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蜗居之所,心灵之园

找一片属于个人的天空

 
 
 

日志

 
 

生活记录:2017年09月11日 星期一 雷阵雨  

2017-09-11 23:00:04|  分类: 我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家都在说,新任的学校领导想跟全校学生见一面,或者跟全校老师再见一面的时机还没有成熟,所以,一旦有什么集体性活动的准备,老天爷总是搞点小情调,作为阻止的手段。响响惊雷,下下阵雨,或者来一个巧妙的安排——总之,就不能让领导遂愿。

上周三原本就要召开全校开学典礼的。一般来说,开学典礼都应该在开学之初举行的,太晚了就不算是开学典礼——这就如同一个人过生日,你可以在生日当天过,也可以在生日之前几天过,但是,生日过后再去过,似乎意义就不大。可是,周二的时候,老天爷下了一场雨,把操场弄得湿湿的,这开学典礼就算是泡了汤。

上周五,高一年级军训完毕,惯例,是要在操场上举行各班表演的。不料,学生表演一开始,老天爷就淅淅沥沥下起雨来,而且愈下愈大,不得已转移到体育馆二楼——幸亏有了这个体育馆,不然这表演还真是表演不下去。不过,当学生表演齐步行进时,大家都非常担忧,万一来一个共振,地板陷落怎么办?

这不,新年新气象,好不容易来一个教师节,尽管没有上级,或者他人来庆祝,但老师们可以对着镜子鞠躬——自己恭喜自己,领导说,我们是不是要开一个庆祝大会,毕竟是我们自己的节日。有人就提出异议,说,恰好是周日,老师都有自己的事情,谁会跑过来开会——于是,这庆祝大会就又泡了汤。

决定今天早上要举行开学典礼,各年级各班都做好了精心的准备。学生统一着装自不必多言的,单单前往操场的时间,就精确到分秒,比如高三年级,6点45;高二年级,6点50;高一年级,6点55。然而,从昨晚开始,电闪雷鸣,滂沱大雨;今天凌晨,又是闪电划破长空,黑沉沉的夜有如白昼一般,乍惊的雷声,惊得人彻夜难眠。

昨天晚上,我在高三(1)班晚自习。学生在黑板上就写了通知,说,明天早上全校举行开学典礼,要求全班同学统一穿好校服,6点45准时进入操场,不得拖拉。如此云云,最后还写上一个“钦此”。我说,别说只有一个“钦此”,即便是开头写了“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你们写也是白写。学生问,为什么呢。我说,你们瞧瞧这天气,明早一定下雨。

当时,天空一片漆黑,西南角一闪一闪的闪电,猛地一个惊雷,轰隆隆碾过头顶;然后就是一阵风吹过来,哗啦啦就下了一阵暴雨。在路灯的映照下,雨线(都不能比喻成“雨丝”)密密麻麻,没有一点空隙。

 

6点半之前,匆匆赶到了学校。

还好,凌晨的一阵雨,好歹总算是告一段落,停了一会。借着这没有下雨的机会,骑着摩托,飞快地到了校门口,连想到路边买两个馒头都没有买,省却了不少的遮风避雨的麻烦。又是周一,又到了值日的时间。按照学工处的安排,昨晚在学校住校的领导,不必再到校门口值班,可是,今天校长来了,我说,学工处不是说一天管一天,第二天不管上一天值班人员的事么。校长说,既然来了,就站一会。他这么一站,跟他值班的长子先生也不得不装模作样也站到我的身边来。

因为有点下雨迹象,很多家长开着车,或者骑着电动车送子女来上学。原本非常繁忙的校门口,因为家长的随意停留,显得非常拥挤。几位保安看见校长站在后面,忙前忙后,非常卖力,催促着家长尽量往前走,不要停在校门口。有的家长理解,赶紧往前开一点,还能表示歉意;有的家长不理解,好像自己地位比较高,从来只有自己呵斥别人,焉有别人呵斥自己的份,所以,生了气——车往前开生气,车调转头之后还生气,仍不忘停下来说上几句。

直到学生基本上进入了校园,校门口暂时一片寂静,值日工作暂告一段落,这才迈开步子,走到南连路,买了两个红糖馒头,边走边吃,还没有到办公室,两个馒头已经啃得精光。

新和老师一大早坐在办公椅上,没有往日的神采奕奕,两眼迷朦,呵欠连天,说,昨天晚上没有睡好觉。我问为什么。他说,总是响雷,总是响雷,吵得人都睡不着。其实,我也是如此的。虽说天气下点雨,气温却是不低,倘若要关闭窗户,就必须开开空调;但是我打开了窗户,希望有凉风吹了进来。结果,凉风自然是有些许的,但因为撩开了窗帘,耀眼的闪电映照进来,一下一闪,一闪一下;还有阵阵雷声,一惊一乍的——这样的环境,除非非常有瞌睡的人,不然,还真的睡不了。

 

我一向以为QQ也罢、微信也罢,人们相互之间的聊天,至少应该有国度限制,比如局限在国内,假如想跟国外的亲朋好友聊天,估计就很困难。

显然,我的这种想法是错误的,共处地球村,沟通无障碍。

上午,就接到学生“喵”从微信里发来的消息,问“老师,在吗;您号码多少呢,方便说一下吗”,尽管我一下子不知道对方是谁,但随着聊天的深入,从聊天的问话中,“您现在教高几啦?王老师教高几呀?”我推断出,这是一位15届高三(3)班学生,目前还在国外读书。学生说,我怕您不在学校,三元班主任应该一天都在学校。给你们买了两盒教师节的蛋黄酥,甜品店的人会送到学校哒;要是您不再学校,就让三元收一下。

我担心我的蛋黄酥会被三元老师一股脑地占有,并且彻底地吃掉,赶紧说,现在二中没有初中,所有高中老师全部赶到了新校区。——言下之意,不能让三元老师收一下,我自己辛苦一点,自己去拿。学生说,我知道的,新二中。我不能因为自己是老师,便高高在上,听到蛋黄酥就忘记了感谢,便说,多谢礼物,似乎已经闻到了胖的味道。学生说,一份小心意,过年回去看望你们。

我说,好,让三元请客,我做陪。学生说,哈哈我做东,你们给个面子就很好啦。我问,用美金。学生说,还是国家的毛爷爷好一点。

昨天也有学生送了一份“优滋瑞”的小蛋糕放在我的办公桌上,可能担心天热会变质,学生还在装蛋糕的盒子边放了一个小冰袋。我知道“优滋瑞”在高安还是比较有名的,不是味道特别好,而是价格特别贵,人家走的是高端路线。

懂得行情的老师就说,别看这一小块蛋糕,价格好贵,要15块钱呢。我说,谁喜欢吃,拿去吃掉。葛先生说,我还真有点饿,你们吃不吃,不吃我就吃了。他毫不客气地三下五除二,张开血盆大口,果真吃掉了——我连蛋糕的味道都没有闻一下。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