

 

傍晚,南京城里下起小雨来,点点滴滴,气温比较闷。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